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听着,要不是姐姐求情,本小姐绝对让你这个心术不正的穷光蛋坐穿牢底!"

王雪昂起雪白的脖颈,斜视着秦余,满脸厌恶道:"但如果一年之内,凑不够五十万的补偿费,谁替你说情也没用!"

"就算砸锅卖铁,我也一定会凑齐赔偿费!"

秦余苦笑着低下头,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

五十万对生活拮据的他来说,虽然是一个天文数字,但巨债总好过坐牢。

坐牢那可是一辈子的污点。

"做什么不好,非要当小偷,还敢来偷本小姐的东西,不知死活的穷光蛋!"

王雪看着秦余瑟瑟缩缩的样子,又一次被点燃了怒火,"没有当小偷的胆子,还干偷东西的勾当,活该是个穷光蛋!"

骂得解气了,她后退两步,秀手在琼鼻前扇了扇,表情充满了鄙夷和轻蔑。仿佛呼吸秦余周围的空气,都是对她这位大小姐的一种侮辱。

"大小姐您教训的是,我以后肯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王雪虽然是千金大小姐,但骂人的样子和泼妇差不多,秦余听得火冒三丈,却又只能忍着怒气,心里别提多憋屈了。

他早就说过,首饰不是自己所偷。

可王雪不听,非说东西在他身上就是人赃俱获。

要不是惹不起对方,秦余真想撬开这个女人的脑壳子,看看里面装了什么浆糊。

若真是他偷的,还会傻不拉几地装进口袋里,等着被搜出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又想替自己辩解?"

王雪轻蔑地望着欲言又止的秦余,"当本小姐是傻子吗?能来这个聚会的非富即贵,只有你是个缺钱的穷光蛋。"

"你是唯一一个有偷首饰动机的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穷就是偷东西的动机?"

秦余面色微冷。

"不然呢?"

王雪环手抱胸,语气鄙夷道:"也只有穷光蛋,才会偷本小姐的首饰,用来换钱吧?"

"我知道了。"

秦余深呼吸几下,这才平复了心情。

原来在这位大小姐眼里,他有"作案动机"的原因,就是一个字,穷。

对此,他还能说什么?

穷是他唯一无法狡辩的事实。

大街上,天色阴沉沉的。

"五十万的赔偿啊……"

秦余揉了揉眉心,苦笑道:"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想起刚才在聚会上,被王雪毫不留情地喝骂,他脸上的苦涩更浓了,"早知道就不该听赵妮的话过来,女朋友没见到,徒惹一身骚。"

一个小时前,正在饭店兼职的秦余,突然接到女朋友的电话。

当时电话里,赵妮的语气惊慌,出于担心,秦余没有多想,按她的话匆匆去了那场全是上流社会的聚会。

结果刚进聚会,几个保安就抓住他,强行搜身。

当一件首饰从口袋掏出来的刹那,王雪不由分说,就给秦余扣上了偷窃的罪名。

若非王雪姐姐王柠不愿闹大,那个时候正一脸懵逼的秦余,恐怕已经进了警局。

"感觉有人在背后陷害我。"

站在街头的秦余,此时冷静下来,眉头微微一皱,意识到事情不简单,"这件事起因是赵妮,打电话问问她吧。"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听筒传来的提示音,让秦余捏着手机的手指一紧。

"难道真的和赵妮有关,是她陷害我不成?"

秦余脸色难看。

仔细想想,他前脚刚进聚会,后脚就被搜身,说是巧合都没人信。

"可是这样做,对赵妮有什么好处?莫非是她偷了首饰,嫁祸给我?"

"不,不会的!赵妮不是那种人!"

秦余猛地一个激灵,打断了这个不切实际的猜测。

他和赵妮在一起整整一年了,赵妮是什么人,他很清楚。

"别的不说,赵妮嫁祸的前提,根本就不成立。"

秦余摸着下巴,目光闪烁:"在聚会上,赵妮没有接触我的机会。"

他记得清清楚楚,进聚会的时候,只有一个男人碰过自己。

"唉……或许单纯是我运气不好吧……"

秦余摇了摇头,无声地叹了叹气,"与其胡思乱想,倒不如考虑考虑怎么还债……嗯?"

正往前走的他,步子一顿,视线惊疑地望着不远处拥吻的情侣,"那个女的,怎么有点像赵妮?"

"怎么会?"

秦余拍了拍脸蛋,哑然失笑,"赵妮怎么会背叛我?"

话虽如此,但他的脚下步伐,却鬼使神差地走到了一旁的矮墙后。

莫名的不安,让秦余生了一探究竟的心思。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情侣停下了热吻,衣服青年怀里身材妖娆的女人,逐渐露出了一张绯红的俏容。

"赵……赵妮?"

秦余站在墙后,紧紧盯着那张熟悉的俏脸,满脸的难以置信。

那个女人,竟然真是赵妮!

"怎么会?为什么赵妮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秦余看着不远处和公子的赵妮,整个人如遭雷击,大脑一片混乱。

"李哥,秦余那个蠢货,这次肯定完蛋了。"

街边,赵妮依偎在公子哥青年的怀里,含情脉脉的眼眸,流露出了一抹鄙夷,"幸好人家一直没踹掉那个穷光蛋备胎,这次总算是派上了大用场。"

"主要还是我的宝贝儿够聪明!"

油头粉面的公子哥嘿嘿一笑,伸手在赵妮的翘臀上拍了拍,"要不是宝贝儿及时叫那个蠢货过来,老子这次可就真栽了。"

"主要还是李哥你厉害,能想到让那个傻子顶包的计谋!"

赵妮面露崇拜。

"秦余那个备胎的作用也就这个了。"

公子哥哈哈大笑,语气满满的得意:"估计这会儿那个傻小子在监狱,还一脸懵逼的为自己申冤呢。"

"跟咱们没关系了,总算能彻底摆脱那个穷酸的备胎了。"

赵妮语气一松,脸上是不厌其烦的神情,"一想到和那个穷鬼拉过手,我就全身起鸡皮疙瘩,好恶心!"

"都过去了,王雪不会轻易放过那个傻子。"

公子哥摇头晃脑道。

"不过真是可惜了。"

顿了顿,他又一脸遗憾道:"王雪那个贱人警惕性太高,差一点啊。"

"差一点,就能顺理成章和王家搭上关系!"

"本来按照计划,我先偷走首饰,然后再帮她找回来,肯定能借机搭上王家……"

"什么?"

墙后的秦余听到这里,脑海犹如五雷轰顶,"我给别人当了替罪羊……"

"竟然真的是赵妮陷害我,还是和那个男人合伙起来,把偷东西的罪名扣到我脑袋上!"

"赵妮,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双目赤红的秦余,从墙后走了出来,他朝着不远处的二人怒吼起来,"你还有良心吗?"

"在一起这么久,我每天起早贪黑赚钱,就是为了买化妆品、买衣服和包讨好你!"

"结果到头来,我就是一个备胎?"

一个在关键时候,毫不犹豫用来当替罪羊的备胎!

秦余心底说不出是悲伤还是愤怒,只觉两行热流从眼角涌出。

"秦余?"

赵妮和公子哥闻声回头,看到泪流满面的秦余,皆是露出一抹慌乱,"你怎么在这里?你没坐牢?"

"看来你运气真不错。"

不过随后,二人就恢复了冷静,公子哥打量着浑身发抖的秦余,露出轻蔑之色,"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

"赵妮,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哪里对不起你?"

秦余死死盯着赵妮,语气悲怮:"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陷害我?"

"呵,你一个穷光蛋,配得上我的良心吗?"

赵妮翻了一个白眼,开腔道:"连个水果手机都买不起,背叛你怎么了?拿你当替罪羊又怎么了?"

"看到没,李哥给我买的水果手机,六千块钱一个!你这个穷光蛋买得起吗?"

她炫耀似的拿出一个崭新的手机,"你要是有钱,我会背叛你,拿你当替罪羊吗?"

"明明是你自己的错,却非要把过错赖在我身上,秦余你要脸吗?"

"我的错?"

秦余退后两步,一副三观尽毁的模样,"因为穷,所以你背叛、陷害我,就是理所当然?"

"是啊,你要是和李哥一样有钱,我会这么做吗?"

赵妮不屑一笑道:"归根结底,就因为你是个穷光蛋,所以活该被这样对待!"

"宝贝儿说的没错。"

李哥满脸骄傲地接过话茬,"况且能给我顶罪,是你这个穷光蛋的荣幸。"

"看看你这穷酸样,也就只配给李哥顶罪了。"

赵妮嗤笑一声,懒得多看秦余一眼,"别让我再看见你,穷鬼!"

"因为我穷吗?"

秦余看着轰鸣远去的宝马车,惨然一笑。

"我错了,什么矢志不渝,都是假的……"

"没有钱,一切都是扯淡。"

他低着头,双肩耸动,无声痛哭起来。

叮咚。

就在这时,连串的短信提示音响起。

秦余抹了把眼泪,缓缓掏出老旧的手机。

"恭喜秦余完成考验,解除禁制,恢复秦家继承人身份。"

"已向继承人账户打入本月零花钱一亿。"

"其余秦家继承人福利,请前往牡丹银行贵宾室领取。"

"农业银行:尊敬的客户,您的账户余额为100000010.2元。"

一条条短信通知接踵而来。

"终于不用当穷人了。"

秦余看着短信中的银行卡余额提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赵妮,如果你看到我现在的银行卡余额,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他从来都不是穷光蛋啊。

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告诉他,秦家是豪门。

只是因为扯淡的家族制度,秦余不得不一直过着贫穷的生活,直到二十岁完成考验。

本来,他是想在解禁后,给赵妮一个惊喜。

考验结束,秦余自然而然会恢复秦氏继承人的身份。

而赵妮作为他的女人,便是华国乃至全球顶级豪门秦家的阔太太。

可惜的是,赵妮错过了这个机会。

"赵妮,你不是爱慕虚荣么,如果知道了我是豪门继承人,会不会跪下来求着复合?"

秦余露出狞色,紧紧攥住了手机。

叮铃铃。

秦余正想得出神,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喂,安雅?"

秦余接过电话,勉强露出一缕笑容。

安雅是他的同学,算是他大学生涯为数不多的朋友。

"你快点来上课啊!这节课是老鬼的,你不想被他骂吧?"

安雅坐在教室后面,小声道。

"老鬼的课?"

秦余浑身一个激灵,"我马上过去……"

"不对,我急什么?"

但随即很快他镇定下来,"我现在可是零花钱过亿的阔少,还怕一个老鬼?"

"我马上过去。"

秦余挂断电话,脚步却是往学校反方向的金华服装方向走去。

金华服装是知名的服装连锁店,算是知名品牌了。

现在的秦余,可是正儿八经的阔少,为了配得上阔少身份,换一身行头必不可少。

他要过上阔少的奢靡生活,让赵妮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悔青肠子。

"这就是金华服装啊。"

秦余提着从ATM取出的十万人民币,走到了装潢华丽的大型服装商场门口,发出了惊叹。

商场入口进进出出的行人,每一个都穿着不菲,一看就知道是社会白领精英。

"先生您好,请问要买什么衣服?"

商场大厅内,一个店员面带笑容地迎上进门的秦余。

只是当她走近,发现秦余穿着打扮普通后,脸上的笑容一凝。

她看得出来,秦余不像是有钱人,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金华服装可是高档服装店,这种穷酸的乡巴佬也配进来?

"先生,如果你不买衣服,还请离开!"

店员语气冰冷地呵斥道。

"买,怎么不买?"

秦余四处张望了一下,有些奇怪店员的态度,但也没多想,他豪气万丈地挥挥手,"把你们这里最贵的衣服,给我打包了!"

"最贵的衣服?"

店员眼角一抽,她上下打量着秦余,露出讽刺的笑容:"就凭你也想打包最贵的衣服?"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