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李寻当然不知道卖出去几滴血居然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姬心夏和阮思语准备明天去疗养院堵他,并且阮思语的暴躁老妈周柔还一门心思的想让他当女婿。

此刻,他坐着出租车已经来到了城郊的小院。

第一眼他就相中这个小院了,虽然院子里杂草横生,房子里也蒙上了一层灰尘,到处都是蜘蛛网。

但周围很安静,小院后面还有一座山,这里的灵气也比城里浓郁很多。

简单将小院和屋子收拾了一下,李寻就坐在床榻上开始修炼。

第二天清晨,李寻睁开眼睛,深深吐了口气,虽然修炼了整整一个晚上,但从他脸上看不出一丝的倦意,并且整个人都精神焕发了起来。

李寻从床上跳下去,准备进城了。

。。。。。。

一大早,周柔就将喜欢睡懒觉的阮思语从床上拉了起来。

"睡睡睡,还睡,不知道今天要去找我女婿吗?"

周柔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阮思语,"赶紧起床,那么好的女婿万一被别人捷足先登了怎么办?"

"妈,我和他只是萍水相逢,怎么就女婿了?"

阮思语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的暴躁老妈,无语的道:"妈,再说了你都没见过人家,怎么就一口咬定是你的女婿了?万一见了他你不喜欢呢?"

"从你这个眼光这么刁的死丫头嘴里都能说出帅来,那肯定长得好看啊!"

周柔嘿嘿笑道:"再说了人家还救过我的命,我这朵花已经有主了,只能用女儿以身相许!"

阮思语翻了个白眼,不再多说,赶紧的就去洗漱了,她这个彪悍的老妈惹不起啊!

洗漱完,化了点淡妆,饭都没来得及吃,周柔就拉着阮思语去疗养院了。

"咦,今天怎么没来啊!"

两人来到疗养院的时候,里里外外找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李寻的身影。

"应该还没来呢,等等吧!"

周柔叹了口气,瞪着阮思语说道:"你真没用,如果留个联系方式哪还有这么多事!"

阮思语心里也后悔,但当时她也不知道李寻居然不是个骗子啊!

。。。。。。

姬心夏也一早就起来了,她也开着车向疗养院赶去。

来到疗养院的时候,姬心夏找个停车位刚准备下车,猛地愣住了,她突然远远的就看到阮思语和周柔站在疗养院的门口,两人脸上都是一副着急寻人的模样。

难道思语和周姨是来寻找那个人的?

姬心夏眉头微微皱起,心里莫名的有些烦躁!

姬心夏没有下车,而是坐在车上静静的等待,她不想让阮心夏和周柔知道她也来了!

。。。。。。

李寻并不知道有三个女人在疗养院等他,他今天也并不打算去疗养院卖血了。

他要去古玩街逛一逛,看看能不能买个合适的炉鼎,他准备炼制一些丹药。

昨天晚上修炼了一夜,境界提升的很缓慢,连炼气期一层都没突破,按照这速度下去,驴年马月才能将脑海里的光团破开,他必须要炼制一些丹药吃,这样修炼的速度会快很多。

南州市的古玩街很大,不过却鱼目混珠,大都是一些赝品,真古董少之又少。

不过李寻不在乎这些,他不是去捡漏,只想买个简单的炉鼎就行了。

来到古玩街,李寻逛了几家店铺,惊奇的发现很少一部分古董上居然蕴含着一些灵气,不过遗憾的是量都很少,如果多的话,他倒是可以吸收了!

接着,李寻找了好几家才找到一家有炉鼎的店铺。

这家店铺的老板是个穿着唐装的老人,老人躺在店铺里的摇椅上,脸色十分的不好看,老人身旁站着一个穿着面容姣好的少女,在给老人捏肩。

李寻进门后,看了一眼躺在摇椅上的老人,眉头就皱了起来。

想了想,李寻还是没有多说什么,他在店铺里找了一圈子,最后走的一个两个拳头大小的炉鼎前,用手摸了摸,问道:"老板,这个炉鼎怎么卖?"

"这个鼎五十万。"老人笑着看向李寻,说道:"小伙子,你眼真毒啊,这个鼎虽然不知道什么年代的,但品质绝对是顶尖的。"

李寻之所以选这个鼎,完全是因为这个鼎上蕴含着一些灵气,他刚刚用手摸鼎的时候,还将一些灵气运进了炉鼎上,炉鼎并没有破碎,很结实,适合炼丹。

不过,老人说出价格,李寻耸了耸肩,五十万,他现在可买不起。

但,这个炉鼎他必须拿走。

李寻走到老人身旁,淡淡的道:"老先生,你身上的病我可以帮你治好。"

老人抬头看向李寻,脸上一喜,问道:"你能看出来我身上有病?你真的可以帮我治好?"

站在老人身旁的少女也惊喜的说道:"真的吗?你可以治好我爷爷的病?"

刚进门李寻就看出来老人身上的病症了,老人身体里有很多灵气,灵气对修仙者来说是好东西,但对没法吸收利用灵气的普通人来说却是一场灾难,肆虐的灵气已经将老人的五脏六腑的都给摧残的一塌糊涂了。

李寻只需要将老人身上的灵气引导出来,老人温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了。

"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应该没问题,九成的把握吧!"虽然李寻很有把握,但他还是没把话说满,万一失手了就尴尬了。

"九成!"老人和少女听到李寻说九成的把握,都是震惊的目瞪口呆!

"不过我不能白给你治病,我需要那个炉鼎作为报酬!"李寻接着说道。

老人激动的说道:"如果你能帮我治好,别说这一个小小的炉鼎了,就是把这个店铺里所有的古董都给你都没有问题!"

听老人这样说,李寻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这是你说的,除了要炉鼎,我还需要那边的几个玉器!"

不要白不要,恰巧刚刚李寻观察的炉鼎的时候看到玉器区那边有几个带点灵气的玉器,要回去做几个灵器护身也不错的。

一开始李寻说能治好爷爷,少女还很惊喜呢,以为李寻真的能治好她爷爷的病。

但后来李寻说要那鼎作为报酬的时候,她就有点不相信,等到爷爷激动之下说了句别说鼎了整个店铺都可以之后,李寻又直接加价要几个玉佩,少女更加确信李寻就是个大骗子了!

爷爷在国内外各大医院都检查过,都是没能查出个所以然出来,这个年轻的青年却说有九成治愈的把握,分明就是骗子啊!

"可以,但是你需要先治好我爷爷的病,才会给你报酬!"

少女狐疑的看着李寻,心中满是不屑,长得倒是挺帅的,年纪轻轻的干点啥不好,非做恶心人的骗子!

"可以。"李寻点头说道:"这里有银针吗?给我准备几根银针。"

"有,我去拿。"少女走到后面拿出一个针灸盒。

李寻接过来,没有多说废话,直接捏起一根朝着老人的胸口扎去。

老人和少女都被李寻突然的一针给吓了一跳,别人针灸都是脱了衣服,找准穴位,慢慢的捻里面去。

这李寻倒好,衣服都不脱,上手就扎,随意的就像扎一个木头,怎么看怎么不靠谱!

并且,随着李寻的这一针扎入,老人直接昏迷了过去。

"你在干什么!"

少女瞪着眼睛,伸手过去就要抓李寻,娇喝道:"你个骗子好大胆子,不会治病就算了,竟然敢瞎胡弄,我爷爷要是有个三好两歹,我非打死你不可!"

"现在你对我动手,你是想要了你爷爷的命吗?"

李寻怒喝一声,一边再次捏起一根银针插在老人胸前,一边伸手将少女揽入了怀中,顿时一股淡淡的清香涌入鼻腔。

李寻已经在老人伸手插了一根银针,那些原本老实的蛰伏在老人身体里的灵气骤然肆虐,如果不赶快将灵气引出,老人活不过三秒!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