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这回他们没什么可说的了吧,江浩扭头要走,却又被刘思雅叫住了。

"江浩,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刘思雅一副审问凡人的口气质问道。

"这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吧。"江浩冷冷道,"我自己的钱。"

"我呸,你的钱?你们家都要穷掉底儿了,你哪来的好几万块?"刘思雅冷哼一声,"该不会是偷的吧?我劝你最好老实交代,否则我可要报警了!"

自己哪来的钱,和她有半毛钱关系吗,就算再不济,自己的钱真是偷来的,也轮不到她刘思雅充当大瓣蒜。

江浩不屑的看了眼刘思雅,郑重道:"我最后说一遍,这是我自己的事,和你没关系。"

"谁告诉你没关系的?你是我班级的同学,你做了坏事,就是在给我们班级抹黑,你这种人渣,我看就应该关进牢房里,好好教育一番!穷鬼,活不起就去偷,你还真是可以啊?果然下等人就是下等人呵呵……"

刘思雅嘴上终于痛快了几分,再次恢复了方才洋洋自得的状态。

"你说话最好注意一点,否则小心我对你不客气!"江浩怒视着对方,自己就是心态再好,也不允许别让人这么羞辱自己。

见江浩动怒了,刘思雅似乎更开心了,不屑道:"我就这么说,你能把我怎么样?穷逼,臭屌丝,小偷人渣,我就说你你能怎么样?哼,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威胁我?"

"你……"江浩气的满脸通红,正要说什么,忽地见自己身前闪过了一个人影,直接冲向了刘思雅,抬手猛地就是一巴掌,打的及其干脆利索。

"啪……"

"啊……"刘思雅惨叫一声,直接被扇倒在椅子上,脸上更是肉眼可见的浮现了一道鲜明的手掌印。

"你最好把嘴巴给我闭上,要是再敢放肆,我保证立马让你永远变成一个哑巴!"叶芸婕娇眉冷竖,冷冷盯着刘思雅一众人。

刘思雅众人先是一愣,回过味来后,刘思雅大小姐脾气蹭地就窜了起来,像只母老虎似的咆哮道:"你他妈是谁啊?凭什么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爸可是圣堂饭庄的老板刘鹏,信不信只要我你打我的事情告诉我爸,你他妈会死的很惨。"

"就是的,你到底谁啊?凭什么打人?我们又不认识你,你赶紧给我道歉!"耳钉男生也随声附和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得罪的究竟是什么人啊,我们教育这个偷钱的屌丝,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威胁?

不过这种威胁在叶芸婕看来,简直幼稚的可笑。

她堂堂沈家在楚江市的掌事,如果连会被这点威胁吓到,传出去岂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了。

"呵,现在一个饭庄老板的女儿,就敢这么猖狂了?既然你父母没有好好教你做人,那就让我教你好了。"叶芸婕冷哼了一声,随即就要拨通自己手机上的一个号码。

叶芸婕很清楚,只要自己拨通了这个号码,不要说这里的刘思雅和那耳钉男生,就是他们的父母、家族,都会顷刻间被覆灭。

或许他们的家族,在楚江盘根错节,仿佛根基牢固,但在庞大的沈家面前,这种小角色简直就像灰尘一样微不足道,彻底碾碎他们,根本就是抬手的事情。

但这一切,无论是刘思雅,还是那耳钉男生,显然都浑然不知,在他们看来,江浩仍是过去那个穷屌丝,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充其量就是一个冒失鬼罢了。

叶芸婕正要播出号码,突然一只手挡在了她的跟前,竟然是江浩,他摇摇头道:"算了吧,让他们走吧。"

叶芸婕怔了一下,她有些不敢相信,方才这些人这么对待江浩,现在他却说算了吧。

"他们刚刚可是……"叶芸婕话还没说完,就被江浩打断了。

"我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算了吧。"江浩淡然说道。

他心里自然清楚,这件事如果让叶芸婕处理,以沈家的势力手段,估计刘思雅的家族都会被牵连,对方也只是打了自己一巴掌,真要搞得对方家破人亡,江浩也于心不忍。

既然江浩已经这么说了,叶芸婕只好作罢了,心中暗暗叹口气,颇有不甘的道:"算你们走运,如果有下次,我保证让你们用一辈子忏悔自己的过失!"

叶芸婕话说的信誓旦旦,自然没有半点扯谎,堂堂沈家在楚江的掌事人,她向来说一不二。

但刘思雅可不知道,见叶芸婕要走,反而冷嘲热讽起来:"呦呦呦,别算了啊?你们不是牛逼嘛?赶紧找人来收拾我啊?呵呵,一个个的就喜欢吹牛逼,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敢动我,我爸让你们走不出楚江!"

叶芸婕冷漠瞪了一眼刘思雅,她突然间有些后悔方才听江浩的话了,这种丝毫没有不珍惜生存机会的人,根本不值得活在这个世界上。

"呵呵,好啊,那就让我看一看,你爸爸多厉害吧。"叶芸婕轻蔑的笑了笑,手指轻触手机,一条短信随即发送了出去。

而在手机短信发出后的仅仅几分钟,整个楚江无论是地下还是地上的世界,都开始有了动作,各方力量的目标只有一个--圣堂饭庄。

只是这一切,刘思雅还不知道,她在听到了叶芸婕的话以后,只是轻蔑的笑了笑,说道:"装逼,有种你就动我一下试试,你以为你是谁啊?呵呵,竟然还为了这穷逼出头,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方晓会甩了江浩这傻逼了,感情这傻逼是勾搭上了你了,呵呵,我说刚刚他都敢喝几万块的红酒了,原来是被人包养了啊,果然穷人就是没骨气,活不起就出来卖。"

叶芸婕听到这话,只是用看待弱智一般的目光扫了一眼刘思雅,淡淡对江浩道:"我们走吧,跟这种人多说一句话,都是在侮辱自己。"

江浩点点头,跟着离开了。

反倒是刘思雅,此时余怒未消,看着二人的背影,鄙夷的直瞪眼,谩骂道:"妈的,什么东西啊,真以为自己多牛逼了是吧,一个臭婊子,一个被婊子包养的臭屌丝,果然什么样的货色找什么样的货色。"

"思雅,刚刚那巴掌疼不疼啊?"那耳钉男生嘘寒问暖的问道,"我在道上认识一些人,要不要我找人收拾一下这对狗男女?"

刘思雅撇嘴点点头,狰狞笑道:"对,好好收拾一下他们,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就该让他们长点脑子!"

另一边,江浩叶芸婕直接出了酒吧。

叶芸婕看到江浩落寞的样子,竟然心中升腾起了一丝保护欲,但随后又苦苦笑了笑。

人家可是沈家现任族长的亲儿子,犯得着用自己这么个下人去保护吗?自己还有沈豪庭交给自己的使命呢。

"你为什么不追究他们?"叶芸婕想了想,忍不住好奇问道,"刚刚只要你不拦着我,他们现在可能已经得到惩罚了。"

江浩一怔,有些慌慌不安的望着叶芸婕:"你说的惩罚,是……是杀死她吗?"

叶芸婕微微笑了一下:"有可能吧,不过这种人死有余辜。"

听着一个人的生死,在叶芸婕的嘴里说的这么风轻云淡,江浩不由得感觉自己后脊背有些发凉。

"所以啊,算了吧。"江浩道,"她只是打了我一巴掌,你不是已经还回去了吗?就算扯平了吧,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就好了,没必要闹出人命吧。"

叶芸婕这下微微一愣,显然自己眼前的这位少爷,与她过去所见过的任何一位沈家的公子哥,有着天壤之别。

过去的那些人,但凡是被欺负了,必然要调动一切家族的力量,去将对方碾压成齑粉,甚至还以此为荣,但江浩却是这样的与众不同。

"他们平时在学校,也这样对你吗?"叶芸婕话锋一转,摇摇头,"你很与众不同,江少。"

江浩赶紧摇摇头,他生怕自己回答"是",回头叶芸婕回头再派人搞出什么大事出来。毕竟都是同学,如果谁真的因为自己而家破人亡,江浩恐怕会内疚一辈子。

"好吧,我送你回学校。"叶芸婕冲江浩笑了笑,掏出车钥匙按了一下,顿时酒吧不远处的一辆纯白色的奔驰G500响了一声。

"你开这个?"江浩有些惊讶的望着那辆车,他虽然不是很懂,但也听说过,这车的落地价要一两百万,而叶芸婕的年纪,看上去也就比自己大了那么几岁而已。

"你喜欢这个?"叶芸婕从江浩的眼神中就能看出端倪,笑了笑,"如果江少喜欢,这辆车就送给你好了。"

江浩赶紧摇头,他的确很喜欢这辆车,但他可不敢随随便便要了人家如此贵重的东西。

"我……我还没驾照呢。"江浩尴尬的挠挠头,上了车。

叶芸婕也没有多说什么,如果方才江浩说要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送给江浩。

毕竟相比于讨得沈豪庭亲儿子欢心,一辆奔驰大G,真的不算什么。

几分钟后,楚江大学校门口,江浩下了车:"谢谢你送我回来。"

叶芸婕笑着说没什么,顺便将自己手机号给了江浩:"如果有什么困难,给我打个电话就可以。"

江浩点点头,转头向学校里走去,叶芸婕也发动车子缓缓离开了。

就在此时,一辆宝马X1缓缓开进了学校,车里正是寻欢归来的刘岩和方晓。

刘岩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刚刚离开的那辆奔驰大G,心中惊叹不已,心说不知道是哪路的土豪。相比于他的宝马X1,那辆顶配的奔驰大G,不知道贵了多少倍。

而坐在副驾驶上的方晓一抬头,猛地就看到了走向寝室的江浩,竟然诧异的大喊:"老公,这不是江浩那傻逼吗?"

刘岩回过神,抬头瞄了一眼,脸上顿时浮现一抹玩味笑意,随后猛地一脚油门轰出,宝马车风驰电掣般的冲向了江浩……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