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嗯,记住了!"我点点头。

"好,我去换法衣,从现在开始你不要说话了",她转身走了。

周围顿时安静下来,我似乎能清晰的听到她在卧室换衣服的声音,我觉得很奇怪,我的感知能力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强了?

"我现在开始画符",她的声音突然又出现了,我不由得楞了一下,没听到她的脚步声,难道她是飞回来的?

"先是前胸,然后是双臂,双手,双脚,双腿,接着是后背,最后是额头",她平静的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摒弃虚妄,一念至纯……"

她的声音忽远忽近,仿佛其中蕴涵着一种神秘而古老的力量,这种力量震撼我的心灵,使我安静,使我从容,使我放下了自己。

湿润的毛笔轻触我的胸口的肌肤,那是一种很奇特的触感,微凉而痒,抑或是有些酸疼,这种感觉让人提神醒脑,而她的声音却像无形的波浪,涤荡着我那沾满尘埃的灵魂。

"大离之鸟,性何眈眈,魂披彩羽,梦上九天……"她的声音还在继续,皮肤上的触感却渐渐消失了,一股温热之气自胸口为中心,迅速向全身扩散开来。

这种舒服的感觉让人沉醉,不知过了多久,我眼前似乎出现了一股白光,忽明忽暗,闪闪烁烁。我以为这是性光,但它却不是,因为它虽然飘忽不定,但却离我越来越近。离得近了之后我才发现,这似乎是一道门,因为门后的世界十分光明,所以在黑暗中看去,它成了一个光圈。

我看不到自己的形体,但下意识的走进了这门,眼前顿时白光一闪,我的意识彻底模糊了。

似乎过了很久,我又逐渐恢复了意识,虽然闭着眼睛,但周围的一切都清晰起来。我看到叶欢正在我胸口画符,她神情憔悴,似乎很累。在她身后是一男一女两位道士,看样子是在给她护法。

"这娃娃入道九年了吧?"男道士问。

"九年另一个月二十五天",女道士说。

"嗯",男道士手捻须髯,"转世三次,仍具仙骨,实在是难得。只是这她身上这封印,愈发的重了,若是这一世再不能解开,恐怕来世就只能落入鬼道了。"

女道士微微一笑,"师兄不必多虑,她这不是找到命中贵人了么?且看三年之内,这后生如何了。"

"嗯,师妹言之有理",男道士点点头,"既如此,你我二人也毋须再流连人间了,咱们回山修行去吧。"

两位道士会心一笑,转身走了几步,消失于无形。

他们一走,四个魇灵在远处显出了身形,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叶欢身后。

"哼,臭丫头,没那两个牛鼻子护着,她还真以为自己有道行?"老三恨恨的说,"可惜了我的头发!"

她的头发似乎被火烧过,凌乱不堪,十分难看。

"三姐不要动怒,那两个牛鼻子已经走了,神符也失效了,这会不要他们性命,更待何时?"小个子说。

"嘿嘿,老大,这姑娘皮白肉嫩,看得我直流口水,把她留给我吧?"老二色迷迷的看着叶欢。

"哼,你这个淫货,就知道女人!"老大瞪他一眼,"这丫头不可小觑,她很厉害的,你要是能收服她,就把她留给你!"

"好,大哥痛快!哈哈哈……"老二兴奋的不得了,"那我先上!"

"等等",老三拦住他,"她毁了我的头发,我要毁她的容,等我出了气,再把她给你。"

"不行!让你给弄成丑八怪了,我还要她干嘛?"老二气呼呼的说,"老三,做人不能这么霸道!"

"是啊,可是我不是人!"老三冷笑。

老二一愣,"也是啊,我也不是人啊……那也不行,先把她给我,等我玩够了你再毁她!"

"我要是不答应呢?"老三眼露凶光。

"哼,我怕你不成?"老二也不善。

"都给我住口!"老大一声大喝,"咱们跟了这小子十年,为的是什么?都忘了吗?一个眼里只有女人,一个心里只有头发,你们在那地宫里呆了那么多年,还没受够吗?好不容易有机会……"

他后面的话,我一句没听清,老二和老三听完之后,火气却顿时消了不少。

"二哥,我刚才话说重了",老三说,"抓了她,你先用,等你用够了,我再毁她。"

"三妹,刚才我也不对",老二也换了一副语气,"你放心,玩够了我替你先毁了她的脸!"

"靠!"我气坏了,这几个鬼东西竟然敢打叶欢的主意,也不说先撒泡尿照照自己。可关键是,那两个道士走了之后,叶欢似乎根本感觉不到四个魇灵的存在,依然还在用心的为我画符。我本能的想提醒她,但是想想她刚才的叮嘱,也许看到的都是幻象,犹豫再三之后,心想还是算了。

可是我这算了,那四个魇灵却没算,他们走上来围住叶欢,老二的手更是急不可耐的摸向了叶欢的腰间。

就在他即将碰到叶欢身体的一刹那,叶欢身上猛然间出现一股气场,老二一声惨叫,甩着手跳开了,在他身后是一片浓烟。叶欢的护身气场宛如炽热的火焰,老二的一只手整个被烧焦了。

其余三个魇灵一看,赶紧后退几步,一个个面露惧色,互相看着彼此。

"没想到这丫头的护身灵气这么厉害,老大,这可怎么办?"老三问。

老大琢磨了一会,"咱们一起出手,灭她的三团阳火,只要阳火一灭,护身灵气自然就没了!"

"可是老大,这灵气太强,我们靠近都会被烧伤,怎么灭她的阳火啊?"小个子愁眉苦脸的说。

老大阴森森的一笑,转头看着着火的老二,"你不是想用这丫头么,你先上,引住她的灵气,然后我们三个一齐出手,灭她的阳火!"

"我?"老二一万个不愿意,"不行,我不去,别你们拿不下她,我再被烧成黑灰!你法力强,你去,我来灭她阳火!"

"哼,没用的东西,你不想要她了吗?"老大狠狠瞪他一眼,"老三,你上,等灭了她阳火,你可以直接毁了她!"

"好!"老三答应了。

老二一看,犹豫了,"老大,我……算了老三,还是我来吧!"

我一阵冷笑,不知死活的色鬼,要是我现在有修为,先把你阉了再说!

这时胸口的符画完了,叶欢松了口气,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腰身。稍事休息之后,她又蘸了点朱砂,单手掐指诀,默念几句之后,开始在我左臂上继续画符。

我不住的用眼神示意她,后面有情况,但她看都不看我一眼,心思全用在了符上。

老二手上的浓烟消失了,那只手变成了焦黑色的骨头,他动了几下,"还好,没烧干净,还能凑合着用。哼,等我把你抓过来,看我怎么让你舒坦的!"

"别废话了,快点!"老大和老三都不耐烦了。

老二看看他们,又看看小个子,"哎,你小子行不行?"

小个子尴尬的一笑,"二哥你放心,我肯定顶得住。不过如果你实在害怕的话,就让三姐上。"

老二骨手一挥,"不用,哼,我自己来!"

话音一落,他大吼一声,化作一股黑气冲叶欢直扑过来。叶欢身上的气场瞬间加强了十几倍,一股若隐若现的火光将那黑气直接烧成了一个火团。

"你们快动手啊!"老二被烧的惨叫连连。

老二变成火团之后,叶欢身上的火光顿时淡了很多,三个魇灵一看机会来了,冲上来一齐出手。

他们所谓的三团阳火,就是民间传说的人身上的三盏灯,头顶一盏,左右肩各一盏。实际上那不是灯,那是三团阳气,叶欢是有修为的茅山术师,她的三团阳气几乎融在了一起,普通的灵体根本无从下手。

但是这三个是魇灵,不是普通的阴灵。他们很快就看准了位置,三个魇灵一齐出手,准确无误的打中了三个阳气团。一时之间,阳气化作烈焰顺着他们的胳膊烧了过去,三个魇灵的半边身子霎时烧了起来。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们三个却没挣扎,一边被烧着一边默念着什么。老大和老三力量很强,火苗渐渐的退了回去,当退到叶欢身上的时候,她头上和右肩的两团阳气腾的一声,消散了。

叶欢一个趔趄,嘴里涌出一口黑血,她低头喘息良久,挣扎着站起来继续画符。

我心里很难受,心说你这个傻丫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干嘛还管我?但同时另一个心里的声音却对我说,别胡思乱想,别说话,要相信她,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那小个子的力量最弱,火苗推到他肘弯处就再也不动了,虽然如此,老二身上的烟火还是逐渐散去了。他拍拍身上的余火,骂骂咧咧的走过来,"臭丫头,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

刚才的一番煅烧,他脖子以下有些地方那的骨头都露了出来,黑乎乎的骨头包着血红的内脏,看上去让人不寒而栗。如果不是我的胆子早练出来,估计我会被他的模样吓到。

他走到叶欢身后,举起已经烧成骨架的手,一拳砸到叶欢的后背上,叶欢一声闷哼,小个子身上的火苗消失了。老大和老三一看,扑上来拳打掌劈,将叶欢打倒在地上,而老二则用他血淋淋的骨架手,一把撕开了叶欢的衣服,露出了一片光滑而洁白的后背。

"叶欢!"我实在忍不住了,扑过去用身体护住她,"冲我来,不许欺负她!"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