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门吱嘎一声打开。

"请问你?"阮母最先看到的就是身材高大的萧睿,紧接着才是旁边的阮岚,"小岚,这位是?"

"伯母好。"萧睿的话还没说完,阮岚就不好意思地咬了咬嘴唇说:"妈,这是我男朋友。"

阮母愣了几秒,才大声喊道:"老公,快过来呀,小岚带男朋友回来了。"

阮父看到女儿身边这个长身颀立的男人,微微一怔,随后反应过来。

"来,来,有什么事进屋说。"

进入客厅,阮父的神情一下严厉下来,上下打量着萧睿,这个男人虽然一直掩藏着身上那股逼人的气势,可是那股锋芒太过强大,怎么也掩饰也掩饰不住。

"你是我们家小岚的男朋友?"

"是。"萧睿回答地十分坦荡,顺便还捏了一下阮岚的手。

阮父盯着这张冷峻的脸,脑海中有一个不确定的念头闪过。

"你跟我来书房一下。"

说完,二人向书房走去。

阮岚坐在沙发上,想要叮嘱萧睿一声,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只能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坐在一旁干着急。

过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才出来。

阮岚刚想问萧睿话,阮父就用眼神示意,她去厨房。

"爸,我……"

"跟你妈做饭去。"

阮母将女儿拉进厨房,"别紧张了,他们男人的事就让他们男人去处理,你放心,你那男朋友吃不了亏。我们家小岚,这是还没嫁出去,就开始替人家想了?"

面对母亲的挪揄,阮岚脸颊浮上了两片绯红。

"妈。"阮岚撒娇道。

"你之前说一直找不到合心意的,我和你爸都愁坏了,这下好了,我们也放心。"阮母一边做饭,一边笑着说道。

等她们做好饭端出去,萧睿已经和阮父像是忘年交一样地交流了。

"来小睿,喝点。"阮父拿出了自己酿的米酒。

"爸,他一会儿还开车。"

"喝一点不要紧的。"萧睿接过酒杯,冲阮父颔首,一饮而尽。

又寒暄了几句,阮岚就被父母以培养感情为由"轰"了出来。

"你还好吗?"阮岚看萧睿微微阖了阖双眸,揉着太阳穴说道。

"还好。"

"那我们回去吗?"

萧睿醉眼朦胧,抚了抚额头,看着眼前上下张合的嘴唇,突然吻了上去。

眼前人的双唇绵软,还带着清甜,让人忍不住继续汲取。

阮岚拿着钥匙的手,突然一松,钥匙"啪嗒"掉落在地上,她不敢置信地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萧睿,男人趁她失神,火舌倾入,霸道的气息铺天盖地袭来。

"唔……"阮岚用力的挣开,萧睿这时候也清醒了几分,拳头不自觉紧紧攥了起来,眉头微蹙,"抱歉。"

"没关系。"阮岚的脸已经红得像煮熟的大虾,低着头嗫嗫地说。

两个人之间有一种无形地尴尬,这种感觉十分压抑,让人都快喘不上气来。

"你要不要考虑,搬过来?"萧睿很快恢复了平日中的清冷,转过头,问阮岚。

他的眼神深邃且认真,阮岚可以看到自己的身影倒映在他的瞳仁,他们就这样对视着,好像天地万物都只剩下了彼此。

"好。"阮岚鬼使神差地回答。

搬到这间公寓,阮岚以为他们相处会很尴尬,

她都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鬼迷心窍地答应,但是她所预料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萧睿主动将主卧留给了她,自己则在侧卧休息,日用品也买了双份,他们宛若相交多年的好友,相处自然又和谐。

"阮岚,这是我的银行卡,密码是我们结婚的那一天,190304,家里需要什么,你看着添置就好。"

"好。"

阮岚直到第二天上班,耳边还总会响起萧睿的话。

"发什么呆,新任的总裁就要到了,给我打起精神来。"公关部的经理许丽丽冲阮岚严厉地说道。

阮岚紧忙将自己的思绪拉回来,重新挺直了身板。

"大家一定要打起精神来,今天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许丽丽严肃的目光扫过手下的每一名员工。

"一会儿,总裁视察工作,阮岚你先去。"

"是。"

还没等其他人说话,公关部的苏玲就冲阮岚挤了挤眼,"阮岚,听说我们总裁大人还是单身!"

阮岚想到萧睿,又不好在公众场合说什么,脸不由地染上两片绯红。

"这回关系到我们部门的去留,严肃点。"许丽丽说道。

被经理一呵斥,大家都没有再说话,阮岚也悄悄松了一口气。

过了一个小时,正在大家都已经绷不住时,前台小妹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总裁,来了,快准备。"

两边的人迅速挺直腰板,拿起十二分等待着新任总裁的出现。

没过几分钟,就见一个穿着藏蓝色西服的男人,在几名西装男子的簇拥之下,迈着优雅地步伐冲这里走过来。

阮岚手中的文件夹,不慎掉落在地,待到她抬起头时,她才看清对面走过来的男人,那张脸她分明熟悉地不能再熟悉,正是她的新婚丈夫"萧睿"。

她死死盯着那人的脸,脑袋里像是炸开了话,紧张地连呼吸都忘了。

眼前的总裁,很快便将目光从她身上离开了,一行人跟在萧睿身后,阮岚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阮岚,还不快跟上。"许丽丽小声训斥道。

跟在大boss身后,阮岚很快就将资料整理好,双手奉上,她紧张地手心满是冷汗,连头也不敢抬。

大boss在接过资料的时候,在她的耳边轻声说:"今天,等我,我们一起回家。"

说完,他又恢复了冷厉果断的模样,雷厉风行地宣布接下来的改革。

他说的话,阮岚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完全盯着台上那个从容优雅的身影,他薄唇上下张合,深邃的眼眸带着睥睨,和她认识的那个温煦和雅的丈夫判若两人。

阮岚的心一下子沉入了一片湖中,一点点下沉,一点点变冷。

他到底还有多少事是自己不知道的?

开完会,公关部的同事们热火朝天地讨论着新上任的总裁。

甚至还有凑过来,取消她的。

"还是阮岚有福气,第一时间就接触了咱们的新总裁。"

"工作而已,大家以后也会有机会的。"阮岚淡淡地说,表情失落。

紧张的一天工作之后,阮岚实在是不想知道,自己如何回自己的那个"家"。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