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宋轻歌怔住,Z市那么大,怎么转眼又遇上他?

"昨晚有人说别让我问她是谁?"他轻哼了声,"一转眼又来发片名?"盯着她,"生意很差吗?"

提到昨晚的事,她浑身不自在,没回过神时,他已然从她手里拿过名片,放在眼前,微哼了声,玩味的看着:"宋轻歌……"

他嗓音低沉醇厚,念出她的名字时,诱惑力十足。她听得心跳不平,脸发烫,极不愉快的瞪了他一眼,却不料,发现有闪光灯,天啦,记者追过来了。

她一慌,蓦的抢过名片,仓惶的转身上了自己的车。

看着红色的宝马慌不择路的急速离开,顾丰城取下墨镜,那眸微眯,薄唇泛过一丝冷笑,"宋轻歌……"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她以为,她还能逃得了吗?当然,他不介意花点时间陪她玩一出猫抓老鼠的游戏。

猫抓到老鼠,先是把玩,玩到老鼠筋疲力尽、奄奄一息的时候,再咬死它,最后自然是吃得皮毛都不剩。不过,那结局似乎太过血腥了,他得改一改玩法。

闪光灯迭起,有人惊呼:"是顾先生!"

闻言,顾丰城冷脸,车窗缓缓升起,一踩油门,宾利欧陆很快离开了记者们的视线。

---

宋轻歌赶到银行的时候,看见银行的人拿了材料,说是要去法院,她阻止无果,说要见行长,可接待的人说:"高行长正在开会。"

在她看来,很明显,这是推诿。

迫在眉睫,她必须要见到高行长,于是心一横,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果真在开会,齐刷刷的目光看向她。

当然,宋氏欠了那么多钱,银行的人都认识她,看她的目光里,有同情,有轻蔑,更多的是不屑。

是她莽撞了,宋轻歌有些尴尬,硬着头皮说:"高行长,关于宋氏贷款的事,我想跟你谈谈。"

"没看见在开会吗?"那高行长冷哼了声,根本没给她好脸色,"滚出去!"

当着那么多人,这个"滚"字让她涩涩发紧,她勉强扬唇,"高行长……"

可不待她继续说下去,已经有两个人过来,按着她的肩,将她推出去,紧接着,会议室的门砰的一声关上。

这样的遭遇,不是头一次了。这一个月来,她经历了数不清的催债,也被好些曾经称谓叔伯大哥的伪亲朋拒之门外,她尝尽人间冷暖。

手机响了,是好友许婉,"我这有一百万,已经汇到你卡上。"

"你哪来这么多钱?"宋轻歌惊讶,许婉只是一个十八线,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前一段时间还入不敷出的。

许婉嗓音有点沙哑,"钱不多,你先救急,姐们目前也只有这个能耐,再多的也没有了。"

"小婉,谢谢你,"宋轻歌哽咽了,在这树倒猢狲散,四面楚歌的时候,连未婚夫都避之不及的与她解除婚约了,可许婉,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却主动向她伸出援手。

"这么矫情做什么?"许婉故做生气,激将她,"宋轻歌,你给我听好了,这钱不是白给你的,可是要还的。"

怎么办呢,不能让最好的朋友为她担心,轻歌擦掉眼角的泪,故意说:"要是还不出来怎么办?"

"看我不剥了你的皮!"许婉笑道。

轻歌抿抿唇,"剥皮就算了,我怕疼的。要不,我以身相许,陪睡抵债?……"她无意对上一双幽深的眸,她心跳一滞,倏地就红了耳根子,想到她刚刚说的话,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根。

手机里传来许婉的轻嗔,"去你的,我又不是拉拉!对你没兴趣的,好了,知道你忙,我先挂了。"

不会吧!怎么又遇到他?宋轻歌拔腿就想逃,可刚走了两步,就被他的手臂挡住了。

宋轻歌身高165,脚还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可却比他足足矮了一个头,她仰视他,见他的身材挺拔,肩宽腿长,那深驼色的羊绒大衣更衬得他像从杂志上走下的男模。

她突然发现,他渐渐靠向她,竟然还低头了……不会吧,他要吻她?她呼吸有点紧,耳朵发烫,眼一闭,头一偏,想要推开他,却不料双手竟然摸在他胸口上。

"你干什么?"他嗓音一如之前的有磁性。

她倏地的伸开眼,视线里,那镜面的墙壁上赫然映着他们的身影,都穿着驼色的羊绒大衣,那暧昧的姿势,还有--他被她袭胸了。

她悻悻的收回手,脸红,横眉犟嘴,"你要干什么?"

"你头发上有个东西,"他神色泰然,手伸向她的头发,那动作,好像真的帮她拂去了什么似的。

"我又不认识你,你跟着我干嘛?"宋轻歌恼着,怎么回事,她走哪儿都能碰到他?

"你不认识我吗?"他眉头微挑,明知故问。

"不认识。"她趸了趸眉,不是天亮就分手,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吗?可现在,他离她,是不是太近了点,好像……已经把她逼到角落里了,"别再跟着我了。"

"你以为我想跟你,"他呵呵一声,"宋轻歌,咱们还有笔帐没算呢。"

她的名字从他的唇里说出来,怎么就那么好听?"什么帐?"她吞吞吐吐的,难道,昨晚的事他要收费?可看他的穿着打扮,还有他开那车,不像是出来卖的。

"你还真健忘!"

宋轻歌有点烦躁,会议室随时都有人要出来,他这样将她堵在墙角,让人看见了多不好,他要钱,好啊,她给,索幸打开包,拿出一千块塞到他大衣的口袋里,"够了吧。"

"就这点?"

赶紧把他打发走了,她咬咬牙,将包里的钱全塞进他衣袋里,"这样总行了吧。"

他没动。

还不够吗?召个牛郎竟然这么贵?她不悦,硬撑着,"我看你昨晚的表现也只值这个价。"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