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曾经的宋轻歌,骄傲不可一世,即使与罗世琛订了婚,面对他的主动亲呢却总是说"最美好的要留在新婚之夜",这令他每次捉急得不行,今晚,当她撇下所有矜持投怀送抱,可他却搂着其他女人寻欢。

早听说他是花花公子,早听说他在外面不止一个女人,可他却信誓旦旦的说,只会爱她一个。既然要嫁他,那么就要信任他,所以,那些"听说"她一直不以为意,却没想到,树倒猢狲散,建立在利益上的订婚,面对困境时,竟然脆弱得不堪一击。

那保姆站在楼梯口看见了之前的一切,眼神里全是轻蔑,"宋小姐,叫你别进来,你偏不听,你看吧,打扰了琛少的好事,还自取其辱!"

呵呵,宋轻歌冷笑,不错,她是自取其辱。

"还不快滚,"保姆也不掩饰了,放肆的斥责,对宋轻歌连拉带推的。

砰的一声,别墅大门关上。

里面,温暖如春;

外面,寒如冰窖。

曾经,她是个不谙世事的宋家大小姐,除了去琴行和画室外,其她的时间都在福利院。虽然自小失去了父母,可在家有姑姑宋雅茹宠着,出门有未婚夫护着,当时,她最大的烦恼,是大提琴某首曲子拉不好,还有画画创作时遇到瓶颈,现在想想,那时的生活,简单纯粹又幸福。

一年前,宋氏集团董事长宋雅茹跟非洲一家公司签合同挖矿,投入宋氏所有的资金,还在几个银行都贷了款,起初,这事还在Z市报纸上热炒了好多天,宋氏的股票也是蹭蹭蹭的往上涨。

可就在一夜之间,那几个非洲人消失得无影无踪,宋雅茹回过神来,立即报案,可后来查出,那几个人是骗子,用的全是假名,出示资质证件全是伪造的,当然,矿也是子虚乌有的。

也就是说,宋氏投入的巨额资金打水飘了,得知真相后,宋雅茹中风了,住进了ICU。后来,不知道是谁把这事透露给媒体了,之后,Z市报纸披露事件真伪,一时间,网上风传宋氏集团即将破产,而后,股票连续跌停,最后被迫停牌。

宋轻歌作为宋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临危受命,被推上了代理总裁的位置,可她面对的,是一大堆烂摊子。她一点经验都没有,慌乱,手足无措是她最初的真实写照。渐渐的,在特助和宋氏老臣的帮助下,日常事务渐渐顺手起来,可这银行贷款,就难了。

通过财务,她才知道,为了挖矿的事,宋雅茹分别从三个银行借了一个天文数字的资金,不要说本金,就连利息都已经拖欠三个月了。

于是,她开始四处借钱。

当时舆论炒成那样了,加上宋氏根基本来就薄,一时间,亲戚朋友,商业伙伴对她避之不及。她屡吃闭门羹,甚至,未婚夫罗世琛都开始不接她电话,避着她了。

眼看着银行的贷款明天就到期了,她去找银行谈延期,银行一口否定了,甚至说,明天若是还不上,就申请法院查封宋氏。她问过评估师了,即使拍卖了宋氏集团所有资产,都无法还清银行的本金。为今之计就是先把欠银行的利息还清,到时再跟银行谈延期,至少,有了转圜的余地,不会立刻查封宋氏。

所以,才有她今晚精心打扮,投怀送抱,厚着脸皮找罗世琛借钱的事。原本怀揣着一线希望,可却被无情的打碎。

她真的走投无路了。

姑姑宋雅茹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疼爱,爱她,比亲生母亲还亲。她现在在ICU,宋氏集团又是她一手创建的,是她的心血,要是她知道宋氏即将被查封……宋轻歌实在不敢去想象后果会如何。

夜色笼罩,细雨迷离,她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罗家的,环山路上,没有路灯,一片漆黑。

其实,她很怕。

怕黑,

怕冷,

怕孤单。

细雨朦朦里,由远及近的车灯,像是迷途里的指航针。

她招手,车停在她面前。

司机是个男人,脸色有点冷漠。

可她没得选,哆嗦着:"我能搭你的车下山吗?"

男人打量着她,语气有点冷,"上车。"

她淋了雨,大衣、头发、脸上全湿了,这一遇到车内的暖气,便冷得唇齿轻颤,她缩成一团,垂着眸,瑟瑟发抖。

见她满脸的雨水,那模样,又冷得可怜,他解下脖子上的围巾递给她,"把脸擦擦。"

围巾是羊绒的,软软的,她握在手心,那上面,还带有他的体温。

"怎么不擦脸?"

"怕弄脏了你的围巾。"她吸了口气,侧头看他。

车里没有开灯,夜色里,隐隐的,宋轻歌能看清他五官的轮廓,他应该长得还不错,不像刚刚那么冷漠。

握着手里的围巾,暖暖的,蓦的,她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今晚她不想一个人渡过。

若注定明天将会袭来一场毁灭性的风暴,那么,今晚,她想在风暴前寻找片刻的温暖,"我们去开房吧!"

急刹车!

男人有片刻的沉默,而后看她,"深更半夜,在半山公路上搭车勾搭,你也够拼的!"

"是啊,"轻歌语气很轻,挑衅道,"要不要去?"

他打开车灯,灯光下她无所遁形,他暧昧的挑起她的下巴看看,"身材怎么样?对女人,我很挑的。"

宋轻歌不得不承认,虽然他脸色有点冷,可他长得很不错。她解开大衣,那深V领的小吊带裙,"36D,还满意吗?"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