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女人的话,让江浩有些吃惊,如果连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大能都比肩不了,那么自己的家族,究竟是多强大啊?

"抱歉。"叶芸婕突然打断了江浩的思绪,"我去一下卫生间,您请稍等我片刻。"

江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望着叶芸婕的背影,仍旧无比好奇,自己父亲,以及沈家,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就在江浩沉思的时候,他肩膀却突然被人轻拍了一下,那是个服务生打扮的青年,此时急的满头大汗。

"哥们,能帮我把这沓啤酒送到那桌吗?我,我这有点内急……真是太谢谢你了。"

江浩微笑点点头,人有三急,况且这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江浩拿着啤酒,直接送到了不远处的一桌,送完,他正准备回去,却又被人叫住了。

"江浩,你不是说你不是来打工的吗,怎么还给人家送酒啊?呵呵,谎言别拆穿了吧?跟我撒慌有意思吗,幼稚。"

说话的人,正是刘思雅,此时正一脸得意的看着江浩。

"我是帮人送过来的,那个服务生去卫生间了。"江浩如实的说道。

"你就吹吧,呵呵,都被我撞见了还不承认!"刘思雅鄙夷的说道,"何况你就是承认又怎么样?你那么穷,能来这种高档酒吧做兼职,比应该感觉庆幸才对,你没必要和我们攀比,你算什么东西啊,也配和我们比。赶紧去,给我拿一沓啤酒去,要三百二的德国黑啤。"

江浩心中无奈,回道:"我最后说一遍,我不是这里的服务生。"

江浩转身就要离开,却猛地被刘思雅拉住,对方有些恼羞成怒,呵斥道:"你还真是给脸不要脸,我现在就让你去给我拿酒,你去是不去?"

刘思雅语气中满是威胁的意味,作为同班同学,江浩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今天自己真的招惹了她,回头在学校在班里,她指不定会如何针对自己呢。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江浩重重叹了口气,扭头去了酒吧前台,提了一提啤酒送到了刘思雅那边。

隔着老远,江浩就见那几个人,在冲着自己指指点点的发笑。

江浩假装没看见,平时在班里的时候,这几个人就是出了名的刁钻怪癖,不管是自己还是其他人,都不愿意招惹上他们几个人,因为一旦招惹上,就一时半会的甩不掉。

所以江浩放下酒,就准备离开。

但就在这时,那个耳钉男生却突然叫住了他:"等会!江浩,你刚刚不是说自己不是服务生吗?那怎么还来给我们送酒呢?哈哈,你这个人还真有意思,明明自己就是个下等人,还不愿意承认,怎么,给我们服务,你觉得掉价是不是?"

"呵呵,掉价不也得服务吗?"刘思雅在一旁补刀道,"谁让他穷呢?穷逼,看到我们竟然就像躲开,就像我们愿意看到他一样,你以为你是谁啊?"

江浩有些不高兴,挑眉看了看几个人,说道:"我最后说一遍,我不是服务生,我是来这里玩的,你们爱信不信,我犯得着哄骗你们?"

江浩抬腿要走,但还没等迈步,刘思雅就猛地起身,抬手对着江浩就是一巴掌,嘴上更是吐沫横飞:"臭傻逼,给你点脸了是不是?你他妈跟谁说话呢?"

那耳钉男生也愤而起身,指着江浩的鼻子怒骂道:"就是的,你他妈再说一遍试试,我他妈弄你啊,下等人就要有个下等人说话的样子,你还想翻天吗?"

江浩脸上火辣辣的,如果刘思雅不是女人,他此时早就一巴掌抽回去了。

江浩瞪着刘思雅,但刘思雅却压根没当回事,冷笑一声,继续挖苦道:"怎么不服气?呵呵,你他妈还想装个逼,就你那又穷又屌的死样,也敢说是来这里消费的?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这里可是凯皇酒吧,老娘喝这一杯酒就他妈一百多,你那穷屌丝样,你能喝的起吗?"

"不不不,他不是喝不起,他这辈子都喝不起。呵呵……"耳钉男生冷笑一声,直接倒了一杯啤酒,但却往里吐了一口吐沫递给了江浩,"来,给你个机会,喝了吧,喝完这杯酒,你下半辈子都有的吹嘘了,这可是德国黑啤,好几百块一瓶呢,哈哈……"

男生的举动,顿时让在场的几个人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他们讥讽的望着江浩,笑容越发嚣张、灿烂。

江浩目光阴沉的望着那几个人,他不明白这些人有什么可以张狂的,就因为自己家里有几个臭钱,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或许在过去,这的确是他们嘲讽自己的本钱,但现在江浩只觉得这些人太幼稚,也无可救药。

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几人的放肆笑声:"您好,您的酒醒好了,请问打开吗?"

几个人的笑声戛然而止,寻声望去,就看到此时一个一身西装的中年人正站在一边,面带微笑望着几人。

这人显然不是服务生,而是酒吧的经理,而在他的托盘里,赫然摆放着一瓶红酒,和两只酒杯。

这本无可厚非,众人没当回事,但那耳钉男生,在看到那红酒的一刹那,顿时眼神一凝。

"这……这是罗曼尼康帝?"耳钉男生瞪大了眼睛,一副吃惊的模样,"这酒他妈六万多一瓶,谁……谁点的?"

这男生家里就经营着红酒生意,自然知道这酒的昂贵和高端。

"啊?这么贵?"刘思雅一听到男生的话,也是一脸错愕,惊呼道,"真的假的?"

男生点点头:"废话,我们家就是经营酒庄的,我还能不知道,不过这……这是你点的?"

刘思雅赶忙摇头,又看了看同来的几个人,几分纷纷摇头。

耳钉男生见状,眼神中不由得多了一丝失落,他还以为这酒是刘思雅点的,虽然他也觉得可能性不大,但心中还是有那么几分小小的希冀。

毕竟这么贵的酒,自己从小到大都没喝过,他心想:这自己要是能来上一杯,估计以后在自己的圈子里都有的吹了。

但他也只能想想,最后无奈的摇摇头,对那经理苦笑道:"对不起,你送错了,这酒可不是我们点的。"

几人面面相觑,以为就此这经理就该走了,他们也正好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点了这么一瓶酒。

不过那经理闻言却发出了一声冷笑:"不好意思,我刚刚没有问你们。"

几个人闻言又是脸色一红,纷纷四下看了看,耳钉男生心说:这附近就我们这几个人,你没问我们,难不成还能是在问江浩?

呵呵,那个穷逼怎么可能点得起那种酒呢。

想到此,耳钉男生不由得嗤笑得看向江浩,不禁讽刺道:"喂,赶紧给人家让路,还傻站着,你以为人家是在说酒是你点的啊。"

耳钉男生话音刚落,就见那经理冷冷瞥了自己一眼,淡然道:"没错,这酒就是这位先生点的,怎么,你有意见吗?"

江浩闻言也愣了愣,随后才想起来,刚刚叶芸婕是点了酒的,只是一直都没有上来,却不想,竟然是这么贵的酒。

随后这中年经理,向着江浩微微一躬身,毕恭毕敬的说道:"先生,您的红酒醒好了。"

中年经理的一句话,顿时仿佛一记重磅炸弹在几人心中爆炸了似的,无论是那耳钉男生,还是刘思雅,在听完对方讲话的那一刻,整个表情都因为震惊,而显得有些畸形,心中更似被猛锤了一下似的,久久不得平静。

"什……什么?"耳钉男生良久才算消化了那份惊愕,似是有几分瞠目结舌,又带着几分不甘心的妒忌,对那经理道,"哥们,你确定是他点的吗?这小子就是个穷屌丝,他怎么可能点的起这罗曼尼康帝?你肯定是认错人了,这么好的酒,可别让这傻逼给糟蹋了!"

回过神的刘思雨也赶紧点点头,补充道:"就是的,我和这个人认识,他穷的饭都要吃不起了,你说他能点得起这好几万一瓶的红酒吗?肯定是搞错了,我这是好心才劝你的。"

其他几个人闻言纷纷点头表示认同。

反正在他们的认知框架里,无论如何是都不可能接受,江浩这样的人,竟然点了几万块红酒这种事情的,除非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这几个人像是生怕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似的,极力的想要否定这件事。

但这几人越是如此,那经理脸上的讪讪笑容就愈发的明显。

"这种事我不需要你们提醒。"经理脸色暗淡几分,继续道,"倒是你们,未免太狗眼看人低了吧?"

经理崇敬的望了眼江浩,心中苦笑,心说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简直可笑的不能再可笑,你们可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吗?也敢如此嘲讽他?

他将酒递到了江浩的面前,微微躬身,才敢离开:"您请慢用。"

这一切,简直让刘思雅等人目瞪口呆,他们一个个好像是生吃了蟑螂似的,脸色难看至极,心中除了震惊,更多的则是翻江倒海的妒忌。

那耳钉男生更是拳头攥得紧紧的,自己家境这么好,都从未喝过这种昂贵的酒,凭什么他一个穷屌丝能点的起?

刘思雅更是脸都红透了,刚做的美甲几乎抠进肉里,虽然她和江浩并没有什么仇怨,但是此时她就是无比的憎恨江浩,恨得咬牙切齿。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