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我说在场所有人,只有我才能治好那个病人!"

胡杨面不改色的重复一遍。

何超群身旁的吴承军已经皱起眉头,就连之前正在商量治疗方案的那些专家,全都停下来,用很不爽的目光盯着胡杨。

"你给我闭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苏清涵用力拽了胡杨一把。

她真搞不明白,胡杨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喜欢逞能!

"你会医术?"

赵海燕铁青着脸,大声问道。

"我会!"

"你会医术,为什么自己还瘫了一年?你怎么不先治治你自己呢?"

赵海燕翻着白眼,毫不留情面的挖苦讽刺着。

何超群则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了看胡杨,随后才在吴院长面前说好话,让吴院长和那些专家,别往心里去。

那些专家并没与胡杨计较,而是继续讨论起来。

而何超群则开始向吴承军了解情况。

"现在病人情况很不理想,因为氧气管脱落,使得大脑缺氧,体内各大器官功能开始衰竭……"

"若是普通人,我们早就放弃,可是这人身份特殊。"

"他是谁啊?"何超群很好奇的询问起来。

"徐云龙,你听说过吗?"

何超群连连摇头。

"你没听过也很正常,他是我们那个年代的风云人物,最近十几年,基本上都在京城发展!"

听到这话,何超群皱了皱眉,他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那苏医生呢?"

"他被徐家人扣着呢……"

"吴院长!吴院长!病人情况持续恶化,器官衰竭速度加快,心率下降,血压下降!"

吴承军话还没说完,一个医生无比慌张的跑出来。

什么?!

听到这以后,吴承军剑眉倒竖,"赶快送手术室,大家都准备一下,全都去手术室,无论如何,也要把病人抢救回来。"

吴承军说话时,直冒冷汗,他是真不敢想象,若抢救失败,会是什么结果。

谁能抵得住徐家的愤怒呢?

吴承军往手术室走去时,何超群他们跟了上去。

不过苏清涵和赵海燕被拦在外面,至于何超群,吴承军破例让他进去,也同意他把胡杨带进去。

由于徐云龙身份特殊,参与这次手术的医生,除了吴院长是市医院的以外,其他人,全都是其他医院的专家和教授。

在何超群与胡杨身旁,还站着两个穿着西装,气宇不凡的中年人,他们的脸色,都无比沉重。

他们正是徐云龙的两个儿子。

"病人情况越来越差,必须要马上进行手术,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换上手术服的吴承军,一边戴着医用手套,一边开口问道。

那几个从其他医院抽调过来的专家教授互相对视一眼,每个人的目光中都很迷茫。

对于他们而言,大大小小的手术,他们也做过不下百次,可这一次,他们是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吴院长,我们这台手术,到底是要做什么?病人的病源是什么?我们怎么做才能救活他?这些都没弄明白,我们无从下手啊!"

其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专家开口道:"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病人的病情已经严重恶化,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就算我们动刀,也无济于事……"

其实他们说的这些,吴承军又何尝不知道呢?

只是他不敢说明罢了……

"既然动手术不行,那就用中医疗法啊!你们不是专家教授吗?赶快想办法啊!"

站在胡杨身旁的中年人,面色铁青,大声喊了起来。

在场的专家中,的确有一名老中医,他叫卢志伟,他有着林城第一中医的美誉,而且在全国范围内,也小有名气。

听到中年人的话,他连连摇头,"中医虽然是我们华夏五千年传承下来的瑰宝,但它也不是万能的,中医讲究的是顺应自然,敬畏自然,生死不可逆!"

"病人已器官严重衰竭,现在这种情况,恐怕华佗在世,也束手无策。"

卢志伟说的很直接。

手术室的气氛,变得无比压抑,只听到各个医疗仪器的报警声。

这声音格外急促,每一声,都仿佛重锤敲打心脏,让人感到无比慌张。

就在这时,何超群突然推了一把身旁的胡杨,他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你刚才不是说,你能治这个病吗?"

"之前说的这么厉害,怎么现在变哑巴啦?"

何超群不爽胡杨很久了,他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你特么不是喜欢装逼吗?老子成全你,让你装个够!

在何超群看来,他这一推,直接将胡杨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让他永无翻身之日!

所有专家教授,看向胡杨的眼神,都别提有多无语。

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自大,而是医学一脉,讲究的是沉淀和积累,胡杨这小子,年纪轻轻,谈何积累?

"你能治我父亲的病?"中年人虽然也感觉不可思议,但还是开口问道。

现在的他,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机会。

"没错,我不仅能把病人救活,而且还能根治他的病。"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胡杨不慌不忙的说道。

其实他并不是一个爱出风头的人,他也清楚,越低调越好。

但现在的他,别无选择,只有亲自动手,才能救自己老丈人。

什么?!

听到胡杨轻描淡写的回答,所有专家教授都不淡定了。

他们之前说的很清楚,这病治不了,可这小子却很轻松的说能治。

这不是明摆着打他们脸吗?

"此话当真?"

中年人暗淡无光的双眼,顿时又冒出精光。

"当然,而且我用中医疗法,不会对病人造成任何副作用。"

听到这里,卢志伟气得吹胡子瞪眼,"荒唐!你知道病人的病情吗?你懂中医吗?你是哪个学校的?老师是谁?"

"中医博大精深,传承几千年,高深莫测,你没掌握精髓,并不意味着其他人也没掌握,你个人的医术,不能代表整个中医,而且你之前所说的病情,在我看来,并不正确!"

此时的卢志伟,气得直喘粗气,"我不对?行啊,那我问你,既然你这么厉害,你有行医资格证吗?"

"暂时还没有!"

"呵呵……你连入门的门槛都没跨进来,你有什么资格行医?有什么资格批评我?"

"够了!"

中年人看到医疗仪器上正在降低的各项数值,他满脸焦急道:"谁也别争了,你赶快出手救我父亲。"

"但是你给我听好了,如果我父亲有任何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现在的中年人,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需要五根针灸用的银针!"

胡杨大声说道。

卢志伟很无语的撇撇嘴,不过还是把自己专用的银针递给胡杨。

他倒要看看,胡杨拿什么治这个病!

在明眼人看来,胡杨这完全就是自寻死路,无数专家教授都束手无策,他能搞定?

接过银针的胡杨,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心情后,将五根银针分别插入气海,尺泽,天枢,通谷,俞府穴。

而且银针入穴位深度各不相同。

胡杨将银针插入五个穴位后,并没有闲着,而是根据快慢,捻转每根银针。

原本不屑于顾的卢志伟,看到胡杨的举动后,彻底傻眼。

他眼中的轻蔑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则是满满的震撼。

别人不懂,但他却看出了门道。

"这……这是失传的五行针法?"

卢志伟大声惊呼道。

"没错,正是五行针法。"

胡杨在行针时,开口解释道:"其实病人因为这次意外,反而因祸得福。"

"短暂性的缺氧,恰好使得内脏中的毒素无法通过氧气扩散,全都积累在内脏中。"

恩?!

听到胡杨的话,所有人全都大吃一惊,徐云龙之前中毒了?他们怎么不知道呢?

"我现在先把内脏中的毒素逼出来,然后让病人全身毛孔打开,尽可能多的吸收氧气,这样他就能痊愈。"

说完以后,胡杨不再说话,聚精会神的施针。

在场所有专家教授,全都看傻眼,谁会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噗……

就在这时,昏迷不醒的徐云龙吐出一口深黑色液体。

那些专家教授,彻底放下姿态,开始替胡杨打下手,不仅将徐云龙吐出来的液体擦干净,而且还亲自替胡杨擦汗。

随着胡杨的治疗,各个仪器所监控的数值,全部恢复正常。

五分钟以后,胡杨将五根银针拔出来。

此刻的他,因为消耗巨大,以至于面色苍白,喘着粗气,"病人的病,已经治好了,你们先把他带回ICU病房,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胡杨说话时,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毕竟他经脉封印刚解除,突然间有如此消耗,还真有些吃不消。

不过他在努力强撑着。

徐云龙的儿子见此情景,别提有多激动,快步跑到胡杨面前,亲自把自己那金色名片递给胡杨,并要了胡杨的电话号码。

本来他想好好感谢胡杨,但看到那些专家教授把徐云龙病床推往ICU病房,不放心的他,马上跟了上去。

偌大的手术室,只剩下吴承军,何超群和胡杨三人。

吴承军有种劫后余生,大难不死的兴奋。

倒是何超群,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他实在想不通,胡杨这个废物,怎么可能懂医术呢?

他本想刁难胡杨,可没想到,反而成全了胡杨。

就在他很无语时,胡杨因为消耗太大,直接昏倒在地。

原本在外面焦急等待的赵海燕和苏清涵,也在这时跑了进来,就连苏清涵的爸爸苏世荣也跟在后面。

"吴院长,我……我看他们都出去了,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冲在最前面的赵海燕,焦急不安的问道。

兴奋的吴承军满脸笑容的说道:"病人得救了!这次真得好好感谢你这准女婿啊!要不是他带的人大显身手,那就麻烦啦!"

吴承军只记得赵海燕说过,何超群是她准女婿。

他并不知道胡杨与他们的关系,其实他想表扬的是胡杨。

说完这句话的吴承军,并没久留,直接朝ICU病房赶去。

至于赵海燕他们,自然不会把这个功劳,联想到胡杨身上。

在他们看来,肯定是何超群利用他的关系摆平的。

"何大少,你真是太厉害啦!你简直就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啊!要是没有你,我们真就完了!"

赵海燕大声感谢着。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感谢,何超群也感到很意外。

此时胡杨昏倒了,其他人也不在,而且就算胡杨醒来,说病人是他治好的,赵海燕他们也不会相信,这个顺水人情,不要白不要!

"阿姨,你太客气了,我之前说过,我既然答应帮你们,那我肯定会说到做到。"

如释重负的苏清涵,也走到何超群面前,"何大少,谢谢你了!"

"一点小事而已!"

"胡杨呢?他不是和你一起进来的吗?"

苏清涵小声问道。

"他啊?喏,就这德行,不知怎么搞的,晕倒了!"

何超群说话时,故意侧身让他们看到。

"真是个丢人现眼的废物!他哪里见过这种阵势,肯定是自己吓晕了!"

赵海燕很嫌弃的翻了翻白眼,"老苏,赶快把他带回去,我可丢不起这人!"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