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明码标签,童叟无欺!"

李寻从衣服里掏出装着胶囊的密封袋,给阮思语看了看。

"一粒五千,疑难杂症一粒见效,两粒病除,绝症的话也可以治,但价格很高!"

看到李寻掏出来的一个装着胶囊的密封袋,阮思语已经失望了,李寻接下来说的话,更是让阮思语失望到了极点。

随便拿几个胶囊就来糊弄人,这骗术也太低级了!

没有多说,阮思语转身就要离开。

李寻看到阮思语要离开,连忙的说道:"我真没骗你,请你相信我,我是可以先治病在收钱的,这药你拿去先给病人吃,药到病除在给钱,这样总行了吧?"

看着李寻慌忙的样子,阮思语在心里叹了口气,"你这药多少钱?"

她看着李寻倒不像是个坏人,用这种低级的招数骗人,想来肯定遇到了不可抗拒的难处,反正自己也不差钱,倒不如随便买下来,就算是做点好事给妈妈积点德了。

"一粒五千。"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客户,李寻怕阮思语嫌贵,连忙又改口道:"要是你嫌贵,三千也行。"

阮思语没有多说,直接从包里掏出一扎子钱,递给李寻。

"这是一万,给我拿两粒吧。"

"好的。"

李寻拿出两粒胶囊交到阮思语手里,想了想,又拿出一粒递了过去,"多给你一粒,我不知道病人情况如何,但想来吃两粒就够了,多出的一粒你留着备用就行了。"

阮思语接过胶囊,原本想劝劝李寻以后别骗人了,但张了张嘴还是没说,直接快步朝着疗养院里走去了。

阮思语随意的将胶囊扔进了包里,她压根就没打算给妈妈吃这不靠谱的玩意!

走近妈妈病房的时候,阮思语突然听到妈妈住的病房里传来了妈妈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阮思语吓了一跳,连忙打开门冲了进去。

病房里,妈妈被死死的捆在病床上,一个中年道士握着拂尘疯狂的往她妈身上抽打!

而她爸就站着一旁安静的看着!

"滚,你个畜生给我滚开,放开我妈!"

阮思语恨恨的看了她爸一眼,然后拿着包就要朝中年道士身上砸去!

"小语,别胡闹,大师给你妈治病呢!"

阮兴和伸手将阮思语拦住,解释道:"你知道你妈为什么每天白天好好的,晚上却犯病吗?大师看了,说的身上沾染了脏东西,脏东西白天不敢作恶,晚上才出来折磨你妈!"

阮思语一把将阮兴和推开,"狗屁大师,先不说有没有脏东西,就算有,我妈就算沾上脏东西也不需要他这样治!"

"小语,你这几天没在这里,你知道吗?你妈现在越来越严重了!现在等不到晚上,大白天就开始犯病了,你看,现在才几点钟,你妈就已经犯病了!"

阮兴和无奈的看着阮思语,"我也不想你妈受这份罪啊,但是现在不治,以后想治都来不及了!"

这时,中年道士拿着拂尘紧皱着眉头看向阮兴和,说道:

"阮先生,我低估了那脏东西的厉害,原本我以为只需要抽打一次,那脏东西就会出来的,现在看来,难啊,光抽打是很难抽打出来的!"

"那怎么办?"阮兴和紧张的说道。

"需要火疗加电疗。"

中年道士一脸严肃的说道:"脏东西最怕火和电,不出意外的话,火疗配上电疗,一周就能让夫人彻底康复!"

"可以!"阮兴和想都没想就点头道:"只要能治好柔儿的病,怎么都行!"

中年道士贪婪的说道:"不过,火疗和电疗都是需要耗费我大量的元力,价格方面就有点高了……"

"你个畜生,骗钱就罢了,居然还要折磨我妈,看我不打死你!"

听到中年道士要给她妈用火疗和电疗,阮思语气炸了,拿着包就朝中年道士脸上砸去。

啪的一声脆响,中年道士躲开,包砸在了墙上,包里的钱和一些化妆品散落一地!

中年道士扫了阮思语一眼,然后转头看向阮兴和,"阮先生,你看这……"

"你治你的,不要管她!"

阮兴和一把将阮思语按在椅子上,大声的说道:"小语,你这不是在心疼你妈,你这是在害她!"

"阮先生,火疗和电疗原价都是三十万,但念在你爱妻心切的份上,两样我只收你五十万!"

中年道士一边说着,一边从他的背包里掏出一个瓷瓶和一块毯子,他将毯子摊开铺到阮思语妈妈的身上,然后将瓷瓶打开将里面的液体倒在了毯子上。

瞬间,一股刺鼻的汽油味席卷整个病房!

闻到这股汽油味,阮思语急了,"爸,这是汽油,是汽油啊,他要烧妈,你快阻止他啊,不要真要出事了!"

阮兴和也担心的看了过去。

中年道士笑吟吟的道:"阮先生不用担心,这确实是汽油,不过这不是一般的汽油,而且火疗本身就是有伤害性的,不过有我元力的保护,完全可以将伤害降到最低。"

"你个畜生,给我滚!"

阮思语剧烈的挣扎,突然看到墙边包里露出来的装着叫胶囊的密封袋,她连忙的大吼道:"爸,你放开我,我有药,包治百病的神药。"

"小语,别胡闹了,我知道你心疼你妈!"阮兴和叹了口气,"我是她的老公,我还能不心疼她吗?这不是没有办法了吗!"

阮思语虽然那药不过是骗人的东西,但为了不让她妈被那个牛鼻子道士烧,她只能硬着头皮说道:"爸,我真有神药!"

"你……"阮兴和还想说些什么,那道士却摆手拦住他,一脸冷笑的看着阮思语道:"阮先生,既然阮小姐有神药,那就让她试试呗,我这火疗虽然伤害性很小,但还是有伤害性的。"

中年道士原本正担心自己等会烧完不见成效呢,这边阮思语却跳出来说有什么神药,简直太可笑了,他事前可是打听的清清楚楚的,这病国内外的专家都没招,所以他才敢来招远撞骗的!

"小语,我让你试,但是如果你的神药没有效果,那你就别拦着大师了!"

阮兴和是压根都没信阮思语有什么神药的,他认为这只不过是阮思语在故意拖延时间,不过念在阮思语心疼妈妈的份上,阮兴和也没说破。

阮思语深吸一口气,走过去,从包里将密封袋拿出来,撕开将药丸放进了被绑在床上像疯了一样的妈妈的嘴里。

阮兴和不知道阮思语喂的什么药,但他知道肯定是没有效果的,他看着阮思语说道:"小语,这下你能死心了吧?你看,这神药对你妈一点效果都没有!"

阮思语死死的咬着嘴唇,嘴硬道:"这才刚吃下去,哪里有效果!"

阮兴和不想在拖下去了,本着脸说道:"小语,别胡闹了行吗?不要自欺欺人了!这药有没有用你还不知道吗?"

阮兴和话音刚落,原本还在床上剧烈挣扎的周柔骤然停住了,接着就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来,满头都是汗水,浑身滚烫,大片大片的雾气从她身上蒸腾而出,接着一仰头昏迷了过去。

阮思语吓坏了,脸色苍白,"妈,你没事吧!"

阮兴和气的脸色涨红,吼道:"小语,你到底给你妈吃的什么药!让你不要胡闹,你非胡闹,现在怎么办吧!"

"我……我在门口买的一个人的药……他说可以包治百病……我……"阮思语低声说道,急的头一头都是冷汗。

"门口买的药,你,你是不是疯了!"

阮兴和没想到阮思语居然这么胡来,气的浑身都发抖,抬起手就要朝阮思语脸上扇去!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