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何金银将张婕救醒了以后,便开口说道:"你这病,要彻底根除,还需要用针灸在你背上针七七四十九针,同时,喝一个月的中药。"

"不,我不要针灸,那根本不科学。而且,你根本不是医生,我不要你治。"那张婕一听要在自己身上插那么多针,连连摇头。

而此时,贺主任和江紫,也上前去检查她的身体。

检查了一番以后,贺主任便对刘建军道:"刘会长,你妻子没有大碍了,在我们医院里调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其他的,交给我们吧。没必要再用中医的什么针灸治疗,那种东西,根本没有科学依据。"

刘建军听到老婆和贺主任都这么说,也就点了点头。

本来,人是何金银救下来的,但是,却没有得到病人和家属的任何感谢。

而何金银,帮助贺主任她们治好了这个棘手的病人,也同样没得到她们的感谢。

何金银此刻冷着一张脸,既然人家不领情,何必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摇了摇头,何金银准备和岳母楚云秀离开医院。

离开之前,江紫拉着他,走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里。

然后,江紫朝他问道:"何金银,你哪里学习的医术?"

何金银摇了摇头,说道:"前几天,刚好看了一本中医学古籍,上面恰好有这种症状和治疗方法。没想到,真的可以治病。"

"原来如此,果然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江紫恍然,她就说嘛,何金银这么一个窝囊废,怎么可能摇身一变,变成一个中医大师。

也就在此时,贺主任走了过来,拿着一笔钱,递给了何金银。

那些钱,大概有五六千,她说道:"这些钱,作为你刚才治好那病人的辛苦费。不过,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不能对外公布,那病人是你救的。"

如果这件事曝光了以后,那岂不是让她人民医院心内科的名誉扫地?

那岂不是在说,宁海市人民医院心内科所有医生加起来,还不如一个学了一点中医的年轻人?

估计被爆出去,那些好事的记者,会直接写这么一个标题----宁海人民医院心内科所有医生,不如一个中医小子,西医不如中医?

不,她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

"中医,是一门不严谨的医学,它没法和西医比。根本不能治大病。"贺主任此刻,又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个贺主任,一直不相信中医,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贬低中医,说中医,是一门骗人的医学,不够严谨,不够科学。因此来抬高西医,抬高自己。

何金银此刻,听到这话,心里特别的不爽。

他哼了一声,说道:"贺主任,收起你的钱!中医到底能不能治大病,不是你说了算!是事实说了算。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为今天的言行道歉,为你曾经多次在公开场合贬低中医而道歉。"

这话说完,何金银便直接离开了医院。

江紫听着何金银刚才说出的话,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无比诧异。

这何金银,还是曾经他认识的那个何金银吗?

以前的何金银,就是在家帮老婆洗衣、做饭、洗脚、洗袜子的窝囊废。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男子气概了?

何金银身边的楚云秀,也是有些诧异。

觉得自己这个女婿,好像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何金银离开以后,贺主任哼了一声,道:"江紫,你这个姐夫,脾气可真大啊。"

"别管他,咱们进去再看看病人吧。"江紫说道。

"嗯嗯。"

二人又进去看那张婕,又给了她开了一些检查,比如心脏彩超之类的。

看过那些检查之后,发现都没有问题。

贺主任站在她的床头,对着她和刘建军说道:"刘会长,刘夫人,不用担心了,没什么大碍了。"

"那就好。"刘建军点头,松了一口气。

此刻,江紫看着刘建军,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昨天晚上,小雪说的那刘副会长,难道就是他?"江紫想到这,便朝那刘建军走去。

然后,朝他展颜一笑,说道:"刘会长,您好,有件事,我想向你求个情。"

"求情,什么事?"刘会长皱眉,这人还没出院呢,就想利用这个人情了?

"是这样的,我有个妹妹叫做江雪,是水肌肤公司的总裁,她和我说,她不小心得罪了刘夫人,我想求刘夫人大人不记小人过…"江紫这话还没说完,便被刘建军打断了。

"啊…江医生原来是江总的姐姐啊,难怪都姓江。江医生,您别开玩笑了,昨天是贱内不懂事,冲撞了贵妹,我还想让江医生为我求情呢,让江总裁别怪罪我们。"刘建军赶忙说道。

笑话,今天上午,他本来是去找那江总裁,准备给他老婆报仇,要查封掉她的公司。

可不料,接到了江南省商会会长唐政的电话,对方告诉他,江雪的背后,有隐国的人。

普通人不知道隐国是什么东西,但他作为宁海商会副会长,可是知道隐国的冰山一角啊。

但就是这冰山一角,也是无比深邃可怕。他宁愿得罪宁海市委书记,也不愿意得罪隐国的一个奴才。

况且,唐会长还告诉他,那江雪背后的人,是隐国一个特别重要的成员。

他现在,哪里还敢去找江雪的麻烦,哪里受得起江雪的道歉。

江紫也是一脸迷惑,不知道这闹哪样。

昨天,妹妹明明说得罪了这个刘会长啊,还发动一家人去找关系呢。

怎么现在,这刘会长是这个态度?

不但不找麻烦,反而还给自己的妹妹道歉?

"对了,难道是昨天找的关系发挥作用了?"江紫暗道,"可是,是谁找的关系,找的谁呢?让这刘会长这么害怕?"

"咳咳~~~~"而就在此时,突然间,那病床上的张婕,突然又咳嗽了起来。

接着,她的身体,像是发羊癫疯一样,口里直接吐出白沫来,然后,双眼一番,又晕了过去。

晕过去以后,身体之中,那脸上的淤血又开始淤积,手臂和双脚,又开始水肿。

"这是怎么回事?"刘建军大惊,忙质问贺主任:"贺主任,你刚才不是说没事了吗?"

贺主任还有江紫等其他医生,也都无比震惊。

几名医生此时,根本顾不上回答刘建军,而是连忙抢救那张婕。

可是,这种症状,他们以前从没遇过。

他们忙活了许久,那张婕都没有好转,而且,各项生命指征,都在下降。

"这…"贺主任都发慌了。

"好你个贺主任,好你个心内科的医生,亏我这么信任你们,原来,都是一群庸医!要是我老婆,有个三长两短,你们等着通通下岗,等着坐牢。在场的诸位,一个都别想跑!"刘建军也是太焦急了,居然说出这样的狠话。

贺主任还有江紫以及其他医生,脸色都是惨白。

刚才她们还信誓旦旦的说人家已经没事了,但是瞬间,又发生了这种情况。

"对了,对了,按照刚才何金银的办法,说不定可以救她。"此刻,江紫第一时间,想到之前何金银救那张婕的情形。

"可是,我们都不会推拿啊。"另外一个医生说道。

"是啊,胡乱推的话,说不定会加重他的症状。"

"要不,再去把何金银给请回来,让他救人?"

"……"

此刻,有人建议,再次把何金银给请回来救人。

贺主任听到这话,脸色无比惨白。如果现在去请他回来救人,这事要是传出去,那么,她们科室乃至她们医院的名誉,估计都要扫地。

而且,现在去请,人家还不一定愿意来啊。

但是,如果不去请,这个病人,她们根本没有办法救回来。

如果这是一个普通病人,那么,她们还可以推脱一下,死了就死了。但是,这个病人,她的老公可是刘建军。

他可是宁海商会副会长啊,刚才他也放了狠话,如果他老婆救不回来,要让她们所有人都下岗,都坐牢!

相比下岗和坐牢,那么名誉,也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好,好,赶紧去找那何金银!!"贺主任赶忙说道。

"对,去找何金银。他要再多的钱,我都给,一定要把我老婆给救回来。"刘建军也大声说道。

江紫连忙脱下白大褂,说道:"我直接开车去请他!!"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