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林斯鱼看着李志龙嚣张的背影,垂下的眼睛里看不清神色。

"斯鱼,志龙不是有心的,你别太在意啊。"一旁的王妈安慰道,眼睛却不停望着离去的儿子背影,语气带着些许敷衍。

"我很在意,他怎么还没去死呀。"看了眼楞住的王妈,林斯鱼扬了下唇,眉眼弯弯,过了片刻后,才接着道,"我随便说说的,王妈你也别放心上。"

说着,林斯鱼转身上了楼

深夜,林斯鱼打开衣柜,翻出一套黑色的兜帽衫套上,又从角落里拿出一根棒球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白皙的肌肤下,微微上挑的黑瞳里暗色弥漫,她笑了下,转身离开。

夜晚,一部分人已然入睡,而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才是夜生活的开始。

街边酒吧音乐轰鸣,变换闪烁的霓虹灯光下,夹杂着人群喝酒狂欢声,糜烂而又醉生梦死。

李志龙从酒吧里出来,已然醉的不轻,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嘴里还在嘟囔着

"妈的那个贱人,装什么,别让老子看到她,否则非好好教训下。"

说着,他像想到什么,嘴角挂上淫糜的笑容。

打了个嗝,李志龙东踩一步,西踩一步的往他家里走去,刚走进一个巷子,他就看到前方靠在墙壁上的一个身影。

他醉眼惺忪的看过去,嘴里还喷着酒气大声道:"谁在那儿。"

林斯鱼戴着兜帽,看着不远处摇晃站着的李志龙,慢慢站直身体。

早在前世,她就知道李志龙这个人,黄赌毒无一不沾,又极爱喝酒,没有正经职业,就是混社会的渣滓。

有时候,林斯鱼总会觉得,有些仇恨,会随着时间而慢慢冷却。

但现在,她发现,那些太过痛苦不堪的恨意,即使重回一世,也会在遇到特定的人的时候,彻底爆发出来。

棒球棍在地上划过,发出摩擦声,李志龙有些警惕的停下脚步,看着慢慢走近的身影,开口:"你是什么人?"

林斯鱼没有回答,毫不犹豫的狠狠扬起棒球棍朝他砸了过去。

李志龙赶紧抵挡,但酒喝了太多,脑子混沌反应也迟钝了很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棒球棍砸在了自己身上。

霎时一阵剧痛传来,不由惨叫了出来。

"李志龙,有志成龙,可惜你白叫了这个名字。"

又是狠狠的一棍,李志龙倒在地上,护着头部,不断地痛意让他酒醒了大半,听到这耳熟的声音,他脑子灵光一闪,大喊:"林斯鱼,林斯鱼!是你这个贱人!"

"不懂怎么好好讲话是么?"

林斯鱼面无表情的拎起棒球棍狠狠砸在李志龙身上。

"侮辱我母亲是吧?"

"你以为我软弱好欺,可以肆意玩弄是吧?"林斯鱼冷笑的看着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李志龙,平静的话语围绕在着安静的巷子里

"你以为你很厉害,不过是你欺软怕硬,丑陋无能的表现罢了。"

"林斯鱼,你到底想怎么样?杀了我不成?"李志龙捂着流血的额头,只感觉全身都痛,抬头看着林斯鱼,神情有些恐惧和愤怒。

"我没想怎么样,你不是让我小心别出门么?"林斯鱼扔掉棒球棍,嘴角露出柔和的笑意,语气却格外冰冷,"这句话我还给你,以后别再惹我。"

另一边,一辆低调奢华的黑色轿车正静静停在巷子边上。

"我说老大,你到底在看什么,看了这么久。"

坐在驾驶座上的年轻男人好奇的探着身子,努力往巷子里张望。

后排身穿黑色衬衫的男人此时靠在座椅上,坐姿懒散又带着不容忽视的气势,他望着窗外,俊美的脸上带上一丝笑意,声音低沉道:"在看一个小野猫挠人。"

"啥?小野猫?"驾驶座上的男人一愣,转头还想再问,就见后排的人打开了车门。

高大的身影站在车边,男人如寒潭般的眼里露出浓烈的兴味和占有欲。

"在这等着,我去把小野猫逮过来。"

林斯鱼看着倒地不起,痛的只会哼哼的李志龙,心里压抑的火像是被发泄出来一般,勾起唇角笑了下,也没想过久留,转身就毫不犹豫的离开。

只是还没走出几步,她就感觉到一股不可忽视的气势从边上传来,脸色一变,没来得及说什么,纤细的腰身就被一个大手牢牢禁锢住。

凌厉熟悉的气息蔓延在鼻尖,林斯鱼抬头看到男人俊美痞气的脸,咬牙切齿的道:"秦暮寒!"

秦暮寒笑了笑,手指摸了摸林斯鱼光滑的小脸,开口:"想我没?"

想你这个该死的流氓干什么。林斯鱼扯下他的手,抿着唇没说话。

秦暮寒不在意,看了眼远处倒在地上凄惨的男人,他懒洋洋的长腿踢了踢边上的棒球棍,笑着道

"我家苗苗打人的模样可真迷人。"

林斯鱼微微皱眉,快速反驳:"谁是你家苗苗。"说完,见秦暮寒眼里透着仿若看猎物般的灼热神色,她不由心中一跳,匆忙移开视线,僵硬的岔开话题:"你怎么在这里?"

刚说完,林斯鱼就后悔的想打自己一巴掌,什么白痴问题,还不是因为凑巧看到她了。

果然,秦暮寒听到这话,发出低沉好听的笑声,随后向前一步,再次搂过林斯鱼,俯身在她唇上亲了下,语气仿若能让人腻毙般,道

"当然是因为,意外抓到了一只会挠人的小野猫。"

林斯鱼一把捂住唇,羞恼道:"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动手动脚!"

"我动的只有嘴。"秦暮寒语气随意,随后搂着林斯鱼就往外走。

"你干什么?"挣脱不开的林斯鱼赶紧开口。

"逮你回去。"男人强硬的做派让林斯鱼拒绝不能,只能被拉离了这个巷子。

而地上躺着的李志龙,此时也差不多缓和了过来,捂着流着血的脑袋艰难爬起,抬起头他隐隐只能看到两个身影越走越远。

细长的吊梢眼里不由闪过一丝怨恨,喃喃着:"林斯鱼,你给我等着。"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