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陈老根看见冯犟头,立刻收拾了一下脸,客客气气道:"景江老哥,您也在。"

"少跟我套近乎。"冯犟头毫不客气,指着陈老根的鼻子骂道:"好你个陈老根,竟然敢烧我德亮子侄的金身,我看你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吧?"

话说完,冯家人齐齐上前一步,将包围圈缩了一圈,一副要动手的样子。

陈老根脸色微微一僵,说:"景江老哥,德亮金身不详,不烧的话肯定要出事的。"

"你鬼扯!"冯犟头突然如同被踩了尾巴一样跳起来,神情非常忌惮,道:"你再胡说八道我对你不客气!"

我心头一跳,冯犟头的反应有点过激了,不对劲。

陈老根眉头顿时拧成川字,说:"景江老哥,什么情况您心知肚明,如果我没猜错,德亮金身昨晚就已经起了吧?"

起,代表诈尸的意思。

这话一出,冯家人脸色都变了,冯德亮的老婆更是一哆嗦,一屁股坐在地上。很显然,事实已经不用多说了,冯德亮昨晚真的诈尸了,而且还被发现了。

冯犟头被戳破,嘴皮哆嗦了两下,但随后又一甩手,威胁道:"你……赶紧给我滚,再胡说八道我真不客气了。"

陈老根脾气也上来了,气道:"冯景江,今晚可是月圆,如果不把金身彻底烧掉,就该扑人了,到时候有你好看!"

"你放狗屁!"冯犟头吹胡子瞪眼。

我看眼里急在心里,冯犟头是那种救他一命都没一声谢的极品,让他低头承认自己错了比登天还难,往死了一根筋的犟。

想了想,我把撞指甲盖的矿泉水瓶拿了出来,说:"冯老叔公,这是早上在街上发现的指甲盖,德亮叔有没有起身一验便知。"

冯犟头一看,脸色顿时由红转白,由白转青,最后又变成了红。

陈老根立刻跟进,苦口婆心道:"景江老哥,这件事本与我无关,我来这里是来帮你们的,德亮的金身如果不烧掉,要出大事,不光关乎你冯家,也关乎整个乡里。"

"不行,我冯氏入土,从来就没烧过金身,不能在我这破了戒,否则我百年之后如何面对冯家列祖?"冯犟头一把将陈老根的手甩开,死犟着不肯松口。

我顿时气的气血翻涌,这老痞子,尸祸就在眼前,还讲什么规矩,人家城里人N年前就已经开始火化尸体了,也没见人家列祖列宗掀棺材板出来掐人。

"事急从权呐,你怎么这么固执?"陈老根急的直跺脚。

"别说了,我家德亮之所以起身,就是因为你们纵火辱尸,只要消解了他的怨气就安宁了。"冯犟头大吼一声一招手,"把他们都捆起来,午时三刻一起带上山。"

冯家人顿时一拥而上,来抓我和陈老根。

我大惊,奋力往外冲,却根本冲不动,没几下就被几个精壮的后生扑倒在地,陈老根就更不行了,挣扎了两下就被押住了。

"冯犟头你这是绑架,公安来了要你蹲班房!"我大叫,真没想到冯家人光天化日竟然敢绑人。

"少特么废话!"这时一个长的像牛犊似的后生低吼一声一拳砸在我脸上,怒道:"你个王八蛋,昨晚放火就是你!"

我被砸的眼冒金星,晕头转向,一时间根本缓不过劲来,这家伙是冯犟头的大孙子,外号冯大牛。

冯犟头之所以能在冯氏一族强势,一方面是他那一支确实人丁兴旺,另一方面就是有一票牛高马大的子侄孙侄辈。特别是他那几个孙子,个个壮的跟牛犊一样。

没几下我和陈老根就被他们五花大绑,连嘴都被堵上了。

我心道完了,看这节奏他们是要把我们一块活埋了,陈老根气得呜呜直叫,却一点用处都没有。

之后几个冯家后生把我们关起来,冯家人则散开忙前忙后。

日上三竿的时候,冯家人抬着冯德亮的棺材上山,没有鼓乐,没有法师,甚至连纸钱都没撒,悄无声息,偷偷摸摸就出发了。

我和陈老根被四个冯家汉子像抬牲口一样抬着跟在棺材后面,整个队伍不超过十五个人,冯德亮的老婆包括家人一个都没来,全是冯犟头嫡亲的侄孙辈。

此外我还注意到,冯德亮的棺材已经不打自招的漆成了大红色。

要知道,棺材的颜色是很讲究的,黑色代表沉睡,寓意是让亡者安宁;而红色代表镇压,只有横死或者发生不祥的亡者才会用。

冯犟头走在最前面,手持一根竹子做的招魂幡。

上山下山,他们一直走到日上中天才停下,然后便开始挖坟坑。

我看了一下,此处根本不是冯家人的祖坟所在,而是一处荒郊野岭,之前显然也没有任何准备,完全是走到哪算哪。

没多久坟坑就挖好了,冯家人把棺材放进去,然后填土,填平之后还把草皮种回去,多余的土全部铲到远处的灌木丛里藏起来。

这让我大松了一口气,还好,至少不是要把我们活埋。

收拾妥当后,冯犟头朝我们走了过来,说:"今天晚上你们就给我家德亮守夜,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们的造化,也别怨,是你们先动手烧德亮金身的,怪不得我冯家。"

说完冯家人便用捆棺材的绳子将我和陈老根绑在一棵大树上,还把眼睛给蒙上了。

临走前冯大牛还在我人中的位置抹了一下,一股淡淡的臭味飘进鼻腔,我眼前缓缓一黑,昏了过去。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苏醒过来时,外面已是夜凉如水,虫鸣大作,分明是晚上了。

我如坠冰窟,今天十五月圆,万一晚上冯德亮从棺材里面爬出来……那场面,我感觉裆下一股猛烈的尿意快憋不住了。

逃!

这是我第一反应,于是奋力挣扎,想挣脱绳索,但绳子绑的太结实了,根本挣不脱。

无奈,我勾着头奋力去蹭嘴上的布团,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布团蹭掉,然后大声呼喊陈老根,想看看他的情况怎么样了。

但旁边没有回音,甚至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我大惊,心说陈老根该不是出了什么事吧?

没二话,我立刻挪动着把脚探出去,想触一下,看他还在不在。

结果却让我毛骨悚然,陈老根不在我旁边!只感觉到旁边有一堆绳子。

我吓的浑身打哆嗦,大喊大叫,眼泪都出来了。

荒山野岭,十步开外就是一具诈过尸的棺材,陈老根不在旁边,弄不好是已经被大卸八块,吞吃干净了。

电影里的丧尸不都是生吃人肉的么?

这绳索我都挣不脱,没道理他能挣脱,退一万步就算他挣脱了,为什么不解救我?

他之前可是反复提醒我不要进山,特别是夜里,乡里来了一些奇怪而危险的东西!

我越想越害怕,浑身冷的就像泡在了冰水里。

而这时,最令我恐惧的声音出现了,我听到利爪划拉木板的声音。

"咔咔咔咔……"

声音虽然有点闷,但是很清晰,就像是猫在木头上磨爪子一样。

是棺材里里传出来的!

之所以有点闷,是因为埋在地下的缘故。

冯德亮起尸了!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像酒精一样要挥发了,寒气从骨头缝里面嗖嗖的往外狂冒。

"救命,救命啊……"

我呼喊,疯狂的大叫,祈求有人能听到,前来救我。

尽管知道山里有野兽,呼喊更危险,但我已经顾不了那么许多了,死不可怕,等死的感觉才可怕,再不做点什么自己就该疯掉了。

"咔咔咔……"

利爪划拉的声音依旧在继续,而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加上周遭的虫鸣沉寂下去,越显清晰。

这还不算完,紧接着我又听到周围的林子里有声音,悉悉索索的,像有人在窃窃私语。同时伴随着断断续续的脚步声和胸腔的闷吼。

那是凶物特有的声音,老虎狮子就有,它们就算不吼叫,呼吸的时候胸腔里面会不自觉发出这种如闷雷般的声响。

我再也憋不住,裆下一热,尿了。

别笑话我,换你你试试,别说荒郊野岭加诈尸棺材,公厕的灯泡闪灭几下都能让你心里发毛。

尽管害怕到了极致,但强烈的求生欲望促使我寻找一切逃生的机会。

恰好,我绑在后面的手蹭到了一条锋利的边缘,摸了摸,发现是一块边缘很锋利的石头块。

我心中升起一丝生的希望,奋力将手上的绳子往石头边缘来回磨。

这种麻绳是乡下手工制作的,很容易被割裂,被我疯狂的蹭了几十下断了。

手一解放,我立刻摘掉蒙眼睛的布,只见一轮暗红色的月亮就挂在远处的树梢,估算时间应该是九十点钟的样子。

旁边陈老根被绑的地方,一堆麻绳落在地上,没有被割的痕迹,也没有血迹。

这让我奇怪,陈老根哪去了?看情况他好像是挣脱了,可为什么不带上我?

我想不通,也不敢多想了,因为棺材里面划拉的声音越来越大,远处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解开腿上的绳子后,我朝着乡里的方向疯一样的狂奔!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