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魏昆惊呆了!

什么意思!

张牧这穷逼,翻身了?不可能啊!

魏昆是个富二代,他明白一个道理,富人的钱能生钱很难用完。而穷人要赚钱,比登天还难!

"张牧,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钱,但老子不缺钱!蓝天酒吧不欢迎老子,老子还不欢迎蓝天酒吧!"魏昆将张牧面前的酒瓶子砸在桌子上,吼道:"我们走!"

"等等!"张牧却没让魏昆走。

"你想做什么?"魏昆停下来。

张牧从前台拿出来一张单子,道:"根据我了解……魏公子好像还没付账吧?"

魏昆一看清单上,三千多块钱他的确还没给。

"不就是三千多块钱吗?"魏昆拿出自己的卡,直接丢给了前台。

前台接过去卡,在pos机上刷了一下。

滴滴两声。

前台黑着脸,看着魏昆,脸色没有之前那么好了。

"不好意思,你的卡上没钱了。"前台连忙说道。

不可能啊!

魏昆刚刚还给李晴晴直播间打赏了一万多!

接过来pos一看,显示卡已经被冻结了。

怎么回事?

魏昆没管这么多,卡他有的是。

可一连换光了所有的银行卡,魏昆才发现!

他银行卡,全都不能用了!

"这不可能啊!"魏昆的脸彻底黑了,急忙拿出手机,给他老爸打了过去:"爸,怎么我的卡全都不能刷款了?"

电话那头,魏昆老爹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别和我说了,警察在门外敲门了。"

魏昆呼吸不能,低吼道:"怎么回事?"

那头没回他,直接就挂了。

还能怎么回事!

魏昆自己都知道,自己家里的进账不干净!

可以前,不都是有那么多靠山,罩着自己老爹的吗?

不然,魏家也不会起势这么快!

魏昆没时间管老爹怎么样了,没钱给的话,他今天从酒吧出不去。

回头看着自己身后的朋友,魏昆连忙道:"掏点钱出来,明天还给你们。"

三千而已,魏昆的朋友的确能拿出来。

可刚当他拿出来钱,付了款准备走,张牧又拦住了他!

他张牧,在穷的人时候被所有人看不起。

现在有了钱,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

"刚才你砸坏了我旁边的一瓶酒,这瓶酒本来是我买的,还没付钱。既然你砸坏了,这瓶酒理所应当是你出钱。"整个酒吧里,此时全都是张牧的人。

张牧,底气十足!

"不他妈就是一瓶酒,能多少钱!给了!"魏昆拍拍桌子。

"爽快!麦卡伦五五年的,你给吧!"张牧笑了笑。

魏昆朝着价目表一看,立马目瞪口呆了!

价目表上清洗可见,麦卡伦五五年典藏版……88888人民币!是蓝天酒吧最贵的酒!

怎么这么贵!

魏昆还没喝上一口,就要给钱?他当然不甘心!

"酒保,魏昆的酒钱……"张牧试探问道。

今晚他包了全场,酒保自然冲着张牧说话,道:"你放心,钱我们有的是办法收。"

魏昆瞪大了眼,吼道:"你们他妈,想做什么?酒不是我喝的,敢动我?不问问我魏家在这一带算什么!"

"算什么我不知道……但不给钱怎么处理,我很清楚!"酒保上去对着魏昆一顿揍,然后放下话:"这顿凑算一千块钱!三天内,要是拿不到钱来,我们会上门催账!"

魏昆站起来,脸上鼻子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狠狠瞪着张牧!

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被张牧,狠狠才在脚下。

"你也可以在这打工,慢慢还。魏公子,你还年轻……"张牧冷冷的说道。

不得不说,将人踩在脚下的感觉,真的很爽!

当初魏昆看不起自己,知道李晴晴是自己的女朋友,暗地里送礼物将李晴晴睡了,还要故意在众人面前羞辱自己。

今天!

他张牧将一切,都还了回来!

"你给我等着!"魏昆吼道。

"等?你拿什么让我等?你爸因为非法集资三千万,现在已经被逮捕。等待他的,是无期徒刑,而你没有了你爸,就是一个废物而已!"张牧说着这话,在内心无比的感慨。

他从万达商场到这里,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

半个小时!

魏家下台!魏昆老爹被抓!

这就是世界第一财团,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实力吗?

简直太恐怖了!

"你胡说!"魏昆头发凌乱,不相信的嘶吼道。

张牧从吧台上又重新拿过来一瓶五五年的麦卡伦,直接杂碎了瓶颈,将酒泼在身形意乱的魏昆身上。

"记住了!这是你这辈子,喝过最好的酒!"

说完,魏昆便被酒吧里的人扔了出去。

整个人,竟然像是废了!如果不当富二代,他屁都不是一个!

魏昆离开一会儿,张牧坐在吧台上喝着酒。

今天大闹了一场酒吧,这酒吧他算是工作不下去了。

不装了,摊牌了!

他张牧,是个史诗级富二代!罗斯柴尔德家族顶级的继承人!

张牧刚喝两口,李晴晴从包间里走出来了。

显然,李晴晴是等久了魏昆他却没来,显得很着急。

看了一眼发现张牧在,李晴晴竟然走了上来。

真是贱人啊!

以前的李晴晴在张牧眼里的确是女神,现在看来不过是金钱的玩物而已。

只要有钱,怎么玩都行。

张牧也想拿出一把钱,砸在李晴晴身上,让她给自己玩弄一番。可想了想,还是算了。

李晴晴不值得他这样做。

李晴晴走到张牧身边来,冷了一声,眼神似乎恨铁不成钢问道:"昆哥呢?"

"走了。"张牧完全不搭理的说道。

或许是李晴晴发现张牧有些不对劲,又说道:"张牧,你大晚上怎么在这里喝酒?你能不能成熟点?原来我还以为你多爱我,为了养我打工……原来,你只是在混日子!"

呵呵。

张牧笑了。

在李晴晴眼里,有钱人喝酒就帅得她双腿发软忍不住打开,自己喝酒就是混日子?

"我用的自己的钱,怎么了?总比魏昆用他老子的钱好吧?"张牧桀骜不驯道。

李晴晴听出来张牧的话,皱着眉头。

她似乎觉得,张牧今天有些不对劲。

"是吗?你用的自己的钱?偷钱了还不敢承认,你妈应该真为你感到可耻。"李晴晴见魏昆不在了,拿着包就准备走。

张牧愣住了,他怎么感觉李晴晴话里有话。

"你什么意思?"张牧皱着眉头,问道。

李晴晴又是一声冷笑:"张牧你脸皮可真厚,我李晴晴之前看瞎眼了。偷了赵欢的钱给你妈买衣服就算了,你竟然还来这里喝酒。赵欢家里是有钱,可她没有义务救济你,你知道吗?"

李晴晴说完话,张牧彻底傻眼了。

偷钱。

自己怎么可能偷钱!

赵欢是李晴晴的好闺蜜,之前他和李晴晴好的时候,赵欢就劝过李晴晴离自己远点。

每次看到自己,赵欢都显得特别不耐烦,嫌自己身上脏,又嫌吃的不干净。

张牧也不是个烦人的主,几乎没和赵欢再说过话。

可自己不可能偷了赵欢的钱!

李晴晴刚走,张牧拿出来电话给赵欢打了过去。

"张牧,怎么是你这个贼?还好晴晴把你给甩了,你这人连大学生基本的人品都没有吗?"赵欢这人仗着有几分姿色,天天各种化妆品往脸上堆,加上一些P图软件,朋友圈发的全都是美照。

活生生将自己,当成了个小明星在过。

"我偷你什么钱,你给我说清楚了?"张牧咬着牙。

赵欢哼了一声:"赵昆,我懒得和你说,你妈已经将那两千块钱还给我了。"

我妈?

张牧愣住了,我妈怎么可能有这两千块钱!

她来送生活费,手里只剩了两百多点。

"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儿子,你妈从医院里出来给我拿的钱,也不知道是找哪个亲戚借的。你倒好,还在酒吧喝酒!"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