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王雪和安雅不明所以,见秦余不像是开玩笑,三个人没有多说,钻进剐蹭了劳斯莱斯的宝马,匆匆离开荣盛广场。

"到底怎么回事?"

路上,安雅按捺不住,问道。

"我让朋友用伪音装出那个富二代他父亲的声音,吓了吓那个草包。"

秦余肯定不能实话实说,便瞎扯了一个借口敷衍道。

"可是……"

安雅听得一头雾水,且不说秦余什么时候认识了会伪音的朋友,他又怎么知道富二代陈阳父亲的电话号码和声音?

"没什么可是!我就知道,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

握着方向盘的王雪冷哼一声,打断了安雅,她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秦余,满脸鄙夷:"穷光蛋也就只能玩这些不入流的把戏了,难怪要赶紧离开荣盛广场,是怕那个富二代察觉不对劲,转过头来兴师问罪吧?"

"是啊,毕竟人家可是荣皇娱乐的少东家。"

王雪虽然瞧不起自己,但却变相替他打了掩护,因此秦余也没有生气,还和气地笑了笑,附和道,"我只是个穷光蛋,唯有出此下策了。"

"怪不得能当小偷,满脑子都是坏水!"

王雪嘀咕了一声,想到之前的话,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跟秦余这个人品不正的穷光蛋做情侣,还不如直接杀了她。

"好歹是我救了你,这态度有点不对吧?"

秦余听到了王雪的嘀咕,撇嘴道。

"救了我又怎么样?"

王雪咬了咬嘴唇,不服气道,"最多和你偷我东西这件事扯平,有什么好得意的?"

"况且被你这个穷酸的小偷,用这种下作卑鄙手段救下来,我还觉得丢人现眼!"

她翻了个白眼,一脸的轻蔑和讽刺,完全没有把秦余当恩人。

"你的首饰,不是我偷的。"

秦余神色冷了下来,这个女人还真是令人讨厌,不识好人心。

要不是他让老管家出手,王雪这会儿估计都被陈阳压在床上了吧?

"证据呢?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不是你偷的?"

王雪冷冷反问道。

"自己听。"

秦余懒得多说,拿出手机播放了赵妮在人工湖畔的录音。

"偷首饰的明明是李健!"

"是李健又怎么样?"

"谁让李健掉包首饰的时候,你没有察觉呢?"

"现在王雪那个傻子,认定你就是小偷,那你就永远是小偷!"

"我和李健陷害又如何?有本事去告我们啊,有证据吗?"

"想让我闭口不语,那就在三天之内拿出二十万,不然就等着被人人喊打吧!"

"什么?"

王雪一脚踩中刹车,录音里这个女人的声音,她记得一清二楚,是李氏集团私生子的女人赵妮!

当时发现首饰被偷后,就是赵妮说可以让小偷自投罗网!

"赵妮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恶毒!"

安雅听得火冒三丈。

"现在明白了吧?"

秦余关掉录音,"还说是我偷了首饰吗?"

"我……"

听了录音,王雪哪里还不明白,她分明就是被赵妮和李健合伙给耍了!

"那个贱人,还敢叫我傻子!"

王雪气得浑身哆嗦,她堂堂王家千金,竟然被人耍得团团转,还冤枉了好人!

"李健偷首饰的本意,是希望借此来搭上王家的关系。"

秦余不咸不淡地加了一句,"可惜这句话我没有录音。"

"好一个李健!"

王雪脸色发青,听了秦余的话,瞬间想通了其中关键,"我没有因为私生子身份看不起他,那个王八蛋却想着怎么算计我!"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回头就澄清一切!"

她满脸愧疚地看着秦余,"你不用管那个贱人的勒索,我会让她和李健付出代价!"

王雪惹不起荣皇娱乐的陈阳,但收拾李健和赵妮易如反掌。

"没事,你也是受害者。"

见王雪道歉干脆,秦余对她又有了些好感,语气缓和道:"不过,可以等几天再收拾那两个吗?"

"为什么?"

王雪不解。

"是这样的……"

秦余大概说了下李健的阴谋。

"你能应付的来?"

王雪怀疑道,在她眼里,秦余只是一个穷人。

"安雅没给你说吗,我好歹也是中了彩票的人。"

秦余拍拍胸脯,"何况李健在明,我在暗,收拾他简直轻而易举!"

"那行吧……"

听了安雅的解释后,王雪古怪地看了眼秦余,点点头,说道,"如果有什么麻烦,可以告诉我,这是本姑娘的电话号码。"

"好。"

秦余点点头,记下王雪的联系方式,又给她念了一遍自己的电话号码,半开玩笑道:"如果你有什么麻烦,也可以告诉我。"

王雪这个千金大小姐,虽然嘴上不饶人,但生性不坏,就是笨了点,倒是可以结交。

"下次可就没有那么蠢得富二代了。"

王雪记下了号码,却没把秦余的话当真。

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人,中个几十万的彩票而已,能帮上她什么忙?

不是所有富二代,都像刚才那个好骗。

"好了,我在这里下车吧。"

秦余猜到了王雪的想法,会心一笑,也不解释。

他下了车,对安雅二人挥挥手,向学校方向走去。

"王雪,我记得你说过秦余如果能让富二代道歉,你就以身相许吧?"

安雅贴近王雪,促狭一笑。

"他虽然不是小偷,但家世背景太普通了……"

王雪望着窗外秦余的背影,小声咕哝道。

"死安雅,你套我话!"

回过神,她才发现自己被套路了,顿时露出羞怒之色。

知道秦余不是小偷,还机智地救了自己,王雪想起之前的话,心底确实升起了一缕异样……

这边,秦余哼着歌,径直回了宿舍。

轻轻推开宿舍门,他就发现气氛不对。

现在都快凌晨一点了,按平时赵大宝他们的习惯,这会儿肯定在玩游戏骂娘。

而且以前秦余经常兼职,凌晨回来的时候,都要敲老半天的门。

这次,不仅没有打游戏声,门还没锁,确实反常。

"看来是李健的计划开始实行了。"

想了想,他就明白了,"那我可不能辜负他的计划啊。"

微不可查地笑了笑,秦余大摇大摆地走进宿舍。

"秦余,你回来了。"

赵大宝等人似乎专门在等他,齐刷刷站起来,神色僵硬地打了个招呼。

"嗯。"

秦余瞥了眼赵大宝,一屁股坐到他的枕头上。

赵大宝最讨厌别人碰他的枕头,以前秦余不小心撒了一滴水到上面,结果被骂了一顿不说,还给人家洗了枕套和枕巾。

"你!"

看到秦余的动作,赵大宝眼角一抽,旁边的舍友赶紧给他使眼色。

"这枕头坐着还真舒服。"

秦余扭了扭屁股,看赵大宝脸色一点点变黑,心里爽翻了。

以前赵大宝带头,和宿舍的舍友,整天欺负他,现在不借着这个机会报复一下,怎么对得起李健的"煞费苦心"?

李健不是要赵大宝几人示好吗,那就如他所愿!

"你们怎么不说话?出什么事了吗?"

秦余好奇地问道。

"没……没事,就是觉得我们以前欺负你,太不应该了!我们在此深刻忏悔!"

赵大宝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姿态放的很低,就差低头哈腰了。

而其他舍友也纷纷效仿。

"所以,你们是想和解?"

秦余恍然大悟道。

"是,毕竟咱们是一个宿舍的。"

赵大宝一看有戏,赶紧点头。

"和解也不是不可以。"

秦余露出沉重的神色,"就是需要你们表现出诚意。"

"什么诚意?"

赵大宝等人问道。

"赵大宝,你以前经常让我给你洗袜子,现在你也给我洗。"

秦余脱下鞋,把袜子丢到地上。

然后一一看向其他几个舍友,"张扬,你以前让我给你洗内裤,现在换你来给我洗。"

"赵宇豪,你以前让我……"

"林金,你以前……"

"还有王浩……"

"没弄错吧,这些都是当初你们让我做的,现在要和解,不得拿出点诚意,体验一下我以前的生活?"

吩咐完了,秦余见几人面色酱紫,一动不动,他微微一笑道:"我还没有学着你们,威胁什么如果不做这些,就到处宣扬几位是捡垃圾的乞丐哦。"

以前秦余为了讨好赵妮,除过兼职,还要捡垃圾来攒钱。

于是赵大宝几人就威胁秦余,如果不想全校知道他是捡垃圾的乞丐,就要无偿听从他们的话。

秦余信以为真,做这做那。殊不知,赵大宝几人早就告诉了全班同学。

知道原委后,他消沉了好久才缓过来,如今有报复的机会,可不能浪费。

"好,我们干!"

赵大宝深呼吸几下,带着几个人拿起盆子,往洗手间走去。

"噗!"

一声闷响,从秦余身下响起。

"不好意思,今天肚子不太舒服。"

赵大宝猛地回头,眼神仿佛要杀人一般,秦余无辜地摊开手,屁股下面再次发出一声闷响。

"老子草你……"

赵大宝额头青筋暴起,他心爱的枕头,竟然被秦余的屁玷污了!

"为了大计,忍一忍!"

舍友拉住暴走边缘的赵大宝,钻进了洗手间。

"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

秦余耸耸肩,语气非常无辜。

"赵哥,先忍一忍!"

"忍一忍就好!"

洗手间,舍友们你一言我一语安慰道。

"我知道,大局为重。"

赵大宝搓着袜子,双眼发红,"老天要秦余那个穷光蛋灭亡,就必定会先让他膨胀!"

"放心,他蹦哒不了几天!"

其他舍友洗着衣服,眼神冰冷,"敢让咱们给他洗衣服,那个穷光蛋完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