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富丽堂皇的房间里站满了人,房间中央位置放着一张病床,病床躺着一位奄奄一息的少女。

少女长得极为漂亮,五官精致,即使头上的头发都掉光了,脸色苍白的可怕,但看起来依然的无可挑剔。

"爸爸……我还是……要死了吗……"

少女努力的将沉重的眼皮睁开,看着坐在她床边的中年男人,断断续续的问道。

"不会的,宝贝女儿,你不要怕,你会好起来的!"

中年男人眼睛通红的看着少女,说话的时候嘴唇都在打颤。

此刻,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少女身上,没有人看到站在房间角落里的一个长相帅气的青年仰头昏了过去。

青年叫李寻,是一名大三的学生,无父无母,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躺在床上的少女叫姬心夏,癌症晚期,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就到了生命的尽头。

坐在病床上的中年男人叫姬天德,姬心夏的爸爸,一手创立的天德集团,在整个南州都是数一数二的庞然大物。

姬天德最宠爱姬心夏,一年前姬心夏查出肺癌之后,姬天德整个人都崩溃了,带着她四处求医。

但结果很残酷,癌症是不治之症,尽管他很有钱,却依然起不来任何作用。

后来,姬天德放弃了,每天陪在姬心夏身边,悉心的照顾她。

有一次外出旅游,姬天德发现姬心夏看到别的年轻情侣在一起恩恩爱爱卿卿我我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羡慕。

当天回到家,姬天德就找人来追求姬心夏,他要让女儿也享受爱情,不留遗憾的离世。

姬天德找的这个人就是李寻,李寻是个孤儿,需要钱,而他有的是钱!

姬天德知道姬心夏的一切喜好,他设计好一切的桥段,无意间让姬心夏和李寻偶遇。

事先被姬天德包装好的一切的李寻,谈吐,衣着,浑身上下每一个地方,姬心夏全都喜欢!

李寻成功的闯入到姬心夏的心里。

姬心夏既激动又心酸,将自己得了癌症的事告诉了李寻,而李寻却表示不在乎。

李寻陪着姬心夏度过了最开心的三天。

三天后,两人就领取了结婚证。

姬心夏看着红通通的结婚证,心情更抑郁了,她的这副虚弱的身体,什么都给不来李寻,连睡在一起都不行!

不过李寻却一点也不在乎,一开始李寻是拿钱办事,后来李寻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温柔漂亮的可爱少女!

李寻对姬心夏越好,姬心夏就越是愧疚,一急之下病情恶化,癌细胞快速扩散。

短短两天的时间就成了如今这幅奄奄一息的样子了。

"李……寻……呢?"

姬心夏剧烈的咳嗽,嘴角都溢出了血。

"李寻!李寻上哪去了!给我过来!"

看到女儿这幅模样,姬天德脸色阴沉的可怕,沉声吼道。

"李寻,李寻昏倒了!"

站在李寻旁边的一个男医生,转头一看,连忙说道。

"什么……李……李寻昏倒了……"

听到李寻昏倒了,姬心夏吓了一跳,连忙的就要扶着床起来。

可是她的身体根本就经不起折腾了,这么猛地一用力,加上心情激动,她直接一口脓血喷出,整个人仰头就昏死了过去。

"心夏!"

姬天德嘶声吼叫,一把将姬心夏抱起,声音颤抖的道:"心夏,你醒醒,你醒醒啊!"

"大小姐没有心跳了!"

站在一旁的医生,看着心跳检测仪上没有波动的直线,尖声叫道。

"快,给我救,快把我女儿救活!"

姬天德狰狞的怒吼,整个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

满屋子的医生赶紧围了过去……

这时,躺在地上的李寻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帅气的脸庞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我竟是一条龙!"

刚刚昏迷的几分钟里,李寻觉醒了龙族血脉,脑海里还多出一本《龙帝决》的修炼功法!

除此之外,他的脑海里还多出了一个光团,李寻拼尽全力的想要去破解它,却根本撼动不了光团丝毫。

李寻冥冥中有种感觉,这光团里藏着他身世的秘密!

"心夏,你可千万不能丢下爸爸啊,爸爸没了你,该怎么活啊!"

耳畔传来姬天德哭喊的声音。

李寻从地上爬起来,向着姬心夏的病床走了过去。

姬心夏是癌症,李寻只需要将身上的龙血精华给姬心夏喝一滴,那么姬心夏便能恢复正常,甚至比一般人都要健康的多!

"起来,你们救不活她的,别白费力气了,让一让,只有我才能救活她!"

李寻一边推开围着病床的医生们,一边呼喊道。

看这紧张的阵仗,李寻猜测姬心夏可以已经休克,如果他不尽快喂给姬心夏喝龙血精华,等姬心夏真死透了,那龙血精华也不一定能救活了。

"你干什么!滚一边去!"

一个穿着白大褂头梳的油光锃亮的青年,一把将李寻推开,满脸讥讽的说道:"要不是你,大小姐也不会情绪激动的昏死过去!你他妈的还好意思过来捣乱!"

这个青年叫程野,在米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毕业。

他第一眼见到姬心夏就深深的爱上她,他曾多次有意无意的给姬心夏表白,但姬心夏却根本不理会他,满脑子都是李寻!

所以,他恨李寻。

他一个海外名校留学生,哪里比不过一个在华夏上野鸡大学的乡巴佬?

"李寻,你个畜生,你给老子滚!"

站在一边泣不成声的姬天德,暴跳如雷的死死瞪着李寻。

李寻根本顾不得这么多了,直接将围在姬心夏床边的一群医生推开,咬破手指,将龙血精华挤进了姬心夏的嘴中。

"李寻,你他妈的在干什么!"

程野一声怒吼。

下一刻,心跳检测仪上就传来滴滴滴的清脆声响,显示屏上的那横线也荡起一个个弧形!

"有心跳了,大小姐有心跳了,快救,快救!"

看到心跳检测仪上的弧形,那群医生连忙涌了过去。

李寻将身上为数不多的龙血精华挤出一滴,瞬间变的异常的虚弱。

"这心跳怎么会如此的健康!"

"大小姐的气色也变好了!"

"赶紧检查一下癌细胞!"

"不……不可能……癌细胞怎么在不断的缩小……"

"奇迹……不……这简直就是神迹……"

"不可能,大小姐的癌细胞居然全部消失了!"

看着癌细胞检测仪上不断缩小的癌细胞,在场的所有医生全都被惊的目瞪口呆,一个个像是见了鬼一样。

听着医生们惊叹的叫喊声,瘫在一旁地下的李寻长长的松了口气。

"你们说什么,心夏的身上的癌细胞怎么了?"

姬天德连忙走过去,大声的问道。

"姬总,大小姐身上的癌细胞在短短几分钟时间内竟然奇迹的全部消失了!"

医生们仍然不敢置信的说道:"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那心夏是不是就已经好了?成了一个健康的人?"

姬天德激动的问道。

"没错,姬总,仪器上显示,大小姐,现在身体的各项指标都是前所未有的健康!"

"那心夏怎么还不醒?"

"姬总,照大小姐目前这个情况,应该马上就要醒过来了!"

姬天德看着瘫在一边的李寻,冷冷的说道:"现在,心夏已经恢复了,你可以离开了,以后你和心夏再也没有一丝关系!"

"我不能走!心夏是我救活的!"

李寻看向姬天德,说道:"而且,我和她已经结婚了!"

"小乞丐,你他妈的说大话也不怕闪到了舌头?"

李寻话音刚落,程野立刻讥讽的接道:"明明是大小姐福大命大,凭借着自身的免疫系统将癌细胞杀死了,和你这个小乞丐有什么关系?"

"你他妈的闭嘴,这轮不到你说话!"

李寻怒视着程野,现在要不是他太虚弱了,他直接就冲过去一拳打碎程野的狗脸!

李寻直直的看着姬天德,"心夏是不是我救活的现在暂且不说,但心夏喜欢我,你将我赶走,心夏也不会同意的!"

"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心夏喜欢的不是你!"

姬天德不屑的看着李寻,"心夏喜欢的是我给她塑造的那个人,换成任何人来让我塑造,她都会喜欢!"

李寻看着躺在床上,如仙女一般的姬心夏,"等心夏醒来,把这一切都告诉她,如果她让我走,我绝不留下!"

"这卡里有十万块钱,赶紧给老子拿着滚蛋!"

姬天德从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扔到李寻身前,声音冰冷的说道:"看你这几天让心夏开心的份上,我不想把局面闹僵了!"

"还有,你要清楚,你不过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孤儿,你身上穿着的西服,手上戴着的手表,脚上踏着的皮鞋,哪一样不是我姬天德给你的?"

"在心夏面前,你不过是一只癞蛤蟆而已!"

李寻看着姬天德,坚持的说道:"你说了不算,我也不会听,一切等心夏醒了在说!"

"你是想死吗?"

姬天德一脸森然的道:"心夏是一个善良而又传统的女人,就算她知道真相,但看着你们已经领了结婚证的份上,她也只会委曲求全的委身于你!"

"但,你扪心自问,你配得上她吗?"

李寻目光灼灼的看着姬天德,认真的说道:"现在我确实很弱小,但请你相信我,只要你给我一些的时间,我绝对会做出让你刮目相看的成绩!"

李寻没有吹牛,现在的他在姬天德面前弱小的就像个蚂蚁,但他觉醒了龙族血脉,只要给他时间,他绝对能超越姬天德!

甚至,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能成为地球上的最强王者!

"你的这个玩笑十分的不好笑!"

姬天德不屑一顾的看着李寻,冷笑道:"蝼蚁再怎么努力终究还只是个蝼蚁!"

"我……"

李寻还准备在解释,姬天德直接摆打断他,眼睛里杀机毕露,冷酷的说道:"你现在最好闭上嘴,老实的拿着银行卡滚蛋,不然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否则我什么都会做出来的!"

李寻看着姬天德眼中森然的杀机,他知道,如果他现在不离开,姬天德真的会杀了他!

刚刚喂给姬心夏一滴龙血精华,现在他身体虚弱至极,姬天德想杀他,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如坠落凡间的仙女一般的姬心夏,李寻扶着墙从地上爬起来,紧紧的握着拳头,狰狞的看着姬天德,嘶声吼道:

"你绝对会后悔的!"

说完,李寻一脚将姬天德扔在他面前的银行卡踢开,毅然决然的走出了房间。

。。。。。。

李寻前脚刚走,姬心夏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我……我还没死……"

"心夏,你醒了!"

看到姬心夏醒来,姬天德脸上的阴沉瞬间扫荡一空,连忙的扑了过去,激动眼泪都流了出来!

"宝贝女儿,你身上的癌细胞全都没了,现在你是一个健康的正常人了!"

"真的吗?"

姬心夏不敢置信的看着姬天德,"爸,你没骗我吧?"

"没有,心夏,爸爸怎么舍得骗你!"

姬天德看着姬心夏,柔声问道:"心夏,你现在感觉身子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没有,我感觉身体前所未有的舒服,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活力!"

姬心夏从床上坐起来,睁着黑宝石一般眼瞳,在满屋子的人身上一一扫过,最终也没有找到李寻的身影。

"爸,李寻呢,他去哪里了?他知道我恢复了吗?"

姬心夏看着姬天德,满怀期待的说道:"他如果知道了,肯定会很开心吧!"

"心夏,都是爸爸的错。"

姬天德看着姬心夏,叹了口气道:"爸不该骗你,李寻其实是爸爸花钱找来的一个演员,爸爸为了让你最最后的日子里能够开心快乐了一点,就找来他,按着你的喜好去包装他,让他去追你,感动你,陪着你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

"爸,你在说什么!"

听着姬天德的话,姬心夏俏脸上满是慌张的神情。

"不!不可能……!"

她猛地摇头,崩溃的说道:"爸……你一定是在骗我……李寻他是真的爱我……我从他的眼睛里能看到……"

"心夏,他只不过是为了钱!"

姬天德眼睛微微眯起,掏出手机,播放出一段视频。

这个视频是他当初找李寻的时候录下的,视频里李寻穿着普通,还不断地跟姬天德讨价还价,一开始姬天德开价五十万,但被李寻硬生生的加到了一百万。

李寻是一个孤儿,从小就活着饥一顿饱一顿的凄惨日子里,姬天德找到他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多想,只想多要点钱,让以后的生活能够稳定。

但后来真正见到姬心夏的时候,李寻被姬心夏的纯真善良深深的打动,最终姬天德给他的一百万,也全都花在了姬心夏的身上。

姬天德怕这个视频不足以让女儿对李寻死心。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心夏,爸爸原本是想找一个善良阳光的青年,只不过爸爸看错了眼,那李寻表面上看着很正派,真正接触之后才知道他竟是一个恶毒至极的小人!"

"他凭借着爸爸对他的包装,成功俘虏了你的心,然后他竟以此来威胁爸爸,让爸爸每天给他十万块钱,不然他就将一切都告诉你!"

"为了你,爸爸不在乎钱,看着你和他在一起每天开开心心的,爸爸答应了他,每天给他十万!"

"后来,他又从十万涨到了二十万,又从二十万涨到了五十万。"

"这一切爸爸都不在乎,他要爸爸就给他!"

"让爸爸最生气的是,后来他竟然要对你下黑手,在你睡着的时候,他在你喝水的杯子里下药,好在被爸爸撞见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更可气的是,他被爸爸揭穿了,竟然没有一丝的悔意,还扬言让爸爸给他找女人,每天都的找一个,还不能重样!"

"不!不可能!"

听着姬天德声情并茂的深恶痛疾的话语,姬心夏崩溃了,整个俏脸都僵住了。

她一边猛地摇头,一边嘶声喊道:"爸!你一定是在骗我!李寻不可能是这样的人!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心夏,爸爸怎么会骗你!"

姬天德指着满屋子的医生,说道:"这些医生,在你查出癌症之后就一直跟诊,他们也都或多或少的见识过李寻的真面目,不信你问问他们,爸爸说的是不是真的!"

姬天德话音刚落,程野便第一个站出来,一脸愤怒的说道:"大小姐,姬总说的句句属实,我可以以人格做保证,李寻那个人纯粹就是一个畜生,不对,畜生都比他强多了!"

"大小姐,你知道吗?你在卧室里睡着的时候,他就在你隔壁的客厅里和那些会所里的鸡乱搞,当时我看到整个人都惊呆了!"

"没错,大小姐,姬总说的都是真的!"

"是的大小姐,那李寻就是个烂人,啥丧心病狂的事都能干出来!"

"大小姐,要不是杀人犯法,我真的都想把他给剁了!"

"我就没见过像李寻那么恶心的人!"

程野说完,其余的医生也都纷纷表态。

没办法,虽然他们也知道李寻是拿真心来照顾姬心夏的,甚至他们都有时候会被李寻的举动感动。

但,他们不敢违逆姬天德的态度!

便在这时,哐嘡一声,房间紧紧闭合的门,被猛地推开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