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晚上,江雪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里。

家里,江父江如海正在沙发看新闻,江母楚云秀在一旁吃着葡萄,二姐江紫今晚也没值班在家休息。

她进来以后,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并没有看到何金银的身影。

"何金银呢?"江雪皱着眉头问道。

"啊?何金银?那个混蛋回来了?"江母楚云秀吃惊的说道。

"一年前,他说要去京城混一混,这一去一年,没回过家一次。他还有脸回来?"江如海阴沉着脸,想到他那窝囊废女婿,心里就来气。

"不知道,他这一年,赚了多少钱,混得怎么样。"二姐江紫,开口说道。

江家有三姐妹,大姐江红,二姐江紫,三妹江雪,三个人都长得美若天仙,被称作'三朵金花',大姐是'红玫瑰',二姐是'紫荆花',三妹是'白牡丹'。

大姐江红,嫁给了市长的秘书,至于二姐,医学博士刚毕业一年,现在正在宁海市人民医院当医生,至今单身。至于江雪,则是一个商业才女,经营着江家的公司'水肌肤'。

"比以前更让人心烦,更窝囊了,今天一回来,就捅了一个篓子,得罪了宁海商会副会长的老婆,一言不合,就骂人家有病。人家已经放了狠话,要带人来查封我的公司…"江雪现在想到那件事,都还生气。

说着,便把白天的事情,详细的讲给了父母和二姐听。

几人听了以后,都纷纷开口。

"这何金银,太不像话了。"

"看来他这一年出去,钱没赚到,能力没学到,倒是学会了吹牛皮。"

"何止吹牛皮,我看她是有病,得了神经病。"

"要我看,小雪,直接和那神经病离婚得了。"

"……"

几人正说着话,突然间,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

接着,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何金银,你还有脸回来?"江母楚云秀,可是一个暴脾气,当即就指着何金银冷声道。

"我很早就让你回家的,你跑哪里去了?"江雪也无比生气,声音冰冷如雪。

"哼。"二姐江紫,直接给了她一个冷哼。

江如海也面色阴沉。

何金银此时,抱着一堆的东西,笑着说道:"我去拿东西了,我从京都那边,带回来一些礼物送给大家。不过,是托人带,所以下午的时候,就去他那里拿了。"

听到何金银,是去拿礼物送给他们,他们的脸色才稍微缓了一下。

"礼物,什么礼物?"江紫不屑,这窝囊废,能送些什么好礼物出来?

估计,是一些地摊货吧。

何金银此时,递给江紫一盒化妆品,还有一罐子的'罗马葡萄'。

"二姐,我知道你喜欢化妆和吃水果,所以这些,送给你。"何金银将那两物递给了她。

"行吧。"江紫并没有多在意,觉得这何金银送的,大概都是便宜货。

接过了礼物以后,便随便的放在一旁。

何金银此时,又送给了江如海一幅字画,这老丈人喜欢玩收藏,不过,并不是特别专业。

至于楚云秀,何金银送了她一条项链。楚云秀也和女儿江紫的想法一样,都觉得何金银能送出些什么好东西,也没多在意,把那项链随意的收起。

何金银当然也准备了一件礼物,送给自己的媳妇了。

那个礼物,也是所有礼物里面,最珍贵的东西。

既然是最珍贵的,当然要留到最后面送。何金银准备,等晚上回房以后,再送给江雪。

"好了,大家还没吃饭吧?我去给大家做饭。"何金银开口,在以前,家里的饭都是何金银做的。

"好,你去吧。你回来了,唯一的好处,就是我不用再做饭了。"楚云秀摆手,让他去厨房做饭。

他进去以后,江雪的脸色特别冷。

"这混蛋,给所有人都送了礼物,就没准备我的…"

江雪虽然并不在意何金银的礼物,觉得他也送不出什么很宝贵的东西,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介意。毕竟,她可是他名义上的老婆啊。

"算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解决那宁海商会'副会长夫人'的事情吧。"江雪这么想到,就朝江父等人开口:"爸,妈,还有二姐,你们动用一下你们的人脉,帮忙去找下关系,去给那宁海商会副会长求下情。"

"好好,爸找一找以前的同事。"江如海开口,他退休之前,也做到了副局,所以在官场上面,也有一些人脉。

不过,毕竟退休了,所以,这些人脉,能管用吗?

江母也打着电话,找着她的关系。

江紫突然说道:"小雪,那个'天福集团'的刘公子最近在追求我,之前听他说,他家和'宁海商会'的会长,好像有点亲戚关系,我找他帮忙。"

"好好,谢谢姐。"

"对了,小雪,大姐夫那边,你也给他打个电话过去。"江如海开口。

"嗯嗯。"

"……"

一家人都因为这件事,在打着电话,到处找关系。

……

吃完晚饭,何金银就和江雪回卧室了。

回到卧室以后,何金银默默的去衣柜里,将被子拿出,然后,打好地铺。

他们两个人,结婚有几年了,不过,何金银连她的手都没摸过,更别说做其他事情了。

两夫妻,虽然在同一个房间里睡觉,但是,一个睡床,另外一个却打地铺。

把地铺打好以后,何金银从怀里,拿出了一枚深蓝色的项链。

"送给你的。"何金银递给她。

"这项链,有点像泰坦尼克号里面的'海洋之心'。"江雪开口,感觉这项链到是挺好看的,现在的模仿品,也做得这么精美了吗?

"呵呵…雪姐,好眼力。"何金银伸出大拇指,赞叹道。

江雪白了她一眼,"这模仿品,花了多少钱?300要不要?"

何金银摸了摸头,这应该不是仿制品吧,这可是爷爷送给他的礼物。说这件东西,是他过世的奶奶留下的,不能随便送人,只能送给何家的媳妇。

"这个应该是真的…"何金银说道。

江雪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何金银,我发现你出去一年,别的本事没学到,吹牛的本事倒是渐长。不过,一个男人,如果有真本领,那么会吹牛是件好事。但是,如果一个男人,没有真本事,只会吹牛的话,那么,那个男人是很low的。"

何金银:"……"

他真没吹牛呀。

"好了,去给我打洗脚水,然后,边洗脚,我们边清算一下白天的事情吧。"此时,江雪突然发话。

何金银苦笑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

她这性格,过了一年,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之后,和过去一样,他去卫生间接了一盆温度适宜的水。

端到卧室以后,便将洗澡水放在了江雪的面前。

江雪看着他这模样,摇了摇头。

何金银蹲在那里,替她洗脚。

江雪是一个十足的美人,身高一米七四,双腿修长,纤细的脚弯,白皙滑嫩的脚趾,沾了水以后,触摸上去,如同绫罗绸缎一般滑嫩…

何金银此时,一边给她洗脚,一边给她按摩了一下脚上的穴位。

本来疲惫的她,泡着脚,脚上传来一阵舒服的感觉。

"何金银,你洗脚的本领,倒是增长了不少。"江雪戏谑道,不过马上,语气便改为冷冰冰的,"同时,你吹牛、闯祸的本事,也大涨了不少。今天,你把商会副会长老婆给得罪了,明天,她估计就会带人来查封我公司。"

何金银摸了摸鼻子,说道:"放心吧,你的公司不会有事的,没有人敢查封你的公司!"

江雪听到这话,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一脚把他踢开。

"你这废物,你以为自己是谁啊?还没人敢查封我的公司,你以为自己是宁海商会会长?是宁海首富啊?"江雪气道。

"宁海商会会长?宁海首富?他们不算什么大人物!"何金银摇头。

江雪气得身体都在发颤,她颤抖着手,指着何金银,失望至极道:"我最讨厌的人,就是你这种没有本事,还喜欢吹牛的男人。真是废物中的废物,我江雪,怎么会'娶'了你这样一个男人?"

她对何金银真是失望到了极点,脚也懒得要他去洗了。

"你滚去倒洗脚水,今晚睡地铺,也离我远一点!还有,我妈说最近头疼,明天一早你陪她去看病,帮她挂号拿药和跑腿!"

想到明天,那宁海商会副会长夫人,将要带人来查封公司,心情就低落到了谷底。

难道,我江家的'水肌肤'公司,明天就要在我手里破产了吗?

何金银去倒洗脚水的时候,在卫生间里发了一条短信。

收起手机,何金银喃喃道:"老婆,明天你会收到一个惊喜!"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