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虽然小女孩恢复呼吸了,但是并没有醒过来,两只眼睛仍旧紧紧闭着。

"小友,我孙女为什么还没醒过来啊?"吴金元有些着急的问道。

"大脑缺氧,过一会儿就好了。"李浩明安慰吴老一声,接着冲林羽问道:"小兄弟,这孩子长时间缺氧,不知有没有对大脑造成损伤?"

"我刚才查看过了,丝毫没有,全赖贵医院这套世界领先的氧气设备,要是换做别的医院,就难说了。"林羽回复道。

其他几个内科医生一听脸上颇有些自豪之色,真不是吹,他们医院的一些设备,在国内,甚至在世界范围,都是首屈一指的。

李浩明对自己医院的设备了如指掌,自然知道这段时间内还不至于对小女孩的大脑造成损伤,他之所以这么问,是故意试探林羽。

林羽的回答让他心里微惊,虽然现在中医衰微,但是中医的博大精深是西医远远不能比的。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优秀的中医专家根本不需要借助仪器,观气断神便能看出病人的病兆,而林羽一眼能看出小女孩的病情,并断定她大脑没有损伤,可见医术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

"我要用独门秘法给这孩子的病除根,麻烦诸位回避一下。"

现在孩子虽然好了,但体内的黑气还没驱除,林羽怕吓到众人,所以只能先把他们支开,毕竟鬼神在这个世界对绝大多数人而言都是神秘的存在。

等众人撤出去后,林羽刚要动手,谁知女孩身上的黑气率先窜出,快速的往窗外飞去。

想跑?

林羽冷笑一声,念起破魂术,双手夹住从江颜身上取下的红绳,冲黑气飞去的方向一指,那黑气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倏的一下便被吸到了红绳上的桃核里。

林羽将红绳系到手腕上,心想多亏了江颜这个红绳,要不然以自己现在的修为,要对付这个脏东西,还真有些吃力。

"可以进来了!"

林羽冲门外喊了一声,接着走到小女孩身旁把针取下,在她百会、风池等头部穴位用手指按了按,小女孩便缓缓醒了过来。

看到小女孩的眼神恢复了澄澈,林羽欣慰的笑了。

吴建国夫妇和吴金元老两口进来后抱着孩子泣不成声,差一点他们就永远失去这个吴家唯一的血脉了。

"小友,我孙女日后还会不会复发?"吴金元率先从兴奋中回过神来,不放心的问道。

"已经根治了,不会再犯,不过以后对这孩子多上点心,她体质弱,需避阴,尽量少带她去陵园墓地等阴气重的地方。"林羽嘱咐道。

"大恩不言谢,小友,日后有什么吩咐,我吴金元,义不容辞!"吴金元语气中满满的感激。

"举手之劳,您客气了。"林羽平淡笑道。

"何兄弟,我刚才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你和嫂子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大恩大德,以后我一定报答。"吴建国揽着妻子和女儿,眼眶湿润。

听到嫂子两个字,林羽讪讪笑了笑,回头看了眼江颜,只见她还是一副冷冰冰的神情,正皱着眉头望着自己。

"小兄弟,你可否跟我们讲讲这孩子的具体病情?"见孩子已经无恙,李浩明顿时对孩子的病情来了兴趣。

"就是,小神医,给我们讲解讲解吧。"

"对啊,给我们也上一课。"

见李浩明都开口了,其他的一众内科医生顿时也好奇起来,纷纷附和道。

"言重了,我能看出这孩子的病情,也不过是侥幸而已。"林羽谦虚道,"其实她的病症并不复杂,主要的病因是发烧引起的肺热。"

"这点我检查的时候也发现了,但是只凭肺热,怎么可能会引发这么严重的症状。"李浩明不解道。

"在诊所的时候,我就说过,这孩子患有隐疾,我没看错的话,以前有过肝中毒。"林羽转头望向吴建国夫妇。

吴建国连忙点头,说道:"对,对,我女儿半年前有过一次中毒性肝炎,不过已经治愈了。"

林羽点点头道:"确实治愈了,但是还有少量的毒素残留,加上长时间发烧导致心火上升,在两者的作用下,简单的肺热就形成了夺命的重病。"

林羽说的这些都是病症的主因,但其实并不至于这么严重,主要是那团黑气在利用这个病症作怪,导致小女孩差点有生命危险。

一众医生听完他的分析后纷纷点头,李浩明也暗自佩服,单凭不用任何检查,就能看出小女孩得过隐疾这点,自己就做不到。

江颜听他说的头头是道,不禁有些诧异,不过心里仍旧不屑一顾,他看过几本书,自己心里最清楚,这次不过是走运撞上了而已。

林羽离开医院的时候,李浩明特地追了出来,递给他一张名片,说他如果有兴趣来人民医院工作的话,可以联系自己。

看着手里的名片,林羽询问道:"你有兴趣来这里上班吗?要不要……"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我想要什么,会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未等林羽说完,江颜便冷冷打断了他。

江颜心里气不打一处来,一直以来都是她在帮这个废物,自己什么时候用的着他帮了。

其实江颜一直以来的理想就是到清海市人民医院上班,但是清海市人民医院的主治医师并不好考,她连续考了两次都失利了,不过她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考上。

"你的手链掉了,我捡到了,能送给我吗?我希望身上留一件你的东西。"林羽晃了下手上的红绳。

"随便。"江颜冷声道。

回到诊所后,孙丰早就带着全体医生护士等在门外了,刚才他已经跟吴老通过电话,了解了全部情况。

林羽下车后孙丰带头齐声跟他问了声好,接着跑上去一把握住了林羽的手,"小何啊,这次我们诊所真是托你的福了,要不是你,我估计得关业整顿。"

"瞎猫碰上死耗子。"江颜冷冷说了一声,转身进了诊所。

孙丰讪讪笑了笑,其实他也清楚这个何家荣有几斤几两,虽然这件事也让他十分费解,但归根结底是何家荣帮了诊所,所以他还是感激何家荣的。

这时卫生局的车去而复返,领头的还是邓成斌。

孙丰顿时慌了,急忙迎上去,"邓局,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邓成斌压根没理他,快步走到林羽跟前,客气道:"何兄弟,刚才多有得罪,希望您别往心里去。"

起初邓成斌对林羽十分不屑,但亲眼看到他将自己侄女的病医治好,并且对病情分析的头头是道,立马对林羽刮目相看。

"邓局长客气了。"林羽也没有太计较,毕竟自己老婆在人家掌管的系统下工作。

"不瞒您说,我是来请您帮我瞧病的。"邓成斌四下看了一眼,有些拘谨。

林羽微微诧异,作为卫生局副局,吩咐一声,恐怕整个清海的医生都会抢着给他看病吧?

不过仔细瞧了一眼,林羽立马看出了他的症状,不由笑了笑,这个病其实很常见,但着实有些不太好治。

"邓局长最近应该经常会感到腰膝酸痛、四肢发凉吧,而且还畏寒怕冷,极易疲劳。"林羽笑道,他这病说白了,就是肾虚。

"对对对,我这两年看过许多医生,吃过很多药,都没见疗效。"邓成斌急切道,男人那方面不行,简直可以说是痛不欲生。

"没事,我给你开个方子,你回去每日煎服,日一剂,分早晚两次服,吃上半个月,就会有明显好转,不过切忌,服药期间不能碰烟酒。"林羽说着去诊所要了纸笔,给他开了一个方子。

"多谢何兄弟,以后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邓成斌接了方子,千恩万谢的走了。

其实来的时候他心里还有些没底,但见到林羽一口说出他的症状,便对林羽的医术深信不疑了。

"何兄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跟邓局长攀上了关系,以后我们诊所还得多仰仗你美言几句啊。"孙丰赶紧适时的跑过来套近乎,连称呼也变了。

他不在乎林羽怎么忽悠的邓成斌,只要他有利可图就行。

"当然,还希望孙所长以后多多照顾江颜。"林羽笑道。

"没问题,明天我就给江主任涨工资!"孙丰拍着胸口保证。

接下来一天林羽继续待在诊所里无所事事,但所有的医生和护士看他的眼神已经跟先前不一样了,随和了不少,而且午饭和晚饭的便当也都给他定了一份。

等江颜下班,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一想到马上要见到自己的岳父岳母,林羽心里有些忐忑,毕竟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家长啊。

江颜家位于清海市一处中高档小区,小区绿化率很好,环境很幽静。

环境越安静,林羽心跳的就越厉害,感觉跟做梦似得,自己就这么轻易的跟才认识了一天的陌生女人回家,真的好吗?

"下车!"

江颜见林羽在车上发呆,冷冷的呵斥了一声,林羽急忙下车,跟着她往楼上走。

屋内一对中年夫妇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中年妇女烫着卷发,穿着华贵,稍显富态,中年男子则有些瘦削,带着一个金丝眼镜,文质彬彬。

这俩人正是江颜的父母,江敬仁与李素琴,俩人都在机关工作,一个处级干部,一个科级干部,稳定体面,凭着早些年买下的几套房产,勉强跻身中产阶级。

看到女儿和林羽推门进来,李素琴忍不住冲林羽翻了个白眼,想起两年前逼着女儿跟他结婚,心里就有些懊悔,当时也是一时糊涂,才把女儿推进了火坑。

用她老伴的话说,当初就不应该把这个废物从孤儿院领回来,结果毁了他们女儿的一生。

"爸,妈……"林羽有些不自然的跟中年夫妇打了声招呼,但是俩人看都没看他。

林羽猜的没错,这个何家荣在老丈人丈母娘跟前也没啥地位。

"颜儿,上了一天班,累坏了吧,我给你放了水,去泡个热水澡吧。"李素琴走上前替女儿把包挂起来,随后转头看向林羽,没好气道:"你一会儿去帮你爸刷鞋,顺便把地拖了。"

"……"林羽内心凌乱,这待遇差别也太大了,怎么说自己今天也是刚出院啊。

"妈,他今天刚出院,让他休息休息吧,一会儿我来。"江颜突然开口替他说话。

李素琴不由微微一怔,印象中自己女儿好像从没帮这个废物说过话啊,今天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就连沙发上不动声色的江敬仁也不由抬头看了女儿一眼。

"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吧。"林羽笑了笑,接着往里走去。

"你往哪走呢,公用卫生间在那边,哎呦,这是撞傻了吗,笨手笨脚的。"李素琴忍不住埋怨道。

"颜儿,我刚给你们换了床垫,可软和着呢,现在家荣醒了,你们俩赶紧给我要个孙子吧。"李素琴压低声音跟江颜说话,但是林羽却听的一清二楚。

"咣当!"

端着水盆的林羽差点连人带盆栽到地上。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