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金琉璃集团滨北市总部大楼。

劳斯莱斯幻影轰鸣一声稳稳停下,一只白嫩小手缓缓推开车门,紧接着车里探出一个头发乱糟糟、穿着大裤衩和发白背心的男人,一双塑料拖鞋被他踩的嘎吱嘎吱响。

"这就是金琉璃集团的总部大楼啊……"

真气派。

啧,有钱就是好。

"罗先生您稍等我下,我停好车马上过来。"

"好嘞。"

罗文扫了眼身后转动方向盘的女人,咂了咂嘴移开了视线,站在大楼门口东看西看。

这女人虽然单讲身材和面容都是极品,但刚才在车上,罗文却得知她就是滨北市赫赫有名的冰山女总裁凌清霜,也是掌控着金琉璃集团第一话语权的女人。

这种强势的女人就不是罗文的菜,他也知道自己厚不住,根本没敢往别的地方想。

"你好先生,请问找谁?"

门口保安一身齐整制服,见罗文迈着八字步东摸摸西看看,身边又没有别的人,走上来恭敬地敬了个礼。

"哦哦,你好啊,我是来找秦叔的。"

罗文挠了挠后脑勺笑道。

大公司的保安就是不一样啊,看到自己穿这么破都那么恭敬。

罗文在心里暗暗点头。

"秦叔?"

保安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了番罗文,皱眉问道,"不知道先生要找的是后勤部的秦文庆,还是销售部的秦舒,或者是业务拓展部的秦安明?"

看着罗文这副穿着打扮,保安根本就没往总公司秦总的身上去想,所以也没说到秦总。

"额……"

罗文有点傻眼。

这他可怎么说?

秦叔似乎也没告诉过自己,他是个什么职位啊?

"先生?"

"我也不太清楚,这样吧,我把他电话给你,你查查看?"

罗文想了想说道。

"可以。"

保安点头,不过表情却在看到罗文诺鸡鸭上那串号码时猛地一变,下一秒脸色迅速转黑,语气也变得冰冷起来:

"先生,您确定这是您那位秦叔的电话?"

"是啊,我刚还给他打过电话呢。"

"还给他打过电话?别逗了小子!我们秦总的手机号码官网一查就有,真以为耍点小聪明就能进去了?"

保安斜了眼罗文冷哼道,下一秒,清脆的女声悠悠响起:

"小罗,你在干嘛?"

"凌总。"

保安闻声扭头,然后连忙邀功似说道,"您来得正好,这个小子图谋不轨,拿着秦总的电话就想混进去,被我拦下来了。"

"……图谋不轨?"

凌清霜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沉默了下才道,"这位是罗文罗先生,是秦总的贵客,刚刚由我亲自接到公司。"

唰。

"您、您是说?所以他--"

话音刚落,保安小罗的脸皮就猛地一抖,瞪大眼见鬼一样看着罗文。

"对不起啊罗先生!我……我不知道您是秦总的贵客!是我有眼无珠,是我嘴贱!罗先生您大人大量,别记在心上,就、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好歹是见过大场面的,小罗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干了件多脑残的事,连忙开始给罗文道歉,甚至还想抬手扇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过了几秒,他僵硬地抬头看向罗文,却发现后者根本没有阻止他的意思,只是一脸兴致勃勃地盯着他。

"没事,我就想看看你能一口气扇自己几个嘴巴子。"

见小罗看自己,罗文还毫不掩饰地做了个请的姿势,"来,开始吧。"

"罗先生……"

"好了别闹了,这么大动静,公司还要不要上班了。小罗你先回去吧,半小时后让保安部来总裁办公室开个会。"

小罗的嘴唇蠕动着,一时居然愣在了那里,还好凌清霜看不下去了开口,才把气氛调回来。

"我还以为真是个狠人呢。"看着小罗一口气跑远的背影,罗文咂咂嘴,露出一副有点遗憾的表情,紧接着喊道,"喂喂,凌总你别走这么快啊,等等我!"

总裁办公室。

跟在凌清霜后走入房间,罗文本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超级奢华的办公室,谁知道房间里只有一张低调到极致的红木桌子,一套红木沙发,再加一盆富贵竹,连一件镶金带银的装饰都没有。

黑色的转椅缓缓转动,一个气质沉稳的中年男人坐在椅子上看向罗文。

不过当看到罗文身上穿的衣服时,他眼角微抽,轻咳声伸出手跟罗文握了下:

"您好,罗先生,我是与您通过电话的秦祝权,您可以叫我秦叔。"

"秦总,人送到了,我先走了。"

这时凌清霜在一边说道。

秦叔点头,目光淡淡打量罗文,"不知道罗先生您现在,对您父亲的印象还剩下多少?"

"没多少。"

罗文摇摇头,"我妈说我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烧坏了脑子,所以我只有六岁之后的记忆。我爸好像也是在我生病的时候离开的。"

"您说的母亲,是温仪吗?"

"是啊。"

罗文也不意外,这个秦叔既然都能查到他的电话和学校,那了解自己的家庭也很正常。

"很抱歉罗先生,她并不是您的真正母亲。"

"什么?"

"您的亲生母亲死于当时的一场车祸,您也因此受了重伤,罗总非常悲痛,但之后却发现这场车祸是人为造成的,因此,他认定有人要暗中害他,为了保护您,才让保姆温姨带您离开。"

秦叔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十指交错,目光复杂地看着罗文,"您口中的温仪,就是当年罗家的保姆温姨。"

"这样啊……"

虽然有点意外,但罗文对这个没多大印象的老爸也没什么感情,只是出于本能有点怔神。

秦叔没再多说,而是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

"是的罗先生。接下来我会给您办理遗产交接手续。不过罗先生在去世前交代过了,作为他唯一的法定继承人,您虽然在法律上完全有资格继承这笔遗产,但如果您不能通过他留下的三个考验,他宁愿将这笔巨额财产捐献给社会。"

"所以,您目前能动用的只有我昨天给您转的三千万,多余部分的金额都要算作向公司借的,需要按市面上的利率计费使用。不过您刚才让我取的那一百万可以不算,就当我额外送您的。"

"哦。"

罗文点点头,不过想也是,毕竟他都跟那个便宜老爸分开二十多年了,突然接手这么大一笔钱总要有点波折,不可能是白拿的:

"那,哪三个考验呢?"

"第一个考验,从现在开始,您需要在一个月内花光这三十亿。"

秦叔说道,同时递过来一张通体黑色的卡片:

"一个月后,这张卡里如果还有一块钱的存款,考验就算失败,您父亲的这笔遗产会被全额捐献!"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