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卢宇这家伙疯了吧?在水池哪里大呼小叫什么呢?"

宿舍里面的胖子,听到卢宇的叫声忍不住吐槽了。

"估计是捡到五毛钱了吧?"眼镜嗤之以鼻的冷笑了声。脸上充斥着不屑,这年头五毛钱别人都懒得捡,只有卢宇这死穷鬼才会要吧。

"我靠,说真的!老子衣服兜里面还真有钱,他不会是捡到我的钱了吧?"

一想到这里,胖子直接从上铺跳下来,穿上拖鞋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这一出去之后,傻眼了!卢宇这个穷吊丝居然不见了踪影。

等到胖子冲到窗户前一瞅,看到卢宇做贼一样,神秘兮兮的从校门口跑了出去,越发觉得这小子肯定洗衣服的时候从他兜里捡到钱了。

"草泥马,这狗曰的死穷鬼,借钱不还不说,现在干脆学会偷钱了。"

胖子骂骂咧咧的回到宿舍,看得众人一阵疑惑,纷纷询问他咋回事儿?

胖子把刚才所见全给说了。如果那小子不是偷了钱做贼心虚,怎么会偷偷摸摸的跑了?

宿舍大哥陈莽第一时间反驳,"不能吧!卢宇再穷,也不至于干偷鸡摸狗的事情?胖子,这其中会不会有啥误会?你再找找其他地方,钱是不是落宿舍了?"

"莽哥,我也希望是误会!大家毕竟是一个宿舍的是不?刚才眼镜不说我还不觉得,但我刚才想起来了,今早上我带了一百块买了个盒饭,退了九十呢。这一回去找,钱不见了,就卢宇去水池洗了衣服,你说除了他还有谁会偷我钱。"胖子说得信誓旦旦的,让陈莽不知道该如何替卢宇开脱了。

眼镜更是冷嘲热讽,"行啊!我们这位大少爷,可真是越来越出息了。九十块那可是胖子一个星期的零花,居然就偷了。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连一个宿舍的人都偷,胖子,我要是你,这事儿我绝对不能忍!"

胖子被他扇阴风、点鬼火,这一会儿也来气,捏着拳头狠狠打了一下墙壁。

"草他妈的!这狗曰的回来,老子非得弄死他。"

陈莽担心的看着窗外,内心也是相当的不安,卢宇啊卢宇!我知道你现在很困难,但再困难你也不能偷钱吧?

且说另一边,卢宇鬼鬼祟祟的离开了学校,在外面找到了自己临时租的一个出租屋。

再三确定四周没有人之后,打开了房间门,直接走了进去。

整个破败的出租屋内,堆满了一堆形形色色的破烂玩意儿。这就是他从哪个宝藏洞里面,通过一天一点的方式,偷偷摸摸给盘回来的。

左右找了找,卢宇随手拿了一件东西,用破报纸包好,急匆匆的出门了。

前脚刚走,后脚一个漂亮的小寡妇听到关门声,就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隔着窗户大声叫喊着,"天杀的死穷鬼!老娘的房租呢?你都欠了我三个月了!"

卢宇头也不回的来了句,"李姐,等我卖了东西就还你房租!"

"去你的,老娘听你这话都听了三个月了。再给你一个星期,不给钱我就把你的破烂扔大街上去。"

卢宇只是打了个OK的手势,头也不回的走了。

老杜,杜鹏盛是地下拍卖所的二道贩子,他们接头的地点也是搞得神秘兮兮的,居然就在嘈杂的大医院旁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医托呢。

等到卢宇一到,老杜立马上前热情的打招呼,"宇哥!这次带了什么好东西?"

卢宇神秘兮兮的左右看了看,最后拿出了一尊黑不溜秋的铁猫给他。

杜鹏盛掂了掂,沉手!仔细看了看,眉头越皱越厉害,他几乎脱口而出,"你他妈逗我,这就是一尊破铁猫啊!"

但此人会做人,前面卢宇给了个石珠子,结果证明是一颗夜明珠,恐怕这玩意儿也不简单。当下,陪着笑脸,来了句,"宇哥,恕我眼拙,这东西有什么值钱的地方吗?"

一句话给卢宇弄得老脸一红,他也不知道这是啥玩意儿,就是随手一捞罢了。当然了,也不能让对方发觉,只能强装硬气的说,"看不懂?那算了,我找另外一家。"

"别别……别介,宇哥!你拿的东西能是凡品吗?老杜我不开眼,瞅不明白,但咱有明白人儿啊。"

说到这里,当即老杜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慌慌张张的打了个电话,把他们地下拍卖所的"掌眼"给叫来了。

所谓的掌眼啊,就是现代人说的"古董鉴定专家"!

那哥们是个大胖子,得到老杜的电话还以为有啥稀奇的玩意儿,左右上下看了一遍,抄着一口粤语腔就吐槽了,"我丢!还以为是什么宝贝?老杜,你干这些年拍卖,脑子进水了吧?这就一尊铁猫嘛!"

杜鹏盛很紧张啊,再次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他能不知道这是一尊铁猫?但卢宇上次出过奇迹,所以才不敢说实话,怕得罪金主是不是?

看着卢宇难看的脸色,老杜赶紧陪着笑,尴尬的说,"老王啊,你再仔细瞅瞅,仔细瞅瞅……"

"我丢你老母嘿!再看一百遍这也是一尊破铁猫,你知道我赶这么远过来,车费花了多少吗?这东西拿去给收破烂的吧。"

叫老王的"掌眼"直言不讳一说,杜鹏盛尴尬了,卢宇难堪了。

最后,老杜好歹懂人际关系,赶紧拉着老王去一边,小声来了句,"老王,你确定没走眼?"

"我丢!我干这一行多久了?上次那天价夜明珠还是我看穿的,这铁猫还能出问题?"

"你确定!"

"确定!"掌眼老王可劲儿点头。

"那你知不知道咱拍卖所最高拍卖纪录的夜明珠,到底是谁给的货?"

"谁?"

老王看着杜鹏盛,后者努了努嘴,示意面前的卢宇。

老王差点没惊掉下巴,这小子?他给的夜明珠?

一时间,掌眼额头上也开始冒汗,紧张得说话都不利索。刚才说得那么直,这不是打金主的脸吗?

"这这这……"

老王下一刻秒变了脸,嬉皮笑脸的赶紧对卢宇道,"这位少爷,恕我眼拙,你这东西……我……我再瞅瞅,再瞅瞅!"

说完,擦了一把汗水,拿着放大镜仔细的观看了半天。

还真别说,真看出门道来了!

他跟个神经病一样,不断惊呼,"不会吧?……天!难道是……难道真是?"

周围的路人不时投来异样的目光,杜鹏盛感觉很丢人,赶紧来了句,"老王,你这一惊一乍的做什么?到底看出啥了?"

老王扭过头来,吞咽了一口唾沫,感觉很热的样子,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

"这对猫眼……是宝石!这么纯的宝石,我丢!老子这辈子都没见过。"

一听到这话,卢宇心头一跳,但表面上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杜鹏盛开心坏了,赶紧拍马屁,"我就说嘛,宇哥拿的东西,肯定不是凡品。只是可惜,一对宝石居然嵌在破铁猫身上?"

"你刚刚说什么?"卢宇好像被点醒了什么?

"我……我说一对宝石居然嵌在了破铁猫身上。"杜鹏盛有点慌,难道说错话惹金主不高兴了?

谁曾想,卢宇灵机一动,看着那边的掌眼老王,"宝石不会放在铁猫身上,老王,你可别看走了眼。"

老王不是傻子,瞬间也明白过来了,当然也越发紧张,深怕走漏了眼。左右看了看地上,最后捡起了一块儿破石头片,使劲儿在那破铁猫身上刮了一下。

"吱呀"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漆面破开,一道刺眼的金光,在阳光反射下顿时乍现在了眼前,差点没亮瞎老王的狗眼!

吓得三人目瞪口呆,眼疾手快的卢宇,赶紧抓起破报纸把东西给包了起来。

杜鹏盛和掌眼老王真长见识了。这一会儿跟傻子一样呢喃着,"妈的!这么大一尊金疙瘩!"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