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爸爸……爸爸……"

一声稚嫩而焦急的声音把叶牧从睡梦之中吵醒了。

睁开眼,看着略微发黄的屋顶,叶牧顿时就愣住了。

猛然坐起身,看着自己面前一个只有五六岁,梳着马尾辫,脸上有些黝黑的女孩。

"我这是在哪?九天雷劫难道被我渡过去了?"

叶牧的眼睛四下观看着,一脸的茫然。

"爸爸,你当然是在家里了,昨晚你喝多了,还是陈叔叔把你送回来的呢,你说的那个什么劫是什么东西呀?"

小女孩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叶牧说道。

"家?喝多了?"

叶牧眉头深皱,猛然间一股庞大的力量直冲头顶。

嗡……

只感到头痛欲裂,无数信息飞速的充满叶牧的脑袋。

一阵混沌之后,叶牧一脸激动的看着眼前的女孩,泪水顺着脸庞滑落。

"晓宁,我的乖女儿,我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

叶牧死死的抱着女孩,嘴里不断的嘀咕着,泪水一颗一颗的滴落在女孩的头上。

女孩在叶牧的怀里,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她不知道自己的爸爸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哭了?

只有叶牧自己知道,为了能够回到地球,让时光倒流,弥补自己心中的遗憾,叶牧在五千年的时间里,经历种种劫难。

曾经的叶牧,是一个吃喝玩乐,而且还烂赌的烂仔,就因为他烂赌,把父母留下的一个茶楼给输掉了,而自己那个贵为王家千金的媳妇,也伤心欲绝,离自己而去,给自己留下只有六岁的女儿。

即便是这样,叶牧依然没有改掉赌博的习惯,在把所有的家当输光之后,叶牧喝醉回家,因为手里的烟没有熄灭,引起了大火。

叶牧清晰的记得,自己的女儿在大火中拼命挣扎和哭喊的景象,当时的叶牧犹如当头棒喝,立马清醒了过来,他后悔……可是一切都晚了,他们父女两个的生命都被大火无情的吞噬。

叶牧死后,灵魂竟被一个仙人所救,使得叶牧能够重塑肉身,修炼仙法。

五千年的时间,叶牧早已贵为天界仙尊,可是女儿叶晓宁的死,已经成为他心中的一个心魔,他想要回到地球,回到过去,好好的疼爱自己的女儿。

叶牧游历了万千世界,修炼了上百功法,但是依然不能让时间倒流,回到曾经的地球。

以为是自己的修为不够,叶牧决定遭受九天雷劫,晋升仙帝之位,也许成了仙帝,就能够找到时光倒流,回到地球的方法。

可就在遭受九天雷劫的时候,因为叶牧有心魔所困,所以渡劫失败,直接被雷劫轰的身形俱散,大脑也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所以一开始并没有认出眼前的叶晓宁。

现在叶牧回来了,看着有些杂乱的房间,一只手抱着叶晓宁,叶牧的另一只手挥动了起来。

他要整理一下房间,作为天界仙尊的他,只需要意念所致,挥动一下手臂,房间就会自动收拾好的。

可是叶牧挥舞了好几下,竟然没有一点的反应,这让他不由的心中一惊。

急忙的气沉丹田,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叶牧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没有一丝的灵力,也就是说他现在竟然只是个普通人了。

叶牧心中大骇,手臂不由的有些用力。

"咳咳……爸爸,我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在叶牧怀里的叶晓宁咳嗽了两声,然后怯生生的说道。

"哦,是爸爸不好,是爸爸不好……"

叶牧急忙松开的怀里的叶晓宁,满眼爱怜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这一次他终于回来了,可是没有想到竟然变成了普通人。

不过身上的灵力没有了,但是那些修炼功法,还有一些医学古法却都印在叶牧的脑子之中,并没有消失。

也就是说,现在叶牧如果能够找到地球上有灵力的地方,他很快就能恢复自己天界仙尊的能力。

"爸爸,今天我们孙老师说了,如果一千块钱的学费再不交的话,就要让我退学了,可是我攒的钱不够!"

叶晓宁低着头,不敢看叶牧的眼睛,好像很怕叶牧。

叶晓宁说完,然后从兜里掏出一把钱,可那些钱都是些一角,两角的,估计加在一起也没有几块钱。

"傻丫头,爸爸有钱,不用你的钱!"

叶牧的眼泪依然在顺着脸庞滑落,然后双手在兜里翻找了起来。

可是叶牧翻了半天,衣兜里除了十几张借条之外,没有一分钱。

"你等一下,家里肯定有钱的。"

叶牧说着,就要起身在家里找找。

"爸爸,家里早就没钱了,你不是说跟着陈叔叔借一千块做我的学费吗?难道陈叔叔没有借给你吗?"

叶晓宁终于抬起头,但是眼神依然不敢直视叶牧。

"借给了,陈叔叔借给爸爸了,爸爸只是一时忘了放在什么地方了。"

叶牧停下身,尴尬的说道。

陈志把钱借给他了,可是他又给赌博输掉了,为此他才喝的酩酊大醉。

咕噜……

就在这时,叶牧的肚子竟然叫了起来。

昨天一直在喝酒,根本就没有吃饭的叶牧,现在竟然有些饿了。

"爸爸,你饿了吧,我去把饭给你热热……"

只有六岁的叶晓宁,此时竟然把身上的书包摘掉,然后直接走进了厨房。

厨房不大,只有四五平米的样子,而在灶台上,放着一盘白菜,旁边还有几个已经裂开口的馒头,原本应该雪白的馒头,此时都已经变得淡黄。

叶晓宁熟练的搬了一个板凳放在灶台前面,然后站在上面,把馒头放进了锅里,打开燃气灶给叶牧热着馒头。

看叶晓宁那熟练的样子,应该是在家经常做饭的,可她只是个六岁的孩子。

"晓宁,不用做了,爸爸不饿,我送你去上学,要不然迟到了。"

叶牧上前关掉燃气灶,一把抱起来叶晓宁。

如果此时可以,叶牧真想狠狠的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因为自己的烂赌,让自己的女儿受了太多的苦,六岁的年纪,原本是应该在爸爸妈妈的怀抱里撒娇的年纪,可是现在的叶晓宁却要撑起一个家。

"爸爸,那学费……"

叶晓宁安静的被叶牧抱着,声音之中有些委屈,还有一些害怕。

大概叶晓宁知道叶牧拿不出一千块钱的,可是没有钱,老师就要让她退学了。

"我会跟你们老师说的,明天再把学费拿去。"

叶牧说着,已经抱着叶晓宁从厨房走了出来。

拿上叶晓宁的书包,叶牧抱着叶晓宁就向着房门走去。

可是就在叶牧刚刚要打开房门的时候,竟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叶牧疑惑的把叶晓宁从怀里放了下来,不知道大早晨的谁会来自己家。

不过叶晓宁刚刚被放下,就吓的一溜烟的躲在沙发后面,看样子很是害怕。

她这是怕来人是要账的,最近一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有人来家里要账,而且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叶晓宁很怕这些人。

看着叶晓宁那害怕的样子,叶牧轻叹了一声,他这个父亲做的真是太失败了。

当叶牧打开门之后,看到门外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是他的媳妇,可以说是他以前的媳妇,名叫王丽丽,是白海市王氏集团的千金。

而在看到王丽丽身边的男人之后,叶牧的双眼则喷出怒火。

这个男人叫萧磊,萧家的长子,叶牧一直认为都是这个男人勾引了自己的老婆,所以王丽丽才会跟着自己离婚的。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叶牧的语气很不友善。

因为以前的记忆已经回来了,所以叶牧知道,现在王丽丽和那个萧磊,应该是已经订婚了,不过真假他也不知道,他也是听他那个死党陈志说道。

"我当然是来看晓宁的,难道还来看你不成?"

王丽丽的语气很不友善,眼神之中也带着一丝失望。

此时的王丽丽一头的披肩发,穿着一身的职业装,手里拎着一个皮包,应该是去公司路过这里,过来看看叶晓宁。

"晓宁要去上学了,没有时间!"

叶牧说完就要把房门关上。

既然已经离婚了,而且王丽丽也跟着萧磊订婚,现在他们就是不相干的人了,所以叶牧也不想让王丽丽再看叶晓宁。

不过房门刚刚关上一点,就被王丽丽一旁的萧磊给抵住了。

"叶牧,你不要忘了,我们离婚协议上面已经说的很明白,虽然晓宁跟你了,但是我有权利探望晓宁,你没有理由拒绝!"

见到叶牧竟然不让自己看孩子,王丽丽有些生气了,说话的语气也有些大。

叶牧站在房门前,看着有些生气的王丽丽,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让开……"

王丽丽直接推开叶牧,走进了屋里。

萧磊见王丽丽进去了,所以也跟在后面,向着屋里走去。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