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刚毕业手头紧,工资不高的我为了省钱,在五环开外找了合租房。

小小八十平的房里挤了四间房,房东说大家都是做软件开发的文化人,我一听就放心地签了合同。

房间里家具都破破烂烂的,桌子椅子上还有血手印,床单上还有血脚印,一滩滩稠糊的猩红色血迹斑斑点点的,看着就渗人。

但在看在在帝都能租上一个月五百的房,我忍着恶心反胃开始打扫,擦了地板又换了床单。

等我掀开床单朝床底一看,顿时浑身发毛,冷意从脚底一直钻进了脑袋里。

这地板上密密麻麻都贴着黄底红字的符,符上还有血迹,扑面一股腐臭的腥味。

我哆嗦着给房东打了电话,他却冷冷地嘲笑我:"不就是那房里死过人么,你怕什么!不做亏心事,怕什么鬼敲门啊!"

我心里把房东臭骂了无数遍,但追索房租无果,只能忍着害怕撕掉符纸,在疲倦中沉沉睡去。

睡得昏昏沉沉时,我感觉脚踝那里被一只手抓住了。

那手冰冷刺骨,我猛地就惊醒了,不舒服地乱蹬脚。

哪知道那只手突然发力,我整个人都被拖下了地,刚要臭骂,就对上了一双漂亮深邃的眼睛。

他的身影模模糊糊,像是随时一阵风吹过,就能被带走,可眼底的恨意却是实打实得阴森冷厉。

我全身都被杀意笼罩,双、腿打颤,看着男人凶狠冷漠的神色,忍不住哭了:"你是谁!"

他好看的眼睛弯了弯,冷笑:"是你揭开了床底所有的符纸?"

我哭着点头,他脸色更难看,上上下下将我打量了个遍,嫌弃的啧啧:"算了,也能凑合!"

我还没听懂他的意思,后背就贴上了冰冷的胸膛,整个人都被寒气笼罩,耳便还有凉气吹了进来。

男人说:"既然你揭开了符,就该嫁给我!"

他的手探入了我的衣服,摸索到了前胸,狠狠抹了一把,我又疼又痒,竟然叫出了声。

"不!不要!"

可对方完全不顾我的哭叫,撕碎了我的衣服,精壮的身子紧贴着我的,抱着我占有了我,一次又一次。

我嗓子都叫哑了,男人还是不放过我,一直发、泄到我体力不支,彻底昏迷。

第二天一早,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就被门外细碎的声音给惊醒了。

扒在猫眼那一看,外头是有人在撬门。

还没反应过来,我就被大力推门的人给连带着推倒!

抬眼却见房东领着几个男人正直勾勾地盯着我上下乱看。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