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南岳市。

南岳大学操场上,一个路人吐出嘴中的半截香烟,和朋友说说笑笑的走过去。

另外一边,一个穿着廉价运动服的男生,两眼放光,赶紧急匆匆的跑过去,左右看了看,蹲下身子捡起半截烟头,点了个火,迫不及待的狠狠吸了一口。

卢宇皱着眉头,看着手机,唉声叹气一番。他在思考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今天中午的午饭该怎么解决?

就在他茫然四顾时,身后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鄙夷的看着他。刚才卢宇捡烟头的一幕,尽收眼底……

两人尴尬的对视着,谁也没说话。

美女转身大步而去,卢宇赶紧跟上。

"你干嘛?"美女警惕的看着她。

"哪个……张美美,上次我们一起吃肯德基……哪个……"卢宇尴尬的说道。

"你想说什么?"张美美皱着眉头,不悦的来了句。

卢宇真的很尴尬,这话实在不好说,但是……为了今天的午饭,他只能硬着头皮说了,"我帮你结账的钱,你还没有给我。"

"呵呵……我明白了!上次我点了个圣代冰淇淋8块,一个鸡米花9快9,这里是二十块不用找了。"

说完,张美美就像是打发乞丐一样,将钱扔在了地上。还鄙夷的啐了句,"真不是男人!一顿肯德基都要人还。"

卢宇也很不好意思,毕竟这种事情真的很羞耻。

"你放心,美美,等我卖了手中的东西,一定请你吃最贵的牛排。"

"省省吧,你这话给多少人说过了?还有,我希望你离我远点,不要让别人误会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哼!吊丝。"说完,张美美傲娇的离开。

卢宇捡起地上的钱,看着张美美离去的背影苦笑,明明上学期她还在倒追自己。结果,自从老爸死了后,家里破产,这人就变了一个样。

唉,算了!人都是逐利驱害的嘛!

看了看手机,卢宇摇头拿着二十元,准备去吃一碗牛肉面。

刚一回头,一个凶神恶煞的大汉站在哪里,开口就一句,"卢宇!还钱啊。这都多久了……"

"李哥,等……等到我东西卖了,我就有钱还你了。"卢宇嬉皮笑脸,点头哈腰的。

"去你妈的!你那堆破烂送老子都不要,傻子才花钱买。"

说完,李哥直接踹了卢宇一脚,看他手中还有二十元,直接抢过去。

"这不是有钱嘛?当利息了!记得啊,下个星期还钱,不然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看着离去的李哥,卢宇倒在那儿苦笑,眼中都是泪水。

"卢宇,你……"

这时候,旁边另一个人站在那儿,看着这一幕很心酸。

回头一看,是宿舍的大哥陈莽。

卢宇又是那副嬉皮笑脸,点头哈腰的样子,"莽哥,饭钱的事情,你放心……等我东西卖了,我就还……"

"行了!卢宇,别说了。"

说到这里,陈莽递过去一个馒头,苦笑着说,"我家也不富裕,只能给你这个了。快吃吧!"

看着陈莽的馒头,卢宇接过来,低下了头,眼泪止不住的在打转。

自从父亲上吊自杀,家道中落,所有人见了他都跟躲瘟神一样。在卢宇生活费没有着落的时候,宿舍里面唯一接济他的只有陈莽。

"唉,你说你家原来富的时候,个个都巴结你,现在你爸死了,破产了,大家都在欺负你。这些人真是现实!"陈莽想想以前卢宇的风光,又想想现在,真为他不值得。

"呵呵,没事!莽哥,等我卖了那些东西,就有钱了……到时候……"

"好啦!卢宇,在兄弟面前你不用强撑了。等下晚饭你在宿舍等我,我给你带吃的来。"

说到这里,陈莽拍了拍他肩膀,把自己剩下的半盒香烟,也塞在了他兜里。

"知道你父亲死后你压力大,学会了抽烟,但也得节制点。"

"莽……莽哥,我说的都是真的,等我把东西卖了……"

卢宇的话还没说完,陈莽也消失在了眼前。

他苦笑着,世人都是这样!

当年他爹很有钱的,自己也生活得很好。可后来父亲得到了一张所谓的藏宝图,迷恋上了探险,到处去寻宝,耗费了大量金钱,还欠下了一屁股高利贷。

后来被债主追上门,父亲觉得对不起家人,然后上吊自杀了。人死灯灭,债主们拿走了卢家所有值钱的东西。

唯独留下了那张破图。

卢宇靠着父亲留下的记录,他就差最后一步找到这宝藏了。

结果……

等到卢宇找到的时候,那山洞里面是堆积得密密麻麻的瓶瓶罐罐,一样值钱的都没有。

但卢宇一直深信,父亲用全部家产和生命都要去寻找的东西,一定很值钱!

可这一刻……

他真动摇了。

吃了馒头,上了课,等到卢宇回到宿舍。

老样子,所有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卢宇!还钱啊。"

是的!他这个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是到处去借的,现在真还不起钱了。

于是,又是那一套,"等我东西卖了,我就……"

"少他妈来这一套,说了多久了你?"胖子不爽的啐了句。

"行啦,卢宇!我们知道你还不起钱,老规矩,收点利息吧。"

说到这里,宿舍的眼镜把脏衣服、脏袜子全给扔了出来。

胖子也一样,厚厚的堆了一堆。

卢宇只能点头哈腰的,收起这些债主的东西,跑去水池那边洗衣服了。

"这小子真他妈二皮脸,脸皮厚到家了。"

"就是,当初家里有钱的时候多威风啊,但他那不成器的老爸非要玩什么探险?想学西方人找刺激,最后命都搭进去了。我要有这样的爹啊,我就他妈跟他一起去死算了。"

"行了!少说两句吧,毕竟都是一个宿舍的。"陈莽一句话,大家才消停了下来。

听到身后的嘲笑声,卢宇站在水池边,看着"哗哗"的水流,脸上止不住的流泪。

我发誓!我一定要有钱,我再也不会让人看不起了。

"叮咚,你有一条新的短信,请注意查收。"

很快,手机短信响了起来,卢宇赶紧接起来看了看。下一刻,等到看到上面的内容后,眼珠子都瞪圆了。

"(建设银行)你尾号7452的账户到账94560000,余额94560008。"

卢宇再一次的数了一遍,没错!就是九千四百万,将近一个亿了。

等了这么久,它终于来了!

只是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

"一个电话打过来,打过来,打过来……"

与此同时,电话铃声响起,卢宇接起了电话,刚说了个"喂!"

电话那头,立马传来了一个热情的声音,"卢先生,不!宇哥,宇哥,告诉你个好消息,你拿给我们拍卖所那颗石珠子,外面居然是一层包浆,里面是夜明珠啊。天!这么大一颗的,简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夜明珠在我们拍卖所,拍出了史无前例的高价一亿三千万。呵呵,宇哥,根据规矩我们要提三成,扣除了一些手续费,把剩下的钱打到了你卡上。宇哥,看下账户到了吗?"

"嗯!到了。"卢宇回了句。

"呵呵,对了,宇哥你手头还有没有别的东西,我们可以继续合作。"

一听到这话,卢宇欣喜若狂,就知道老爹拼命去寻找的宝藏是价值连城的。原来那些所谓的破铜烂铁只是表象,外面有一层包浆啊!

"有有有,你等下,明天我再给你们点东西。"

"哎,好勒!宇哥,我叫杜鹏盛,你叫我老杜就行了。我们交个朋友,以后你在南岳市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为了挽留住这个金主,杜鹏盛真恨不得立即认卢宇做干爹。

卢宇也知道,这个地下拍卖所很有势力,当然很乐意结交这位杜鹏盛了。

两人寒暄了一番之后挂断了电话,卢宇拿着手机,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大笑。

抱着手机亲了又亲,老子有钱了!老子真的有钱了!哈哈……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