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一直以来,在林风宇眼里,林家就是属于他们的,每次看到林斯鱼,就像根刺一般,让他觉得膈应难受。

受尽宠爱的林风宇不会想到他们才是登堂入室的外来者,他只想让父亲厌弃她,将她早点赶出去。

所以从毒蛇一事吃亏后,林风宇对林斯鱼就恨意加剧,他根本无法接受原本蠢得受他们摆布耍弄的丑女人,现在反而让他们连连受挫。

"林丑鱼,我看你还嚣张。"林风宇看着手机里的消息,眼里闪过一丝兴奋。

林家一对儿女的恨意林斯鱼并不在意,早在前世,她就已经知道了他们这群人有着多毒的心。

对她来说,撕破这层恶心的兄弟姐妹情深的外皮,远比以往的相处要让她感到愉悦。

而后几天,林梦儿姐弟也像是懒得多见她一般,整天外出,林斯鱼想起前世这个时候,也差不多是林梦儿和丁泽骁感情浓烈的时候,不由嗤笑了下。

没了她从中阻拦,再加上宴会上所发生的事,他们怕是感情更深了吧。

她也该差不多计划下,怎么将订婚取消了。

正想着,身后传来了吵闹声,林斯鱼回头看去,是佣人王妈的房间。

刚转过身,林斯鱼便见王妈的房间门突然打开,吵闹声瞬间变大。

"我说了,我缺钱缺的紧,你别废话了,赶紧给我。"

率先出来的是一个身形不高,流里流气的年轻男人,满脸的不耐烦。

"前几日不是刚给你一笔钱吗,你怎么又用完了,最近我也不敢多拿啊。"紧跟出来的王妈一脸无奈道,语气却带着宠溺,"等过两日妈再给你好吗?"

"别磨蹭,我现在就要。"

男人说着,眼睛四下转着,来不及收,便看见不远处站着的林斯鱼。

"李志龙。"林斯鱼嘴角还带着笑,眼里却毫无笑意。

"林斯鱼?好久不见啊。"

男人愣了下,随后眼神不受控制的上下扫过面前女孩的窈窕身形和姣好脸庞,显得阴厉的吊梢眼里闪过一丝垂涎。

林风宇找他的时候,可没说林斯鱼这么好看啊。

想起以前见了他就慌张逃跑的林斯鱼,再看看现在她清纯的模样,李志龙不由心里有些难耐。

可惜了林斯鱼一直没出林家,倒是没让他找到机会,替林风宇教训她一顿。

原本是缺钱悄悄跑来林家找他妈要笔钱就走,现在撞上了,他倒有些舍不得离开了。

"你说你,这么好看的一张脸,之前干什么顶着那么恶心的妆容,简直就是糟蹋。"李志龙走过来,笑嘻嘻的说着,手就不安分的伸过来想摸一下。

林斯鱼一把打开他的手,眼里暗色蔓延,嘴角却是带着笑意缓缓开口

"呵,现在是怎么了,随便什么玩意儿,都能放进别人家里来了。"

李志龙带着色意的笑容消失,摸了摸被打开的手,他语气带着轻视和恼意:"几天不见,你胆子倒是大了不少。"

"我胆子向来很大。"林斯鱼平静的摸了摸边上摆着的花瓶,看着他笑道,"倒是你,是以什么身份呆在这里,王妈的儿子,还是……"

"林风宇的一条狗?"

"斯鱼,你怎么能……"

一旁原本默不作声的王妈听到这话,脸色一变,忍不住开口,只是还没说完,就被李志龙粗鲁的打断了。

"你闭嘴。"李志龙不耐烦的说了声,随后眼神带了点冷意的看向林斯鱼,嗤笑道,"林斯鱼,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少他妈在老子面前装,林家大小姐?你不过也就是个不受重视的废物罢了。"

林斯鱼牢牢看着他,突然笑了一下,这句话,真是似曾相识,意外的耳熟。

在前世,她被毒品控制像条狗一样苟延残喘的时候,这个人,也是跟在林风宇身后,说了同样的一句话。

人有时候,受到的伤害到极致,大脑会下意识的屏蔽掉这些痛苦,让记忆模糊。

然而林斯鱼,却依旧深深的记着,面前这个人,是怎么大笑着踩在她的背上,拽着她的头发,让她眼睁睁看着毒品注射进入身体里。

他说:"林斯鱼,你就是条没人要的下贱狗。"

想到这里,林斯鱼嘴角弯了弯,开口:"我在林家的地位不用你来批判,我只知道,你在林家,什么都不是。"

"那么擅闯民宅,辱骂住户,需要我现在报警么?"

李志龙听到这话,气的脸色发青,眼里终于带上了狠意,道:"好!林斯鱼,算你有种,劳资还不屑待在这里。"

说着,他语气凶蛮的冲王妈说,"听到没有,你儿子要被赶了,还不赶紧把钱拿过来。"

王妈脸色也有些难看,看着林斯鱼,忍不住带了些许埋怨道:"斯鱼,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志龙总归是我儿子,也算半个林家人了。"

林斯鱼平静的看着王妈,慢吞吞开口:"王妈,你姓王,不姓林。"

自从母亲离世,赵禾被赶走后,李芳萍便带了王妈来接替赵禾的工作,美名其曰来照顾几个孩子。

而王妈照顾的,只有林梦儿姐弟罢了,对她,向来视若无睹,不闻不问。

就像刚才,李志龙对她百般恶意,她默不作声也不阻拦,而她反击了两句,她便忍不住抱怨起来。

终归是,觉得她好欺负罢了。

"王妈,你要给你儿子钱我不阻拦,不过说起钱,我突然想到。"

林斯鱼像是想起什么,露出恍然的模样接着道,"我记得我母亲去世后,除了遗产,还留给我了一部分生活费交给了你,你一会儿记得给我看下明细,我也好有个数。"

听到这话,王妈脸色霎时变得苍白,说话不由结巴:"斯,斯鱼,你别吓王妈,这话可不好笑,什么生活费,我,我并不知道啊。"

林斯鱼看着王妈闪烁的心虚眼神,也没接着刚才的话题,而是笑着道:"是吗,王妈你的薪资也不算高,也难为你还供得起你儿子。"

见王妈不吭声,李志龙料到今天很难拿到钱了,心里不由大为光火,语气也带着十足恶意饱含威胁

"林斯鱼,你个死妈的玩意儿,你妈是个贱人,你也是个贱人。"

"今天在林家,劳资忍你,不过你要小心别出门,否则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可别怪别人。"

说着,李志龙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看着听到这话瞬间冷脸的林斯鱼,挑衅一笑后,推开王妈转身就走。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