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秦余难得睡了一个好觉。

赵大宝等人为了让他上钩,可谓是煞费苦心、忍辱负重。

洗完衣服,看秦余睡着了,几个人愣是蹑手蹑脚,屁都不敢放一个,就怕吵醒他。

"睡得好舒服啊……"

清晨阳光明媚,秦余睡眼惺忪地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听到下铺赵大宝的鼾声如雷,嘴角露出了一抹讥笑。

他其实挺仁慈的,不然大可以让赵大宝现在起床,给自己买早饭,就像自己以前被威胁一大早去买油条豆浆一样。

"算了,若是过火了,他们撕破脸皮,反而不好。"

摇了摇头,秦余穿上外套,洗漱完,独自一人去食堂吃了个早饭。

"百鸟珠宝是全国连锁,貌似要进去,还需要专属会员卡?"

秦余没忘昨夜和张雨灵的邂逅,赶早起来就惦记着去买根项链,给小姑娘一个惊喜。

"办理专属会员卡还需要正式会员引荐,不然多少钱都不行?"

但看了看手机搜索的内容,他眉头皱了起来,"不应该啊,百鸟珠宝介绍这么高大上,还会卖区区五万块钱的项链?"

想不通,索性也就不想,直接给老管家一个微信,啥会员卡拿不到手?

"少爷,您的至尊黑卡,在华国境内属于万能卡,任何高级场所的会员卡,都可以用至尊黑卡代替。"

很快,秦怀就给了回信。

"至尊黑卡?"

秦余倒一口冷气,他从小就知道秦家很牛逼,却没想到这么牛逼啊。

至尊黑卡在全国发售不到两位数,有钱也买不到。

谁能想到,秦家竟然能搞到手!

他现在真的相信,秦家是华国顶级豪门了。

"那个至尊黑卡在哪里?"

一想到手持至尊黑卡,土豪美女纷纷拜倒,秦余激动得脸都红了。

"短信应该有给少爷提醒过,少爷所有的福利,都在牡丹银行vip贵宾室的保险箱存着。"

秦怀回应道。

"牡丹银行……"

秦余嘴角一抽,牡丹银行是华国最知名的富豪银行,千万身家只是最低门槛。

想要成为牡丹银行的贵宾会员,需要的资产是一个天文数字。

"我老秦家……牛逼!"

震惊了半天的秦余,只能憋出一句牛逼。

他二话不说,把手机揣进兜里,出了校门,挡下一辆出租,直奔牡丹银行。

"小伙子有前途啊,年纪轻轻就能在牡丹银行工作。"

出租车司机是一个面相憨厚的中年大叔,他听到秦余要去牡丹银行,登时呵呵一笑。

"大叔,我不是……"

秦余正要解释,司机大叔一踩油门,他直接一个趔趄,差点倒下去,到嘴边的话,瞬间咽了回去。

"不过我女儿也不差。"

大叔目光看着车窗外,语气自豪道:"她也在牡丹银行工作!我老余没什么本事,这辈子最自豪的、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就是生了一个好女儿!"

"大叔,您女儿叫什么,以后好歹也是同事了,可以相互照应。"

秦余听得出大叔的感慨发自肺腑,心里有些动容,就顺着他的意思,接话道。

"她叫余诗怀,那个诗经的诗,怀疑的怀。"

大叔单手在半空比划了两下,咧嘴道:"你到时候去牡丹银行,就报我的名字余厚,让诗怀带带你。"

"听诗怀说,那牡丹银行里面的客人非富即贵,新人进去工作,一不小心就可能得罪客人,最后丢了饭碗。"

回头看了一眼秦余后,大叔语重心长道:"你们小年轻找个工作不容易,叔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谢谢大叔。"

秦余听得感动,司机大叔就和他的名字一样,里里外外透露着憨厚。

"就是这里,快去吧!"

大叔停下车,鼓励道:"小伙子,好好工作啊!"

"我会的。"

秦余重重点头,扔下一张一百和他的名片,一溜烟跑了,"大叔,一百块不用找了!如果以后有什么麻烦,可以联系我!"

"这孩子!"

大叔捡起地上的名片,细心地擦了擦,放在了上衣口袋,随后才摇着头,拾起一百块钱,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知恩图报的小伙子,以后必定前途似锦啊!"

因为司机大叔的缘故,秦余的心情莫名好了一截,连带着想起之前兼职饭店的那个恶老板,都有点感激了。

毕竟他的名片,就是那个恶老板给弄的,也算是派上了点用场。

目送大叔开走出租车后,秦余才把注意力放到了面前的宏伟建筑上。

建筑上方有"牡丹"两个遒劲有力的大字,这便是牡丹银行了。

牡丹银行前边,是一大片露天停车场,其中停满了各种豪车,奔驰宝马随处可见。

而在牡丹银行旋转门里进进出出的客人,也都是穿着昂贵西服的成功人士。

秦余有点后悔没穿他那套价值十万块钱的金华套装了。

一身廉价的地摊货,夹在来往的行人中,着实寒酸不已。

但秦余也不可能这会儿掉头回去专门换衣服,他稍加犹豫,便无视进出行人那看笑话般的眼神,径直往银行里面走去。

"先生你好,请问需要办理什么业务?"

刚进银行大厅,一个穿着黑色职业装的银行职员迎了上来,面带微笑地看着秦余。

秦余没有说话,眉头却是一皱。

这个职员公式化的微笑之下,是怎么也藏不住的鄙夷。

"一看就是个穷光蛋吊丝,真想直接撵出去!"

银行职员扫了下打扮穷酸的秦余,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

"算了,懒得和这种势利眼计较。"

秦余不是第一次遇见势利眼,这会儿要比在金华服装的时候淡定多了。

再说,这个银行职员,比金华服装那个店员养眼多了,多看几眼后,他的气就消了不少。

一张白嫩滑腻的脸蛋,勉强也担得起亭亭玉立这个词儿。

"我取点寄存的东西。"

欣赏了一会儿,秦余索然无味地收回目光,回答了银行职员刚才的问题。

"寄存?"

银行职员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你知道寄存要什么标准吗?"

"额……还有标准?"

秦余一怔,这个他还真不知道。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

牡丹银行存钱都有门槛,更别说寄存贵重物体了。

"我不知道要什么标准,但确实寄存了东西。"

秦余实话道。

"连寄存标准都不知道,还寄存东西?"

银行职员一听,脸上笑容冷淡下来。

眼前这个吊丝穷光蛋,是故意进来捣乱的吧?

牡丹银行的地位和业务范畴,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接触的。

来这里办理业务的客人,都是上流社会的富豪,就秦余这廉价的穿着,不说是来捣乱的,恐怕都没人信!

"寄存服务的标准只有一条,那就是成为我们牡丹银行的贵宾客户。而贵宾客户需要在我们牡丹银行办理业务的消费总额至少百万,同时必须有五千万的存款,这还是最低级别的贵宾!"

银行职员冷冷地横了眼秦余,用嘲讽的口吻说道:"所以,如果先生没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话,就请离开吧。"

想到自己竟然和一个穷光蛋周旋了半天,她别提多烦了。

有这时间,都能喝完一杯拿铁咖啡了。

而这时候,门口进来了一对中年夫妻。

"原来是金总和夫人,贵客啊!二位今天来要办理什么业务?"

正生闷气的银行职员,看到进来的一对倨傲夫妻,态度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变,笑容可掬地迎了上去。

"诗怀啊,你们银行的保安不太敬业啊,怎么连乞丐都放了进来?"

那对夫妻瞥了眼秦余,一脸厌恶。

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和秦余这种穷酸的乞丐同处一地,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您二位别急,我这就赶他走!"

余诗怀心里对秦余愈发讨厌,如果因为秦余得罪了金氏夫妻这对贵客,那就亏大了。

"念你年纪轻轻,让你自己走是给你面子,怎么还听不懂人话了?"

她秀眉紧蹙,不耐烦地剜了眼秦余,"非要我叫保安赶你走,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了丑才甘心?"

"你叫余诗怀?"

秦余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满脸鄙夷的余诗怀,"要不是因为大叔,你今天就得丢掉饭碗。"

细看之下,他才发现这个势利眼职员,竟然和余厚那位憨厚的大叔有几分相似。

暗暗压下心底的不喜,秦余不再看目露疑惑的余诗怀,径直往远处的贵宾接待室走。

余厚大叔给他印象很好,秦余就不计较余诗怀得寸进尺的恶劣态度了。

"站住,那里不是你一个穷光蛋该去的地方!"

余诗怀回过神,急忙去追秦余。

在贵宾接待室里的是赵经理,这小子要是闯进去,以赵经理的性格,极有可能会大发雷霆,到时候她就倒大霉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垃圾乞丐!"

金氏夫妇在后边看着,面露不屑,"难怪是个乞丐,这种垃圾,注定一辈子是穷光蛋,是捡垃圾的乞丐!"

"捡垃圾"三个字,刺痛了秦余。

他的脚步一顿,站在了贵宾室门口。

"你不能进去!"

余诗怀扑上来,拽住秦余的衣领,娇喘连连。

"我注定是一辈子捡垃圾的乞丐?"

秦余漠然地望着金氏夫妇。

"穷光蛋你拽什么拽?"

金氏夫妇昂着脖子,瞪大了双眼:"说你是乞丐都是抬举你!就你这穷酸样,下辈子也是注定捡垃圾的乞丐!"

"很好,希望你们二位别后悔说这话。"

秦余怒极反笑。

这一刻,本来对余诗怀的怒气,也尽数转移到了这对自认高人一等的夫妻身上了。

他扯开了余诗怀的手,正打算拧贵兵室的把手,贵宾室的门,却自己打开了。

"怎么回事,余诗怀你在干什么?"

三十多岁的大背头男人,站在门前,皱着眉头喝问道。

"他是谁?"

大背头男人就是赵经理,他每天接待的客户,都是穿着打扮考究的贵人。

乍一看秦余,一身地摊货的廉价味扑鼻而来,他的眉头皱得更紧,对余诗怀愈发不满。

不知道这个职员搞什么,竟然把这样一个穷光蛋带到这里来。

"对不起,经理!他是来捣乱的,我拦不住!"

余诗怀看着赵经理面色不善,吓得双腿发软,满嘴苦涩道。

她低着头,愤怒的目光仿佛化作实质,要把秦余切割成碎块。

如果不是秦余这个穷光蛋,她也不会被赵经理指责怪罪。

"赵经理,这个乞丐说要我们好看,咱们都是熟人了,你看着办吧。"

金氏夫妇走了过来,对秦余露出一个挑衅的眼神。

一个乞丐还敢摆脸色,必须要让他付出代价!

"先生,你真是来捣乱的?"

赵经理善于察言观色,见此时的秦余仍旧镇定从容,心底的轻蔑减轻些许,语气慎重地问道。

"我是来取东西的,我姓秦。"

秦余淡淡道。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