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龙跃酒楼会议室。

"听着,一会儿有两位贵客来咱们酒楼,对方预订的是顶级包厢。"

经理王福挺着大肚子,对手下人吩咐道,"你们务必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一定要让贵客感受到咱们的诚意和热情!"

"是,经理!"

所有人虎躯一震,面露兴奋。

顶级包厢最低消费188888元,已经很久没有人预订过了。

能为了一顿饭花将近二十万,这种人绝对是富豪。

"经理,两位贵客是谁啊?"

大堂经理张峰,小心翼翼地问道。

"预订的是一个青年。"

王福想了想秦余的模样,说道:"总之你看到一对年轻男女,就赶紧迎上去!"

"是!"

张峰连连点头。

与此同时,酒楼大厅。

"你别太过分了!"

安雅怒气冲冲,"这家酒楼又不是你开的!你凭什么让我们走?"

"抱歉,李少是我们酒楼的常客,宾至如归是我们的服务宗旨。"

服务员微笑道,"李少的意思,就是我们酒楼的意思。"

"快来舔啊!"

李少欠揍地坏笑一声,抬起脚来。

"秦余,我们走!"

安雅粉面含霜,可对李健又没辙,只能憋屈地拉起秦余的手,准备离开。

"走?为什么要走?"

秦余反握住安雅,轻轻一笑道:"咱们是来吃饭的,饭还没吃,怎么能走?"

"还是秦余有眼色嘛。"

赵妮讥笑道:"乖乖帮李少舔鞋子,一切都好说。"

"安雅,你要向秦余多学习啊,穷人就要有穷人的样子,向李少低头就对了。"

"秦余,你是不是疯了?为了吃饭难道要给李健擦鞋子?"

安雅误会了秦余,听到赵妮的讥讽,忍不住指责道。

"别生气,美女。"

李健望着怒气冲冲的安雅,目露淫色,"你不用舔鞋,只要答应跟我睡一觉就成。"

"该死的贱人!"

赵妮听到这话,顿时咬牙切齿,她不敢忤逆李健的意思,只能死死盯着安雅,目光仿佛淬了毒:"能被李少看中,是你这个穷女人天大的福分!"

"还不赶紧过来脱衣服,让李少好好欣赏欣赏你的身体?"

"这个主意好!"

李健兴奋得舔了舔嘴唇,"美女,来跳支脱衣舞,我不仅让你进包厢吃饭,还保证只要你直播,就必定打赏两个火箭!"

"这种待遇很诱人吧?秦余那个穷鬼能给你吗?"

他轻蔑看了眼秦余,"秦余,听说你是这位美女主播的朋友,不知道你这个穷鬼,能给开个包厢吗?"

"你能给美女主播打赏两个火箭吗?"

可惜,李健不知道秦余就是那个打了他脸的"我中了彩票",还是预订了这家酒楼顶级包厢的贵客。

"本来不想惹是生非,但你们让我生气了。"

秦余拉着安雅站到了身后,他冷冷望向李健和赵妮,语气冰冷:"你们敢动安雅一下试试?"

"怎么?要玩英雄救美啊,怂蛋?"

李健横了眼秦余,嘲讽一笑:"你有几斤几两自己不清楚?"

他故意用手指,在秦余胸口狠狠戳着,"来啊,来打我啊!你敢吗,穷光蛋?"

"别逼我!"

秦余眼睛一眯,冷色乍泄。

他可是顶级豪门继承人,还会怕一个小小的李健?

"你们在干什么?"

大堂经理从远处走了过来,他看得出秦余和安雅打扮普通,便对他两个厉声呵斥道。

"大堂经理?"

秦余冷色一凝,随即恢复平静。

王福之前在电话里提过,会让大堂经理来迎接,"这个人应该就是大堂经理张峰吧?"

"张经理……"

他正打算开口,却被李健打断。

"张经理,别来无恙啊。"

李健熟稔地跟张峰打起招呼。

他经常到酒楼吃饭,和大堂经理关系不错。

"李少,又来吃饭?"

张峰走过来,和煦地点点头,眼神略带审视:"一男一女,看来贵客就是这两人了。"

想到这里,他露出愈发和煦的笑容,语气也变得谦恭,"李少最近发财了啊。"

"啊?"

李健一愣,反应过来,便以为张峰是开玩笑,没有多想,二人寒暄起来。

"你们二位是……"

张峰说了两句闲话,疑惑地瞟了眼秦余,露出淡淡的鄙夷,"来吃饭的?"

"两个穷酸乡巴佬,跟我有点过节,非要赖在这里不走。"

李健邪邪一笑道。

"既然李少看不惯他们,那就赶出去好了。"

张峰挥了挥手,对身后的两名保安吩咐道:"把这两个土包子赶出去,李少是我们酒楼的贵客,别扫了贵客的兴。"

大堂经理在酒楼权力不小,平时对李健的态度爱搭不理。

不知为何,今天张峰语气意外的好,尤其是最后那句话,听得他一阵舒爽,仿佛吃了蜜一样。

"来者是客,我们是来吃饭的客人,你凭什么赶我们走?"

安雅怒道。

龙跃酒楼的大堂经理,竟然也是如此势利眼,着实让人心寒!

"李少是我们酒楼的常客,也是贵客。"

张峰整理了两下衣领,居高临下道"你们坏了贵客的心情,所以只好驱逐了。"

"再说了。"

他微微一顿,语带讽刺道:"我们酒楼不缺你们那几百块钱的消费。"

"哈哈哈!"

听到这话,赵妮和李健笑得前仰后合,"张经理,人家好歹也有一两万的身家呢,你怎么能说人家消费几百块钱?"

"原来还有一两万的身家?"

张峰一怔,随即望着面色难看的秦余和赵妮,语气诚恳,面带戏谑:"当然了,我们酒楼也不缺你们那一两万块钱的消费。"

一两万也就最低级的包厢,和188888的顶级包厢比起来,就是毛毛雨。

"张经理,你说话真有趣,哈哈哈!"

李健都快笑死了,这张峰讽刺人可真有一套。

"好了,是你们自己走,还是保安请你们走?"

博得李健欢心,张峰心底得意极了。

他能够想象,招待好李健这位贵客,上面的奖励定然不会少。

"我在你们酒楼订了包间……"

秦余面色铁青,他看了眼身边忍怒的安雅,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

"先生,我们酒楼的包间,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预订的,所以你没必要拿这个吓唬我。"

张峰嗤笑一声,秦余就是个穷酸土包子,还预订包厢,连最普通的套餐都吃不起吧?

"说起包间……"

他回过头,恭敬地对李健说道,"李少,您预订的顶级包厢,已经准备就绪了。"

"顶级包厢?最低消费188888元的顶级包厢?"

赵妮惊呼一声,双手捂住嘴唇,眸底异彩连连地看向李健,"李少,这是您给我的惊喜吗?"

"什么顶级包厢?"

李健一脸懵逼,张峰这话什么意思?

他哪里来的钱预订顶级包厢啊。

一顿饭最低消费188888元,他又不是傻子,为什么要预订那个?

"不是……嗯,对。"

但迎着张峰恭维和赵妮崇敬的目光,虚荣心得到满足的他,话到嘴边就变了味,"就是我预订的。"

"这是我给你的惊喜,喜欢吗?"

李健摸了摸小鸟依人的赵妮,语气装逼十足。

"李少,你太帅了!"

赵妮感动到无以复加,星星眼闪烁,这一刻她对那个"我中了彩票"的勾搭心思,都淡了几分。

没想到,李健竟然舍得花这么多钱,就为了给她一个惊喜!

"李少慷慨解囊为佳人,实乃男人典范。"

张峰微微躬身,语气恭维。

"你确定那个顶级包厢是他开的?"

秦余冷冷出声了,他紧盯着张峰,"你确定没有搞错?"

之前他预订的时候,王福说过龙跃酒楼,只有一间顶级包厢。

所以,李健从哪里预订顶级包厢?

很明显,这个张峰搞错了恭维的对象!

"你怎么还不滚?"

有李健的慷慨在前,赵妮对秦余这个穷鬼的观感愈发差了,"麻烦穷光蛋滚出去好吗,你污染到李哥给我准备的惊喜了。"

"顶级包厢不是李少开的,难道是你这个穷鬼开的?赶紧滚!"

"走吧,秦余。"

安雅扯了扯秦余,她觉得今天的秦余有些不对劲。

顶级包厢不是李健开的,就能成他开的了?

"为什么要走?李健侮辱了我们,难道就这么一走了之?"

秦余不为所动,李健和赵妮侮辱了安雅,他不可能一声不吭地咽下这口恶气。

既然李健和赵妮喜欢把脸凑过来,那他就不介意狠狠抽回去。

"张经理,我很确定预订包厢的人,不是李健。"

秦余指着面色微变的李健,"因为预订级包厢的人,是我秦余!"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