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我转过来看着她,"还能怎么样?"

杜小雨很受伤的样子,"林卓,从来都是我拒绝别人,没人敢拒绝我,你……你太欺负人了……"

她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我一笑,"有那么严重?"

她没说话,冷冷的盯着我,眼神极其复杂,这个骄傲的姑娘似乎真的受伤了。沉默片刻之后,她又坐下了,故作轻松的看我一眼,"你走吧!"

"你没事吧?"

"没事,你走吧",她轻轻的说。

"嗯,那周一见",我转身走出了咖啡厅。

虽然没看见,但我知道,杜小雨傻了,因为我竟然真的走了。我不否认,她的确是个很吸引人的女孩,不但人漂亮,气质也好,更重要的是她很会关心人。如果不是今天遇上叶欢,也许我真的难以拒绝她,但我心里也很清楚,若不是我这三天不能近女色,杜小雨也决不会这么直接的约我。

也许她是真的喜欢我,但我没有别的选择,跟着我的邪灵会利用我身边所有的人来干扰我,如果杜小雨也成了邪灵的工具之一,我会觉得很悲哀。

富兰克林说过,身为人类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因为无论你做什么,你都能轻而易举的为自己找到理由。我很庆幸,在欲望和理智面前,我没有寻找一个理由放任自己。我选择了理智,选了相信叶欢,而我命运的改变,恰恰就是从这次相信开始的。

回家之后,我将包放好,换了浴袍走进浴室,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出来后,我换好睡衣,倒了一杯红酒,来到阳台上。每天睡觉之前,我习惯到阳台喝杯红酒,看看外面的夜景。夜色下的北京是最美的,最梦幻的,也是北漂一族最不舍的,反正我是这么看。

红酒喝完,醉意微醺,正好入眠,我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卧室。转身的瞬间,我突然发现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我看了一眼,没当回事,放下杯子,径直回到卧室。

前面说过,传媒圈是个比较邪性的地方,遇上灵异事件非常正常,所以在这个圈子里混的人,对这些黑影什么的一般都不在乎了。从术数上来说,传媒,娱乐,风尘这三个圈子极其相似,皆是归于巽属,而在八卦之中巽主无根,为仙佛灵体,所以这三个圈子里的人,很多都有点信仰,为的就是保佑自己逢凶化吉。

以我们公司为例,一百多口人里,大概有六十多个皈依密宗佛教的,二十多个去台湾皈依的,十五六个正一居士,剩下的无信仰人士连同我在内,只有九个人。

这些有信仰的同事,往往都是按部门分布的,通常是部门领导信了某个教,下面的人就跟着皈依。比如两个月前,一个西藏喇嘛来北京收徒弟,我们王副总爱凑热闹,逢大师必须皈依,必供养,那喇嘛一来他赶紧去送了二十万,换回一本皈依证。他这一皈依不要紧,他分管的策划部,人力资源部的大部分人立马跟着改信西藏密宗了,而在不久之前,这两个部门还都是汉传佛教的势力范围。

俗话说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这种事见得太多了,所以对宗教,对鬼神我都看的比较淡。莫说是一个黑影,就是一个红衣女鬼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估计我也是风轻云淡,处变不惊了。

但这一晚似乎注定不会那么平静,黑影仅仅是个开始。

躺下之后,我很快进入了睡前的朦胧状态,迷迷糊糊中,门外进来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手里还提着一个大包,看样子像是赶路的。

"咱在这歇会?"提包的问。

"行,那有椅子,去那坐会",另一个指了指我卧室里的电脑椅。

俩人走到电脑桌前,一个坐在椅子上,一个坐在桌子上,似乎走了很久,很累似的。

坐了没有半分钟,提包的又站起来了,"咱们快走吧,有惹不起的要回来了,别一会让他们撞上,吃不了兜着走。"

"嗯,也是",另外一个年轻人看看床上的我,"这哥们也挺不容易的……"

"人各有命,别管人家了,咱快走吧!"提包的说。

俩人没再多说什么,出了卧室,把门给我轻轻带好,生怕吵着我似的。门刚被关上,紧接着又被推开了,这次进来的是四个人,三男一女,跟刚才那两位不同的是,我看不到他们的脸是什么样的,只能依稀看清他们的影子。三个男人中,有两个身高都将近一米九,另外一个应该不到一米七,比我还矮。至于那个女人,看的最模糊,只能看到她很瘦,瘦的像个竹竿,而且头发很长,长到要托在身后。

四个人走到我床前盯着我看了一会,其中一个男人先说话了,"你们有没有觉得,他今天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一样,不还是那样么?"另一个高个说。

"我也觉的不一样了",女人的声音很尖锐,仿佛是鸟叫一般,"老大老二,咱们不能等了,动手吧!"

"十年了,咱们办了那么多次都不成,这次就一定能成么?"老大担心,"慎重点好,再等三天。"

"我看不能等了",老二凑到我身边看了会,"你们看,他头上的光快出来了,这肯定是有人在帮他。光那一个黑大个就够咱们受得了,要是再给他来一个帮手,咱这事肯定就办不成了。依我看,趁现在黑大个还没回来,咱们立即动手,怎么样?"

"好!"女人看看老大和那个小个子,"就这么办吧!"

老大没说话,似乎有所顾虑,小个子一看,走过来拉起老二,"二哥,那黑大个咱可惹不起,每次你们都说是办事的好时机,结果呢?别看他平时不出来,可哪次咱们真要办事了,他不跳出来救这小子?"

"那你说怎么办?"老二不高兴了,"等着他头上的光出来?那时候咱们谁还能治得了他?"

"再等三天",老大发话了,"黑大个最多还能护他三天,三天后他一走,这小子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过咱们的手掌心。十年都等了,就差这两天了,咱们不能脑子一热坏了大事!"

老大一锤定音,老二老三都闭嘴了,小个子这下高兴了,"大哥,我就说你英明,办事就得听你的!"

"哼,马屁精!"老三不屑的说。

"那既然这样,咱们就先走吧",老二说,"再过一会黑大个可就回来了。"

老大点点头,"走吧,白天再来盯着他。"

三个男人转身走了,那个老三却没走,她把头发整理了一下,俯下身冷冷的看着我,"哼,小子,走着瞧,不信拿不到你身上的宝贝!"

"老三,走啦!"老大在门外喊了一嗓子。

老三站起来,恨恨的看了我一眼,转身也走了。

他们走了之后不久,门又开了,这次进来的是个身高近三米的高个子大汉。现实中,因为门的限制,这么高的人是根本不可能那么轻松走进我的房间的,但他就是很轻松的进来了。

这位应该就是刚才那几位口中所说的"黑大个"了,的确够高的,真如铁塔一般。他走到我床边坐下,即使如此,也是俯视床上的我。

"这四个东西,还不死心!"黑大个自言自语,"林家小子,你可得争口气,十年的苦不能白受,三天之后,你的路就要自己去走啦!"

我默默的听着,一动不动,不是身体不能动,是连做反应的意识都没有。

黑大个坐了一会,站起来也走了,就在他关门的一瞬间,我醒了。

我屏住呼吸,慢慢坐起来,眼睛紧紧的盯着房门,生怕再进来一个。这时我才意识到,刚才梦里见到的那几个,原来都是灵体。

小时候没少听爷爷讲关于鬼神的故事,所以对灵体的区分我还是懂一些的。开始进来的两个年轻人是赶路的阴魂,看样子不是去报到,就是去投胎。

也许有人要问了,投胎的话为啥没有阴差押着他们?实际上阴差押送那是民间传说,真正的投胎并非如此。一般来说,绝大部分阴魂投胎都是自己去的,阴司会给他们一个路条凭证,让他们一路畅通无阻。只有其特殊的一些阴魂,因为生前恶行太多,阴司才会派鬼差押送。那两个年轻阴魂能进有主之宅,说明他们生前并无大恶,所以自己去赶路投胎也是正常的。

之后进来的那四位,不是阴魂,看起来很像魇灵。魇灵不是鬼,其本体多是镇物。爷爷说过,若镇物正,魇灵就正,若镇物邪,魇灵则邪。刚才那四个家伙,一看就不像是善类,叶欢说有邪灵跟着我,想必就是他们。

从他们的对话中也能听的很清楚,这四个鬼东西,已经跟了我十年了,这十年来的所有遭遇,几次死中得活,原来都是他们在作怪。

还有最后那个黑大个,他身高近三米,绝不是普通灵体。一般来说,身高过丈的,不外乎三类,护法神将,血灵黑巫以及修为极高的魔。叶欢昨晚也说了,我之所以能平安无事,是因为那本秘籍上有护法神符。如此说来,黑大个的身份,自然是护法神了。

想明白之后,心里踏实了,看看手机才三点多,反正离天亮还早,还是接着睡觉吧。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就在这时发生了。因为心情放松了,我很快又进入了入睡前的状态,这时突然感觉肩膀一凉,半边身子顿时僵住了。我心说不好,赶紧睁眼一看,刚才还在保护着我的黑大个,此时正站在床边看着我狞笑。

我顿时明白了,他是在等我放松警惕,他不是护法神将,他是血灵黑巫!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