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杜鹏盛跟个娘们一样,死死的捂着嘴,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卢宇。

我滴天!这少年什么来头?拿出来的东西太吓人了?

之前是一颗从来没见过的大颗夜明珠,这一次拿出了一尊嵌着宝石的金猫。

他已经能想象,一颗夜明珠尚能拍出天价,这尊金猫恐怕还得破一次记录。

杜鹏盛有点激动了,抽烟的手都在颤抖,赶紧递给了卢宇一根"熊猫"。

"宇哥,这东西……这东西……你真要给我们拍卖所吗?"

卢宇接过烟来,点了个火,看着很平静,但内心里面也激动得狂跳。

金娃娃!金娃娃!老子要发了。

"废话!我不给你们拍卖所,难道找你出来喝茶?"

听到卢宇这么信任自己,杜鹏盛果断拍着胸脯,"宇哥,你放心!市场金价多少,你这尊金猫我保证只赚不赔。"

"呼~"

吐了一口烟,卢宇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点,"那就好,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宇哥尽管提!"杜鹏盛大包大揽,他在南岳市还是相当有势力的。

"财不露白你懂得,我不想惹麻烦。"

"哦……我懂我懂,宇哥放心,我们吃这碗饭就得守规矩。你的身份和货物来源,绝不会过问,也不会让第三者知道。"

"那就好!行了,等你们拍卖的好消息。"

说完,卢宇双手插在裤兜里面,吹着口哨进医院了。

看着卢宇离开,杜鹏盛松了一口气,还对老王说,"你啊你啊,差点看走眼,这宝贝要是去了别家,到时候老板非得炒你鱿鱼不可。"

老王想起刚才的事情,也是一阵后怕。擦了一把汗水,瞅着卢宇离去的背影,还自言自语的说,"这位少爷什么来头?这么大一个金娃娃,就这么放心扔给我们了?"

"废话!人家能拿出夜明珠,金娃娃来,还在乎这个?这才叫气度!走吧,回去找老板领赏。嘿嘿……"

说完,这两人屁颠屁颠的小心珍藏好那尊铁猫走了。

躲在墙角的卢宇,刚才装孙子装得活像,这一会儿看到人走了之后,激动得咬着拳头,不断的在那儿跳。

妈的!金得,一尊金猫还嵌宝石,我真是捡到宝了!哈哈哈……

结果一个路过的医生看到他,还尖叫着:"有人发羊癫疯,护士,快!快推担架来。"

……

等到卢宇从医院回去的时候,没想到还遇到了一个老同学。

班上一个叫刘小倩的女同学,看到卢宇,直接抬手打了个招呼,"好巧啊,卢宇!"

结果,出人预料的是,卢宇低着头,心不在焉的从她身边就过去了。

想想也是,身怀巨款,拥有一个宝藏。

卢宇刚刚暴富,心情十分复杂,根本没想那么多,也根本想不到会在医院里面遇到熟人。但他这行为,让刘小倩可不爽了。

这死穷鬼牛什么牛?还当自己是以前的阔少爷呢。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下一位!"

这时候,里面抽血的医生喊了句。

来看病验血的刘小倩,赶紧应承一声,拿着付费单上前去。

想了想,她又好奇的问了句,"对了,护士,刚才有个男的从哪儿过去了,他也是来验血的吗?"

"男的?没有啊!"护士有点愣了。

"那他来医院干什么?还在抽血室这边?"

"哦,可能是来卖血的吧,这又不是什么稀奇事。"

此话一出口,刘小倩顿时捂着嘴,差点没尖叫出声。

什么?来卖血!

卢宇这死穷鬼已经落魄到这种程度了?

难怪刚才打招呼,低着头装作不认识呢。

好险好险!当初他家那么有钱的时候,本小姐居然还想追他,幻想嫁入豪门呢。

要当时一时冲动,现在岂不是追悔莫及?

想到这里,刘小倩开心坏了都!好庆幸当初没去傍富。

而另一边,卢宇回去的路上,想到赚大钱了,怎么也得报答一下宿舍的兄弟们吧?尤其是莽哥那么帮助他。

跑去银行,办了个分卡,提了五万块在里面,这用来当零花。

至于巨款嘛,那是拍卖所打款的卡,卢宇没有急事不能动它。

想想之前有钱的时候,身边都是舔狗,出事儿了一个朋友都没有。反而在落魄之后,遇到了陈莽,交到了真心的哥们。卢宇暂时不想告诉他们真相,当然也要谨记财不露白啊。

买了两只烤鸭,带了一些水果,还取了几百块回来,他打算回去请大家吃饭,顺带把钱给还了。

结果回去之后,卢宇傻眼了。

整个学校的人,一个个都对他指指点点的,像是看外星人一样。

卢宇纳闷了,这些人咋回事儿?

更有甚者,还有几个女生在背后奚落他。

"小敏,当初我对你说了,不要找哪小子,你不相信吧?现在知道好闺蜜是咋回事儿了吧?"

那叫小敏的女生点了点头,一直对她的好闺蜜道谢,还感谢卢宇当初的"放过之恩"。

搞得卢宇心里全是问号。

"看到没,这死穷鬼还真是禀性难移啊,当初当公子哥当惯了。现在嘴馋,卖血都要吃烤鸭,你说这得多疯狂?"

"你小声点!别让他听到。"

"我还怕他听到,他以为他是谁?还是当年的卢大少啊?"

旁边又有几个男同学在冷嘲热讽,卢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卖血?吃烤鸭?

什么鬼?

算了!反正这几个月,他一直是学校奚落嘲讽的对象,也不在乎了。

回到宿舍,卢宇满脸堆笑,推开门刚刚来了句,"哥几个,看我给你们带什么吃的来了?"

结果,门推开之后,屋子里面的气氛不对劲儿。

死胖子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脸横肉,怒气冲冲的看着卢宇。

眼镜更是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只有陈莽恨铁不成钢,又是生气又是同情的模样,很是纠结。

"唉,你们这是怎么了?我带了烤鸭啊,你们都不吃吗?可香了。"

卢宇一句话说完,胖子直接要发飙了,站起身来就要骂娘。

结果陈莽抢先一步,"胖子!刚才怎么说的?你说话不算话是不是?"

"莽哥!不怨我,这小子我真是忍不住了。"

"他都去医院卖血了,你还要落井下石吗?"

一句话,让胖子咬着牙,又愤愤不平的缩回去。

卢宇皱着眉头,看着他们不解的问了句,"呵呵……哥几个,这是咋了?"

"卢宇啊!我知道你很困难,但你这也……"陈莽脸上是大写的为难。

"咋了?莽哥,你说话咋说半截啊?"卢宇反正很蒙。

眼镜冷嘲热讽说了句,"卢宇啊,我问你,你这烤鸭18块钱一只吧?咱校门口那种摊子买的是不是?"

"……"

"没听懂?我直白点,你哪里来的钱买的烤鸭?是胖子那九十块吧。"

眼镜男这话一说完,卢宇顿时恍然大悟。合着他们觉得自己偷了胖子的钱,然后去买了烤鸭?

"眼镜!你够了!"陈莽立马呵斥了句,接着骂道,"我们之前咋说的?

"莽哥,你不要太偏心了好不好?那小子穷得去卖血,我们就该同情他吗?你这不是同情,是在纵容!偷咱兄弟的钱是小事,我们可以不报案,你要纵容他,他以后去外面偷,那你可就是害他了。"

眼镜男说得义正言辞,但脸上却写满了阴险的笑容。

胖子更是发飙了,"卢宇!你欠钱不还,还偷钱,不是看你小子下贱到去卖血,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卢宇听到这些话,真是心酸啊!别人怎么看就不多说了,一个宿舍的,你们也这么看我?

我他妈赚钱了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你们,可你们这么对我?

"唉!"

卢宇叹息一声,放下烤鸭,一人塞了一个红包给他们。扭头走出宿舍,一个人去外面抽闷烟了。

眼镜瘪了瘪嘴,走过去翻了翻烤鸭,还吐槽呢,"以为拿点小红包就打发我们了?还想我们不把他偷钱的事情捅出去呢。"

卧槽!

话刚说完,眼镜男看着烤鸭上的盒子,清清楚楚标着"北京烤鸭"四个字,还有正规标签。

这他妈不是18块一只的路边摊死鸭,而是两百块一只的正宗北京烤鸭啊。

他刚要对胖子说点什么?

拆开红包的胖子,已经吞咽了一口唾沫,看着红包里面的一叠钱,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