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你知不知道我们金华服装的衣服多贵?"

店员嗤笑一声,鄙夷的语气不加掩饰,"就你这种穷酸乡巴佬,别说最贵的衣服,就算是我们店里最便宜的袜子,也不是你能承受的巨款!"

"捡垃圾就去垃圾堆,拿着你的垃圾袋滚出去!"

"你让谁滚出去?"

秦余双眼微眯,冷光乍泄。

"废话少说,你走不走?不走我喊保安了!"

店员叉着腰,没有丝毫畏惧。

她轻蔑地瞥了眼秦余,"捡垃圾捡得脑子坏掉了?听不懂人话?"

秦余面色阴沉,他提着塑料袋的手,微微颤抖,这意味他怒了。

堂堂金华服装,竟然会有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店员。

"安瑶啊,你们商场档次越来越低了啊。"

这时,一个大腹便便的西装男人负手走了过来。

"哎哟,原来是王先生,贵客啊!"

服务员闻声,顿时扬起了笑脸,小跑着迎上前去。

这位王先生每次来商场,出手都相当阔绰,称得上贵客。

"张瑶啊,你们金华服装怎么格调越来越低了?"

王先生点点头,瞟了眼秦余,不满道:"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给放进来。"

"王先生您放心,我这就赶他走!"

张遥低头哈腰,向王先生露出胸口的雪白,露出谄媚的笑容,"您别生气嘛。"

"那你快点,我这次来,要多买几件衣服,最少花个一万。"

王先生瞟了眼张瑶衣领内白腻的肌肤,脸上的不喜淡了几分,看向秦余的眼神,充满了挑衅和炫耀,"毕竟,一万块钱也不是什么大数目。"

"不愧是王先生,出手就是阔绰。"

张瑶听到王先生的话,呼吸变得急促。

卖出一万块钱的衣服,她的提成相当可观。

"乡巴佬,赶紧滚出去!"

张瑶想到不菲的提成,猛地回头指着秦余,厉声道。

"我为什么要滚?"

秦余阴沉着脸。

"因为你一身的穷酸味,玷污了我这个贵客。"

王先生昂着下巴,傲慢道:"穷光蛋,金华的档次,你这个下等人配不起。"

"捡垃圾的乞丐,别在这里脏了我们金华的空气!"

张瑶脸上满是厌恶之色,她掩鼻退后了两步,拉开了和秦余的距离,"赶紧滚出去!"

"下等人?捡垃圾?"

秦余扫了眼张瑶和王先生,"一个哈巴狗,一个肥猪,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装逼?"

"一万块钱算个屁!"

二话不说,秦余冷冷一笑,提起手中的塑料袋,就往张瑶脑袋砸了过去。

"啊!你干什么?你是不是疯了!"

十万块钱沉甸甸的,张瑶猝不及防,被砸得一个趔趄。

粉色的发夹掉落,她的长发散落,披头散发的模样,犹如一个老巫婆。

"穷光蛋,你完了!你死定了!保安,把这个穷光蛋扒光了扔出……"

张瑶一脸怨毒地尖叫起来。

秦余这个穷光蛋竟然敢拿垃圾扔她,等着被保安扒光衣服吧!

"这……这是什么?"

结果,她话没说完,就看清了地上那一沓又一沓的现金,眼睛都瞪圆了。

"怎么,狗眼看人低久了,钱都不认识了?"

秦余讥笑两声,问道:"需不需要我再扔你一次?"

"客……客人……"

张瑶被地上最少七八万的现金震惊到了,反应过来后,对秦余露出僵硬的笑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七八万块钱,就这么随便地扔到地上,她算是明白过来,秦余才是真正的有钱人。

"贵客啊!"

张瑶双眼放光,她直接无视王先生难看的脸色,带着一阵香风靠近秦余,微微弯腰,露出胸前的波涛春光,娇声道:"先生,您要买点什么啊……"

"收起恶心的笑容。"

秦余不为所动,面带讽刺,"我这个捡垃圾的穷光蛋受不起。"

张瑶这种普通姿色的女人,对亿万资产的他来说,档次远远不够。

"先……先生……"

张瑶笑容一僵,搔首弄姿的动作尴尬地停了下来。

她没想到秦余这么直接,不过随即就恍然。

秦余这样的有钱人,什么美女没见过,哪里看得上自己?

"完了,这次把贵客得罪狠了!"

张瑶低着头,不敢看秦余,心里后悔到了极点。

她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这个扮猪吃虎的大佬?

"把你们经理叫出来。"

秦余淡淡道。

他最见不得势利眼,这个张瑶算是撞枪口了。

"先生,不要啊……"

张瑶看到秦余眼底的冰冷,吓得浑身一哆嗦,她没想到秦余竟然根本不打算放过自己。

要是闹到经理那边,她的工作绝对保不住!

"先生,不要告诉经理,人家错了……"

张瑶噙着泪,可怜兮兮道,"人家会丢掉工作的……"

"人家……人家可以无偿为先生提供任何服务……先生不要啊……"

她使出浑身解数,摇臀扭腰挺胸,暗示的语气,充满了诱惑,配上那张姣好的面孔,让人血脉喷张。

"关我什么事?"

张瑶这种狗眼看人低的点员,秦余多看一眼都不愿意,他冷冷扯动嘴角,"我只是一个捡垃圾的穷光蛋而已。"

"……"

张瑶小脸一白,知道色诱这条路是走不通了,她只能求助地看向王先生,希望对方能为她说句话。

"这小子是富二代啊,十万块钱说扔就扔……"

王先生忌惮地看着秦余,地上十万现金的冲击感,让他面色难看。

想起刚才的炫耀,再看地上随意散落的十万现金,他只觉脸皮发烫。

装逼不成反被草。

"这种富二代,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王先生暗暗点头,面对张瑶泪光盈盈的求救,直接选择了无视。

张瑶见状,脸色苍白如纸,神情绝望。

没有王先生说情,秦余不会放过她,经理更不会。

"发生了什么?"

大厅这边的动静,终于是惊扰到了商场经理。

西装革履的精英男人,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慢慢走了过来,"张瑶,怎么回事?"

他瞥了眼打扮穷酸的秦余,露出微不可查的鄙夷。

"经理,又见面了。"

还不待张瑶张口,王先生就上前去,熟稔地打了个招呼,"是这样的。"

他说清了来龙去脉,同时避重就轻,变相地把自己摘了出去。

"是这样么,先生?"

经理推了推金丝眼镜,瞥了眼地上一沓沓的钞票,眼底闪过一抹惊异,随后慎重地看向秦余,"王先生所说属实吗?"

对随便扔十万块钱的秦余,他不敢有丝毫轻视。

一个穷酸的青年,竟然能随便扔出十万块钱,真是应了那句人不可貌相的老话。

"监控录像可以看,经理自行判断。"

秦余懒得多说。

"张瑶,是这样么?"

经理回过头,冷冷看向小脸煞白的张遥。

不用多说,他其实心里已经有了谱。

"经理,我错了……您饶我一次吧……"

张瑶嘴唇哆嗦。

"抱歉,金华不需要狗眼看人低的店员,你被解雇了。"

金丝眼镜折射冷光,经理毫不留情道。

"经理……不,贵客,贵客,不要啊……"

张瑶哪里还有刚开始的嚣张跋扈,这会儿恨不得把秦余当祖宗供起来,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秦余扑过去。

"放肆!谁允许你碰贵客了?"

经理拉住张瑶的手,狠狠将她甩到一边,眼底冷光肆虐:"赶紧滚!不然别怪我心狠手辣!"

"我……我……"

张瑶被经理的眼神盯得头皮发麻,她不敢再吭声,只能一脸惊惧地向大门跑去,背影狼狈不堪。

"这件事就算了。"

秦余见状,气消了大半,挥挥手,"带我去看衣服。"

"好!客人这边请。"

经理略带恭维地引路。

不久后,商场门口。

"换上十万一套的衣服,就是感觉不一样。"

秦余穿上新衣服,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心情愈发畅快,"有钱就是好啊。"

"贵客您下次再来哈!"

经理站在后面,小心翼翼道。

"嗯。"

秦余不冷不淡地点点头。

"小兄弟!"

秦余正准备回学校,那位王先生便追了上来,笑容满面道:"小兄弟,这是我的名片,相遇就是缘分,有时间一起聚聚。"

"哦?龙跃酒楼?"

秦余接过名片,眉头轻挑,"好,有时间一定过去捧场。"

龙跃酒楼在本市算是档次不错。

当然了,对于现在腰缠万贯的秦余来说,和路边摊没什么两样。

"好好好。"

王先生把秦余的淡然看在眼里,暗暗心惊,"这个年轻人十有八九是个大少爷,龙跃酒楼看样子都入不了对方的法眼,必须交好!"

想到这里,他的态度,已经悄悄带上了恭维。

二人寒暄了几句,便分道扬镳。

"回去上课。"

秦余掂了掂手里的塑料袋,面露得意之色,"老鬼要是再敢多bb,看我拿钱砸不死他!"

为了安抚秦余,金华经理忍痛自掏腰包,把店里最贵的衣服给他打包了下来。

对此只能感慨一句,有钱真tm好。

"报告!"

寂静的教室内,秦余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这道题有谁会做?"

秃顶的中年男人,站在讲台上,看都不看秦余,自顾自地上课。

气氛有些尴尬,班级的学生,都像看笑话似的望着门口秦余。

"老师,有同学喊报告!"

一个扎着马尾的漂亮姑娘,蹭一声站起来。

她就是安雅。

"你坐下。"

秃顶老鬼对安雅摆摆手,随后才慢悠悠转过身,"秦余,你是学生还是捡破烂的?"

他放下课本,不咸不淡道:"上课十分钟了,你又因为捡垃圾迟到。"

"噗嗤!"

班里的学生,发出一阵愉悦的偷笑声。

"秦余,快给老师看看,这次你又捡了什么宝贝!"

赵大宝扫了眼秦余手里的黑色塑料袋,故意起哄道。

"没什么。"

秦余忍住了把十万现金扔到赵大宝和老鬼脸上的冲动。

"回座位去。"

老鬼扯了扯嘴角,不屑道,"别碍我的眼,穿一身新的地摊货,跟只猴一样。"

他没认出秦余衣服上的金华标志,只以为秦余的衣服,还和以前一样,都是廉价的地摊货。

"十万块钱的地摊货?"

秦余提着塑料袋,动了动嘴唇,却是没有说话。

说了也没用,老鬼和窃笑的同学们可不会信。

慢慢坐到座位上,秦余疲惫地望着窗外出神。

等他回过神,老鬼的课已经结束了。

"秦余,你怎么了?我看你不太开心。"

前面的安雅转过来,关切地问道。

"我没……"

秦余本来想说没事,但看到安雅明眸善睐的脸蛋,下意识就说了实话:"赵妮,我女朋友……她……跟别人好上了,因为我穷。"

替公子哥顶罪这件丢人事,他倒是没好意思提。

"什么?"

安雅听完秦余的话,顿时火冒三丈:"这个赵妮果然不是好东西!她怎么可以这样对你?"

"劲爆消息啊!大家注意啊!"

偷听到二人对话的赵大宝,一溜烟窜到了讲台上,兴奋地扯开了嗓子喊:"号外号外!秦余因为穷,被他女朋友给绿啦!"

"哇!"

班里一片哗然,齐齐望了过去,看着秦余的目光,有怜悯,也有戏谑。

"秦余,你不是豪门公子吗,怎么会没钱?"

有人故意问道。

秦余面色难看,没有接话茬。

以前,他沉不住气,受不了赵大宝的调侃,当着全班的面,吼了声自己是豪门公子。

所以,他就成了全班的笑柄。

"够了!你们还有没有一点同情心?"

安雅听不下去了,一拍桌子站起来,愤愤道:"秦余已经够可怜了,你们能不能闭嘴?"

"同情?"

赵大宝翻了翻白眼,"谁都知道赵妮是校花,秦余一个穷光蛋,哪里配得上校花?"

"秦余没有点自知之明,被绿难道不是他活该?"

赵大宝越说越来劲,口沫飞溅,"秦余几斤几两,他自己不清楚啊?"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