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当天晚上,何金银当然是没有兽性大发。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江母楚云秀身体有点不舒服,让何金银陪着去医院。

"妈,您这是偏头痛,我帮你扎几针,然后服用几剂药,就可以治愈。"何金银朝村云秀说道。

楚云秀白了他一眼,"何金银,你这次回来,吹牛皮的本事大涨。别吹牛了,快去给我排队挂号。"

何金银摇了摇头,本来很简单的事情,非要搞这么复杂。

她不信,何金银也拿她没办法。

"哎呦,有人昏过去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在医院的挂号大厅里,有人喊了起来。

这话一出,一群人围了过去,原来是一个老人昏过去了。

几个医生刚好路过,连忙跑了过去。

至于何金银,也走了过去。

"啊…爷爷,爷爷…"此刻,那老人身边,有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焦急的在旁喊着那老人。

几个医生中,二姐江紫正好在。

"快,快送他到急诊…"江紫开口,对着旁边几名医生说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居然手里拿着针,在那老人头上扎。

但看清楚,那人的模样以后。

她大吃一惊,愤怒无比,对着那人吼道:"何金银,你是疯了吗?你在干嘛?"

何金银一边用手里的银针,在那老人头上的百会、风池、四神聪穴扎入运气,一边,说道:"我在救人,他脑补缺氧,十几秒以后,如果不将他救醒,他大脑会开始死亡。"

"救你麻痹,你个窝囊废,连医都没学过,还救人!滚开。"江紫大怒,心说这混蛋,平时没用就算了,这人命关天的事情,是他能乱动的吗?

一旁的其他人,刚开始还以为,何金银是医生,可不料,听到穿着白大褂的江紫这么说,都纷纷指责他。

"小伙子,你没医过人,就随便对人施针,你这是在谋杀啊。"

"治死了人,需要判刑的,小伙子,你等着坐牢吧。"

"何金银,你…你这个窝囊废,在干什么?还不快滚,让阿紫去救人,你想治死人,然后坐牢吗?"一旁,江母楚云秀也怒道。

她也觉得,何金银是疯了,没医过人,居然贸然去治病。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在指着何金银。

"咳咳…"

然而,突然在这个时候,那个昏迷的老人口里,居然发出一声'咳嗽'声。

什么?那个老人醒了?

哗!

人群一片哗然。

"咳咳…"那老人又咳嗽了一声,然后睁开了眼睛,而且,还要从地上爬起来。

"呼~~"何金银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将他从鬼门关里给拉回来了。

"好了,老爷子,你的病情,暂且稳定住了。"何金银朝那老爷子说道。

"啊…"此时,那老人反应过来,才知道,刚才是面前这个年轻人救了自己。

他连忙感谢道:"多谢你了,小伙子。"

那老人的孙女王婷婷,对着何金银连连感谢:"这个大哥,多谢您了,多谢您了。"

何金银摆手,示意不用谢。

一旁,其他人哗然。

"真被他给治好了。难不成,他是一名医术高超的医生?"

"可是刚才那个江医生说,他没学过医啊。"

"有这么年轻的中医大师吗?"

"……"

人群一片议论,何金银则没有理会,而是走到了江母楚云秀面前,然后,对她说道:"妈,号已经帮你挂好了。不过,我还是建议,你这偏头痛,用中医的方法治疗更好,西医的治疗方法,很多都是治标不治本,但我这中医治疗法,可以帮你根治她。"

要是没有之前那一幕,楚云秀会直接骂他傻叉,就知道吹牛逼。

但刚才那一幕,这个废物女婿,的的确确是治好了那个老人。

"难道,他真会医术?"楚云秀疑惑。可是以前,她没见他学过医啊,难道,是他离开宁海这一年内学习的?

但一年,能学到什么啊?

"可能,刚好被他瞎猫碰到死耗子吧。"楚云秀还是不相信何金银。

她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还是用西医的方法治疗。阿紫已经和市里最好的神经科医生约好了。"

她还是拒绝了何金银。

此时,江紫冷冷的看着何金银。

她一把将何金银拉扯到角落里,然后,戳着他脑袋说道:"你是不是疯了?你没医过人,你乱给人治什么病?你这样,迟早要坐牢!"

何金银此时,说道:"我这不是把他治好了嘛。"

"你这是瞎猫遇到死耗子!算你命大。"江紫当然不相信,何金银有比她还高超的医术。

"下次,你要再这样,出了事,别说是我们江家的人,我们也不会给你擦屁股,去牢里捞你。"江紫警告道。

何金银却没有说话,如果刚才,他不出手,或许,那个老人,已经脑死亡了。

或许,正如江紫说的那样,帮他治病,他的确冒着要坐牢的风险。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明哲保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但他何金银做不到,他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那老人,在他面前死去。

"算了,你好自为之。我还要去看病人。"江紫懒得理会他了,直接走开了。

……

另外一边,江雪的公司里。

昨天那个张婕的老公,宁海商会的副会长,带着一群人来了。

那个光头和张婕本人也在。

光头一进来,仗着自己姐夫的势力,对着那些保安趾高气扬道:"去叫你们江总裁出来!"

看着这一群气势汹汹的人,保安们赶紧去通知江雪。

江雪带着秘书,马上赶了过来。

她已经准备好了道歉的措辞,同时,准备拿五百万来赔偿,希望得到那宁海商会副会长夫人的原谅。

"呵呵…江总裁,我们又见面了。今天,我们就把你们的公司给封了。"贵妇张婕,捂着脸,恶狠狠的说道。

"夫人,真是抱歉。昨天的事情,你听我解释…"江雪赶紧抱歉的说道。

刘建军本来马上要让人去查封江雪的公司,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接了一个电话。

"老公,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接电话干嘛?赶紧查封她的公司啊。"张婕撒娇道。

"闭嘴,这是省商会会长打来的。"刘建军呵斥着他妻子,让她闭上嘴巴。

他老婆一听是省商会的会长,顿时间噤若寒蝉,一个屁都不敢放了。

"我到旁边接,你们千万别说话。"他叮嘱道。

"好好好…"

刘建军随后,去一旁接电话。

接通了以后,一分钟后,他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两分钟以后,额头在冒汗,同时,连连点头。

"会长,会长,我不知道,她后面居然有…有'隐国'的人。我马上去给她道歉,马上去给她道歉。"刘建军噤若寒蝉,连连说道。

挂断电话以后,他老婆笑道:"老公,连省商会的会长,都给你打电话了,是不是,你在商会的地位,又要再升一下了?"

光头男也笑道:"哼,查封这公司,就作为姐夫升职的火,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

"火你妈!!"刘建军直接一巴掌,扇在了那光头的脸上,然后,指着他和张婕,说道:"你们这姐弟两,就知道给我惹祸。滚后面去,回家再收拾你们。"

说完这话,突然又朝江雪这边走来。

这次走近的时候,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

江雪有些懵,不知道这闹哪样。

"那个…刘会长,昨天的事情,真的抱歉,我这边,愿意赔偿给您夫人五百万…"江雪连忙说道。

"啊…江总裁,不不不…我们哪里能拿您的赔偿啊,您别误会,我们这次来,可不是来查封你公司的,而是专门来道歉的。为贱内昨天唐突找事来道歉的。"那商会副会长刘建军,连忙说道。

啥?昨天不是说,要来查封自己吗?

今天啥情况,怎么是来道歉的?

江雪都蒙了,完全蒙了。

"咳咳…江总裁,都怪我管教妻子不严,唐突冒犯了您。您大人有大量,就别和我们计较了。我们市商会,将会为'水肌肤'公司打响名声。"刘建军连忙向江雪示好。

"还有,市商会,将会为水肌肤提名,申请今年的宁海十佳进步企业。为江总裁,申请宁海十佳青年企业家…"

那刘建军一直说着,让江雪仿若在做梦一样。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江雪喃喃道。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