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几人停住脚步,纷纷看向江浩,女服务员冷笑道:"怎么,你想给她付钱吗?"

女服务员上下打量了一番江浩,心想就这么一身破烂,他要是能付得起钱才怪呢,估计是想拖延时间而已。

"我……我没钱。"江浩又看了眼张杰,"要不你看看微信吧,和谁再借点?"

江浩的话一说完,那女服务员顿时狠狠瞪了眼他。

周媛媛看江浩的眼神也越发的鄙夷起来了,怒道:"江浩,你他妈故意的是不是?我还以为你有钱帮我买单,没钱你他妈说什么话啊?想往死里玩我是不是?"

周媛媛几乎把所有怒火都倾泻到了江浩的头上,但江浩却看都不看她,只是示意张杰看一看手机。

张杰有点好奇,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顿时都惊呆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江浩竟然从微信上给自己转了一万块钱。

"你……"张杰吃惊的想问这钱是哪来的。

江浩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江浩不直接拿钱,无非是不想再和周媛媛有什么瓜葛,这是他第一次帮周媛媛,也是最后一次了。

而且全是看在张杰的面子上。

"你们到底有完没完?"女服务员冷哼一声,"浪费时间!"

说罢,壮汉便又要拉走周媛媛。

"等等,等一下,我同学给我转钱了,我这就付钱!"张杰赶忙道。

张杰赶紧去把钱转了过去,确认到账以后,女服务员鄙夷的看了眼众人,才转身离去。

众人松了一口气。

"杰哥,今天多亏你了!"季学明拍了拍张杰的肩膀说道。

"就是的,张杰你真厉害,关键时刻还得是你挺身而出!"那许久没吭声的姚丽丽,说道,"不像某些人,关键时刻帮不上忙。"

姚丽丽的话分明就是在指责江浩。

缓过神来的周媛媛,此时更是直接冲了过来,抬手对着江浩就是一巴掌。

"喂,你干嘛!"张杰都要怒了,冲着周媛媛咆哮起来,刚刚要是没有人家,现在你还不知道什么下场呢!

其他人见状也是一惊!

"我干嘛?张杰我告诉你,以后这种废物少他妈带出来,丢人就算了,关键时刻差点害死我知不知道!"

周媛媛越发鄙夷的瞪着江浩,继续道:"哼,刚刚眼睁睁看着我要被人带走了,他可好,连个屁都不放,亏他刚刚还吃了我请的饭呢,赶紧给我吐出来!穷逼,我抽他都是轻的!"

张杰听到周媛媛这话,气的要爆炸了,心说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

江浩能掏出一万块钱,估计那是他身家性命了,人家用命救了你,最后你就这么回报人家?

"你他妈说的是人话吗?"张杰怒吼着,还要继续说什么,却猛的被江浩拉住了。

"张杰别说了。"江浩摇摇头,他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的秘密,今天不过是情况有点特殊而已。

张杰不服气的看了看江浩,他似乎明白江浩这么做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是自己掏的钱。

纠结了好半天,张杰才算压住了火气,狠狠瞪了一眼周媛媛,拉上江浩扭头出了九龙巷。

"妈的,你护着这种狗比干什么?让他去死了算了!"周媛媛仍旧火气未消,"呵呵,你爸不是沈豪庭吗?你他妈也真敢说……"

一直到了外面,张杰气的猛一脚踹翻路旁垃圾桶。

"老江,你刚才咋不让我说啊?"张杰咆哮道,"她也就是我姐,放在别人,我他妈大嘴巴抽死她!"

江浩拍了拍张杰肩膀,连说没事。

他知道周媛媛是哪种人,以后离远点就是了。

"不过……"张杰突然疑惑道,"老江,你哪来的那么多钱啊?那可是一万块钱啊。"

江浩被问的一愣,方才自己只想如何解围了,倒是忘了想怎么解释这钱的来路了。

自己要是说攒的,张杰铁定不相信。

那就说捡的?

江浩想到这,正要开口,电话突然响了,又是个陌生号码。

该不会又是自己老爸吧。

"喂。"

"少爷您好,沈先生让我转交给您一些东西,您看方便的话,我给您送去?"

电话那头是个女人,声音充满磁性,很柔和很优雅,估计声如其人。

江浩想了想,说道:"算了吧,你在哪告诉我,我去找你吧……"

对方迟疑了一下:"要不我在大学城附近的凯皇酒吧等您,您看可以吗?"

江浩点点头挂断了电话,扭头看了眼张杰,拍拍他肩膀:"哎算了,这件事过去了,我还有点事,晚点回去。"

张杰满腹疑问,只能点点头:"那钱等我凑一凑,很快就还你。"

"嘿嘿,再说吧这事,我先走了!"

在路边拦了一辆车,江浩直接走了,至于钱的事,他压根就没想要过。

十几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凯皇酒吧门口。

凯皇酒吧是大学城附近最大,也是消费水平最高的一家酒吧。

江浩过去就总是听班里的富二代同学们来这里消遣,但自己却来都没来过。

在楚江大学,甚至是整个大学城里,能来这种地方消遣一次,都算是可以吹嘘很久的事情了。

江浩迈步正要进门,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了自己一声。

"江浩?你怎么在这?"

那是个女声,江浩一回头,就看到足有六七个男男女女,正站在自己身后。

为首的女生一头金发,一身淡蓝色Zara牛仔装,脚上蹬着一双路易斯威登的黑色短根皮鞋,整个人很漂亮,也很时尚。

但就是看江浩的眼神,有些轻飘飘的。

"班长,你们也来玩啊。"江浩微微笑了笑,"我在这里约个人见面。"

这女孩名叫刘思雅,是江浩的班长,身后的几个人里,也有几个都是江浩本班的同学。

"什么?"刘思雅捂嘴笑了笑,"你?约人在这里见面?开什么玩笑,麻烦你抬头看看这是哪,凯皇酒吧,这里随随便便的一次消费,比你半年生活费还多……"

"哦对了,你不会是在这里做兼职呢吧?"刘思雅眼神更加鄙夷了几分,说道,"也是,就你那个条件,的确也就是端茶送酒的命了,好好干吧,省的女朋友再被人撬走了!"

刘思雅的话一说完,她身后的几个人便都捂嘴笑了起来,一个个一边低声议论着,一边对着江浩还指指点点的。

"哈哈,也不知道他自己知不知道,方晓和刘岩都高调去开房了!"

"怎么会不知道?你没看刘岩朋友圈都说了嘛,自己套没够,他还是让江浩跑腿去给买的呢,刘岩还真损哈哈……"

"那能有什么办法,谁让他穷的,被人甩了还有心事出来干活,不是穷还是什么?"

江浩听着几个人的议论,脸色微微红了,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他不屑于和这些人解释什么。

因为解释也是徒劳,语气白费口舌,不如等有一天,父亲当众承认自己身份,那时候这些人还敢这么放肆嘲笑自己吗?

"我先进去了。"江浩不再理会那几人,直接迈步走进了酒吧里。

"艹,穷逼,怕一会真被咱们拆穿就走了!"刘思雅身后,一个戴着耳钉男生见江浩进门了,啐了一口,"这种人活该被绿,穷屌丝一个。"

"呵,还不愿意承认,就他那样,能来这里简直都算荣幸之至了,我看一会咱们就让他给服务好了。"刘思雅坏笑道,"我看他到时候还有什么话说。"

此时的酒吧里,已经来了不少顾客,多半都是附近的学生,有些吵闹。

江浩正要拿出手机给那女人打个电话,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江少,您好。"

江浩一回头,目光陡然一凝,因为他的身后,赫然站着一个容貌堪称极品的女人。

女人五官精致无比,一头棕色卷发平添了几分妖娆。

"你好。"江浩还是头一次和这么漂亮的女人近距离接触,有些拘谨,"请问刚刚是你打电话给我的,对吧。"

女人点点头,伸出右手:"我叫叶芸婕,是沈先生让我找您的,以后您在楚江有任何问题,找我就可以了。"

叶芸婕请江浩坐下,服务生先上了两杯白水,接着她又点了两杯红酒。

女人脸上始终挂着一丝微笑,她掏出了一块手表:"江少,这手表是定制品,上面有家族徽章,以后您出入任何沈家产业,只要出示一下手表,便可以享受最顶级待遇。"

江浩看了眼,表盘上果然有一个金黄色的龙形徽章。

江浩发现,叶芸婕也戴了一块手表,只是龙形徽章小得多,还是铁褐色的。

叶芸婕笑了笑:"江少,您佩戴的金黄色徽章手表,在沈家,代表最高的黄金等级,其次是白银、青铜和褐铁,而向我这种外人,能在沈家拥有这种等级,就已经是万分荣幸了。"

叶芸婕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继续道:"江少,或许在您看来,这个世界上,福布斯排行榜上那些巨富们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您不知道的是,在沈家面前,他们连个屁都不算,沈家的强大,是颠覆您的想象的存在。"

"这么和您说吧,在这个世界上,您只要还活着,就在和沈家打交道!"叶芸婕笑了笑,"举个例子,哪怕是这小小的凯皇酒吧,背后不也是有沈家的影子吗?"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