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阮兴和的巴掌刚抬起来,昏迷在床上的周柔突然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这一次,周柔眼睛里不在是一片浑浊,并且还特别的清明!

阮思语连忙趴到床头,大声的喊道:"妈,你醒了,我是小语,你还认识我吗?"

"小语……我……我怎么在这里……"

周柔有些茫然的看着阮思语,说道:"怎么……把我绑起来了?"

"妈,你终于恢复了!我这就给你解开!"

阮思语激动的浑身打颤,眼睛止不住的往外流,一边说着一边解捆住周柔身上的绳子。

阮思语真是做梦也没想到,门口的那个青年卖的药居然真的可以治百病!

"老婆,你真的好了吗?"

阮兴和也呆了,眼睛瞪的滚圆,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就像做梦一样!

"我到底怎么了?"

周柔看着阮兴和和阮思语,不解的问道:"我好像睡了很久一样,不过现在浑身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感觉有使不完的力气!"

"妈,是这样,半年前你突然昏迷过去,以后你每天白天就昏迷不醒,晚上才会醒来,醒来后就像疯了一样,在家里乱砸东西,见人就打!"

"我和爸带你看遍国内外的专家,他们都束手无策。我真的都绝望了,最后你猜怎么得,就刚刚在门口我在一个怎么看都像是骗子的青年那里花了一万块钱买了个胶囊,给你一吃,没想到就好了!"

阮思语依偎在周柔的怀里,耐心的将一切都告诉了周柔。

"快去将那个小伙子请过来,咱们得好好感谢人家!"

周柔得知一切后,连忙对着阮思语说道。

阮兴和也急忙的说道:"对,小语,快去把那个小伙子喊来,他可是咱们家的救命恩人啊,怎么才给一万,最少也得给一百万!"

看到周柔醒过来,中年道士也惊呆了,随即脸色就阴沉了下来,这下醒来了,他还怎么骗钱!

而且,他可不认为是那药起的作用,他身为一个骗子,当然知道骗子的套路了,真有治百病的神药还会在疗养院门口卖?早特么成一方大佬了好不好!

所以,肯定是周柔恰好自己醒来的!

不过就算醒来了,他该骗的钱也不能少骗一分!

中年道士凑过去,小声的道:"阮先生,你们都误会了,其实并不是那药起的作用,而是我刚刚把夫人身上的脏东西给打出来了,不过现在夫人还没有彻底恢复,身上深处还潜伏着脏东西,还需要火疗一下巩固巩固,你看……"

中年道士一说,周柔才发现身上火辣辣的痛,周柔脾气可是火爆的很,直接从床上站起来,一把薅住中年道士的头发,举起巴掌就朝他脸上扇!

"你个牛鼻子道士,敢打老娘,看我不扇死你!"

"妈,打的好,我早看他不顺眼了,她不仅要打你了,还准备用汽油烧你!"阮思语拿起旁边的板凳递给周柔,幸灾乐祸的说道:"妈,给你个板凳,砸死他!"

阮兴和原本还准备劝一劝,毕竟这道士是他请来的,但是看到妻子暴跳如雷的样子,他怂了,他怕他多说话会被妻子一块揍。

而且,妻子昏迷的时候,阮兴和心急如焚被猪油蒙蔽了双眼,信了这道士的鬼话,现在妻子醒过来后,阮兴和也明白过来了,这道士分明就是个骗子啊!

"你不能恩将仇报啊,是我救了你!"中年道士被砸的口鼻流血,哀声大嚎。

"你还给我装是不是?看我不砸死你!"周柔攥着板凳腿,狠狠的往中年道士脸上砸。

"我错了,我错了,我承认,我是骗子,我把钱都还给你们行了吧,求求你别打我了!"

中年道士是真没想到周柔居然是个这么彪悍的女人,连忙从裤袋里将阮兴和给他的卡掏了出来。

周柔砸了好一会,也砸累了,一把将中年道士推开,"滚!"

中年道士连忙夹着尾巴,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

"小柔赶紧去将恩人请来。"

周柔理了理微微凌乱的头发,看着阮思语说道:"不对,我和你一起去,那青年长得帅不帅啊?"

阮思语微微一愣,点了点头,"挺帅的。"

"那就好了!"周柔一脸欣喜的说道:"长得不帅就算本事再大也不能当我女婿!"

阮思语翻着白眼,严肃的说道:"妈,等会见了那人你千万别胡说八道,不然我要生气了!"

对于妈妈的彪悍,阮思语可是清楚的很,她必须事前声明好,不然等会妈妈见了李寻真敢直接让人家当女婿的!

"知道了,妈做事你还不放心吗!"周柔大大咧咧的说道,拉着阮思语就朝外面走去。

阮兴和连忙跟了上去。

三人来到门口,却是没有找到李寻的身影。

李寻拿了阮思语的钱,就离开了疗养院,到中介去租了个房子。

到了中介他一眼就相中一套在城郊的小院,这小院位置很偏,周围基础设施很不完善,在很多人眼里这就是个烂房子,所以价格很低,两百多平的房子还带小院,租金一个月才一千!

不过李寻就需要这样一个僻静的地方,当场就选了这个房子。

不过中介的经纪人却说要给房东说一声,李寻也理解,经纪人拿着手机就开始打电话了。

"人呢,刚刚明明还在这里的啊!"

阮思语皱着眉头,在疗养院里里外外找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李寻。

突然,她包里的手机响了,阮思语拿出来接通,是她托管在中介的一套房子租了出去,问她需不需当面签合同。

阮思语直接让中介代办了,她挂在中介的那套房子在城郊,每月的租金才一千块钱,根本不值当的她去。

接着,阮思语又寻找了好一会,不过还没有找到李寻。

周柔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阮思语,"哎,你这死丫头,怎么也不留个联系方式啊!"

"哎呀,我当时以为他是个骗子呢,就是他给我联系方式我也不会要啊!"

阮思语叹了口气,说道:"谁知道他居然真的这么厉害!"

"先走吧,明天再来看看,说不定明天就来了!"周柔也叹了口气,总感觉自己丢了个绝世好女婿,心里别提有多遗憾了!

"嗯,我给心夏打个电话报个喜。"

阮思语拿着手机给姬心夏打过去了电话。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

电话一接通,阮思语就情绪高涨的对着手机说道:"心夏,你知道吗?刚刚我在疗养院门口随便买了个药就把我妈给彻底治好了!简直太神奇了!"

电话里姬心夏微微一愣,连忙的问道:"那个卖药的人是不是一个青年?"

"对啊!"阮思语回道。

阮思语声音刚落下,姬心夏就声音颤抖的说道:"那青年带着帽子和口罩了吗?"

"没有。"

"那药是用密封袋盛着的血吗?"姬心夏的声音有些低落了。

"不是,不过倒还真是用密封袋盛着的,不过是胶囊。"

"那卖药的青年长什么样子?"姬心夏又问。

"当时我也没注意,不过身材挺好的,脸型棱角分明的也挺帅的!"

"那他穿什么衣服?"

"忘了,我以为他是个骗子呢,所以没注意太多!怎么了?难道你认识那个青年?"

"不认识,只是我也见过一个卖药的,不过他却是个真正的骗子。"电话里姬心夏无力的叹了口气,"心夏,我这会有点不舒服,先挂了,等有空了去找你玩。"

"好。"

挂断电话,姬心夏走到窗边,看着映红了半边天的红霞,怔怔出神。

虽然知道阮思语说的那个人百分之一百的不可能是李寻,但她明天还是准备去疗养院门口看一看。

万一那个人就是李寻呢?

万一所有的人都误会了李寻,其实李寻是一个值得她喜欢的好人呢?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