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秦正南吩咐司机开车,低头看着手里的平板电脑,眸子里闪过一抹狡黠。

肖暖偷偷瞥了一眼,见他在发邮件,就扭过头看向了窗外。

突然,小腹传来一阵胀痛,紧接着,有股热流直接从下面流了出来。

肖暖头皮发麻,不会吧?之前明明算好的日子,大姨妈应该是一周后才会来的,怎么突然提前造访了?她可是毫无准备的……九月的大热天,脱掉婚纱,她只穿了一条薄薄的九分裤……还是该死的白色!

腹诽间,又是一股暖流,肖暖感觉自己已经闻到了血腥味。

懊恼地咬了咬牙,她转过身,对着在认真发邮件的秦正南干笑了一下,"那个,秦先生,我……"

"叫我正南,或者老公!"秦正南扭头看向她,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男人的脸近在咫尺,那放大的五官让肖暖不由地一愣。

刚才许是因为一直顾着怨恨安俊远了,都没来得及仔细瞧他一眼……这个男人真帅啊!她第一次见到了小说里那种"剑眉星眸"。

"好吧!老,公,我们能不能晚点去民政局?"肖暖不敢多看他,因为他那深邃的眸子就像一泓深潭似的,只那一眼,她就差点被吸进去了!

"给我个理由!"秦正南微微蹙了眉,问。

"你放心,我绝对不是后悔!我……我……"肖暖有点难以启齿,小腹又传来一阵胀痛,她不由地抬手捂住了肚子。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秦正南放下手里的电脑,按住了她的肩膀,这才发现她的额头已经渗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肚子疼……"肖暖疼得弯下了腰。

"小张,去医院!"秦正南剑眉拧了起来,吩咐司机。

"是。"

"不用……你送我回家一趟就行了!"肖暖额头上不由爬上几条黑线,不就是例假么,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

"怎么不用,你脸上都没血色了!"秦正南不悦地严肃道。

"下面流血了,脸上没血色正常啊!"肖暖几乎是脱口而出。

说出来就后悔了!因为她看到秦正南那犀利的眸子正在往她腿间看去……

她连忙侧了侧身子,尽管心里已经羞愧得恨不得从车上跳下去了,可还是厚着脸皮冲他皮笑肉不笑,"真没事!老朋友造访而已,你送我回家,我收拾下再去民政局!"

"真没事?"秦正南显然是明白了点什么,脸上轻松了不少。

"真没事!"肖暖嘻嘻笑了下,对司机说,"帅哥,城南凤城小区,谢谢!"

说完,羞涩又俏皮地冲秦正南吐了吐舌头,连忙把头转向了窗外,脸上尽是懊恼之色。

丢死人了!

秦正南没有再吭声,只吩咐司机把车里的冷气关小,拿了一条毯子披到了她身上。待肖暖转过身想说谢谢的时候,他已经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起来。

这个男人……还挺体贴的。

车子进了凤城小区,肖暖用毯子围在腰间,飞快地下了车。

瞧了一眼米色真皮座椅上那一抹鲜红,秦正南无奈地摇了摇头,眸中尽是柔柔的笑意,"这么多年了,还是当年那个没长大的小丫头!"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