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叶欢这次的事办的的确靠谱的多,那一晚我抓着天罡九灵符睡的,也许是因为太累了,一觉到天亮,连个梦都没做。一夜酣睡之后,我体力恢复了很多,脚也不那么疼了,但是走路还是很吃力。

我在床上躺了半天,除了上厕所外,尽量不下床。床头有叶欢给我买的蛋糕,饼干和水,这两天我就是靠这些东西来维持生命。其实叶欢是可以留下来照顾我的,不过因为这几天我不能近女色,她为了避嫌,最终还是走了。

这下踏实了,屋子里就我一个人和四个魇灵,我就是想近也没那条件了。

也许是一种考验吧,越是不该去做的事,就越会出现一些引导你去犯禁的诱惑。这在命理上来说,是一种很正常的情况,对于想改变运气的人来说,这是第一关,也是最难的一关。

第一晚我躲过了杜小雨,昨天我躲过了叶欢,最后一天,来的是李小宁。

李小宁是我同事,与我同级,是公司的公关部副总监。人长的漂亮,模特出身,身材非常性感。

在说李小宁的事之前,先交代一下我在公司的情况。我两年前进公司,现在是制作部副总监,这个职位听上去像回事,实际上就是个高级工头,没什么实权。我的工作内容比较琐碎,找演员,组团队,租场,盯后期之类的我统统要负责。除此之外,我还要经常代表公司与各媒体,各地方电视台进行业务对接和友好往来。所以,在工作上我和李小宁经常一起共事,通俗点说,就是她负责交朋友,我负责谈生意。

虽然经常接触,但是李小宁对我并没多看一眼,她是交际花,身边不缺各种质量的男人,我这样的在她面前没什么吸引力。

但是在那一天,情况不同了,她对我的态度突然升温了不少。

我先是接到了她的电话,说是公司为了联络东北客户,下周二准备在沈阳举行一个答谢会,她想让我陪她一起去,所以约我晚上一起吃个饭,先沟通一下。我说我的脚受伤了,出不去,吃饭的事只能作罢了,有什么事等上班了再细谈。

一听说我受伤了,她立即换了一副关心的口气,"怎么回事?严重么?有没有去医院看过?"

"哦没事,不用去医院,休息两天就好了",我看看自己发红的双脚,"不过下周二的话,可能好不了,要不这样,你先去沈阳,我晚点去……"

"沈阳的事先不说了,大不了推一推,你的脚重要",她说,"吃东西了没有?算了,我还是去看看你吧!"

"啊?不用不用",我赶紧说,"我这没事,你甭担心。"

"就这样吧,一会见面说!"她挂了电话。

李小宁办事,是典型的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一旦决定了,就雷厉风行,丝毫不拖泥带水。我有点后悔,刚才应该跟她说我正和朋友吃饭,以她的性格是不会参与别人的饭局的。但是一听我受伤了,她那女强人怜弱不怕事大的心态顿时被激发出来,她要来,谁也拦不住,我也不敢得罪她,这场考验看来我是躲不过去了。

半小时后,李小宁到了。

"你这脚是怎么回事?烫伤吗?"她疑惑的看着我,"这么红,也不像是烫的,太奇怪了。"

我尴尬的一笑,"一言难尽,反正就是不舒服,没事,现在已经好多了。"

她看看我床头的饼干和蛋糕,"这两天你吃的就是这些?"

"嗯,出不去,也站不住,只能吃这个了",我说。

李小宁很不高兴,"我们是不是朋友?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心说咱最多也就算同事,平时你看到我眼都不抬一下,我得多不知趣才会想到受伤了告诉你?

见我不说话,她叹了口气,"林卓,你这个人哪里都好,就是跟朋友太客气。这些东西不要吃了,既然你行动不便,那咱们不出去了,我去买点吃的回来。"

"不用小宁,我已经吃过了……"

"那就当宵夜了!"她看我一眼,转身走了,"等着我,很快就回来。"

看着她曲线优美的后背,我不禁想到了前天晚上老三那诡异的笑容,今天晚上,叶欢给我的符,还能管用么?

这天罡九灵符有多大的威力,我不是很了解,但如果我今天和她有了什么事,后果我是很清楚的。任何灵符,都是一个外因,而戴符之人的真元,则是内因。也就是说,只有符上的灵力和佩戴者的元气融合的好,符的威力才能发挥出来。男女行房,真元大泄,一段时间内的元气是很虚弱的,因而符的威力也会大减。

当然,并不是说所有符都是这样子,但起码我身上这道,肯定是这样的。

在她出去买东西这段时间里,我心里七上八下,六神无主,十分的不安。李小宁的诱惑力,远不是杜小雨那种小姑娘能相比的,最重要的是她和我们老板关系很暧昧,除非我不想在这干了,不然的话,这个女人我无论如何也得罪不起。

左思右想之后,我给叶欢打了一个电话,把这个事情跟她说了说,问她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忍住呗",叶欢淡淡的说,"大不了你告诉她,这两天你不方便,等过几天好了再约她。"

"哎,我是个男人,又不会来例假,你让我用这个理由搪塞她?"我无奈。

叶欢笑了,"是挺难为你的,女人是很奇怪的动物,她好不容易对你有了兴致,如果你这个关口上一盆冷水把她的火浇灭了,那再想暖过来就难了。"

"我就是担心这个,她是个集邮女,只有看不上的,没有拿不下的",我说,"去年我们一个副总就是因为得罪了她,没过两个月就离职了,叶妹妹你一定得想个法子救我。"

叶欢想了想,"嗯……有办法了,你再找一个女孩,让她去看看你。只要她一出现,那个女强人自然就走了。不过来救你的这个女孩最好别是你的同事,不然的话,女强人会把对你的不满都算到那女孩的身上。"

"你这招灵么?"我一皱眉。

"嫉妒是人的天性,更是女人的本性,对于女强人来说,更是如此。所以你要对她拒而不绝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去嫉妒另一个女孩",叶欢说,"如果你不愿意这样,那就不要怕得罪她。"

"我明白了,谢谢。"

"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不要先撵走一只虎,又招来一匹狼",叶欢笑了笑,"那个魇灵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她现在需要的是你房间里出现女人,至于是女强人还是邻家小妹,都无关紧要,只要是女人就行,懂么?"

"懂",我深深的吸了口气,"不就是一份工作么,跟命比起来,什么都不重要!"

"嗯,这还差不多,好了你自己处理吧,明天中午我就去找你,希望你能坚持住,加油!"她挂了电话。

我心里这下轻松了,反正两年下来我在这圈子里也认识了不少朋友。其中一个叫老唐的原来是央视的编导,去年出来自己做了一家影视传媒公司,靠着后台硬,抢走我们不少央视的订单。他很欣赏我,私下里不止一次想挖我过去,许诺我过去就当副总,我一直没答应。如果李小宁给我穿小鞋,大不了我换个老板就是了,谁能说那不是一个更好的机会?跟我一起进公司的老人,十个中走了七八个,若不是念着老板的知遇之恩,我也早就走了,因为外面给我的待遇比现在要好的多。

我打定主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十年的磨砺,我养成了一种居安思危的本能。爷爷以前常说,碰上坏事往最坏处打算,碰上好事则要给自己泼几盆冷水,凡事平常心面对,人也就不会乱了。

李小宁回来了,买来了四个菜一个汤,另外还有一小桶米饭。

"你坐着别动,不用沾手,我来收拾",她说完走进厨房,将饭菜装盘,浓汤入碗。不到五分钟,她来到卧室扶起我,"走,去吃东西。"

"小宁,不用扶我,我自己走吧。"我有点紧张。

李小宁看看我,"林卓,你脸红什么?那么大的人了,没被女人碰过么?"

"这个……当然……当然碰过",我讪笑,心里紧张的不行,她还没怎么着,我的心理防线就开始乱颤了。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暧昧的一笑,"你不饿么?"

"还行吧,两天没吃正经饭了,有点饿了",我看着她。

"那……还等什么呢?"她轻咬着嘴唇,眼神中仿佛生出了一团火。

我的喉咙瞬间干燥起来,心里顿时乱了。我隐约间能看得清,老三的身影在她身后不远处若隐若现,但欲望之火来的如此迅猛,我的理智快招架不住了。

"你还等什么?"老三笑的很邪,"你躲不过去了,那个丫头救不了你,我若是你,不如先吃了嘴边这块肥肉,纵然死,也是个风流鬼。长这么大,你只牵过一个小姑娘的手,连女人什么滋味都没尝过,你不觉得可惜么……"

我呼吸急促起来,明知她是在蛊惑我,可我的心还是动了。我要不要那么辛苦?要不要这么坚持?叶欢真的能救我么?为什么我明明带着天罡九灵符,这个魇灵还能如此明目张胆的站在这里?是这符已经失效了,还是老三根本就不怕呢?

李小宁已经搂住了我的脖子,在我的脖颈间蜻蜓点水般游吻着,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心理防线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让我精神一震,赶紧躲开李小宁的热吻,"有人来了,我去开门!"

"不用理,敲一会就走了",她眼神迷离,再次搂住了我。

"你听这声音……"我努力克制着,轻轻将她推开,"我去看看,可能有急事,一会回来再说,好不好?"

李小宁无奈,只好跟我一起来到客厅,敲门声一下紧似一下,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打开门一看外面的人,我愣住了。

杜小雨冷冷的看着我,"林卓,咱们的事不能这么算了,你必须给我个交代!"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