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剧烈的疼痛和小玉的哭声让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正紧紧的搂着小玉,她红着眼圈怯怯的看着我,又羞又怕的样子。

我当下暗骂自己禽兽,怎么干出了这种事。

但很快我便察觉到不对劲儿了,我承认,自己确实对小玉有想法,但也不至于失去控制,刚才感觉意识都好像模糊了,这会儿还觉得浑身跟着了火一样难受,想发泄出来。

"快,快把你嘴里含的东西吐出来。"这时,小玉又焦急的道。

我愣了愣,来不及多想,就将于道人给我的那两片叶子赶紧吐了出来,吐掉叶子之后,身上着火的感觉也不那么强烈了。

但我又想到,没这两片叶子怕是就看不到小玉了,可我低头一看,小玉仍在我怀里,我还能看到她。

"只要你晚上来了这里就可以看到我的。"小玉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小声道。

我怔了下,那于道人给我的两片叶子岂不是没用啊。

"那叶子是...是淫羊藿,让你动情用的。"小玉忽然底下了头,羞答答的说道。

啥?阴阳货?

小玉红着脸告诉我,淫羊藿是一味中药,专门让男人动情的。

我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小玉都这么解释了我那还能不明白,那玩意儿不就是春药嘛,记得于道人先前就跟我说,我和小玉不能圆房,然而他却给我淫羊藿这种东西。

怪不得娘说他不像个好人,那家伙肯定是存心不良,我找他算账去!

然而小玉却一把拉住了我:"别去,他不是要害你,他不敢。"

"那他......"我话还没说完,小玉又打断了我:"别去找他好不好,你来见我是不是要问村里的事。"

我这才想起来,差点儿忘了正事儿,于是我赶忙问小玉村里的半截缸是怎么回事,跟她有没有关系。

小玉犹豫了下,缓缓点了点头。

我心里一惊,真的是你弄出来的半截缸!你要害死全村儿的人吗?

小玉急忙又摇摇头:"不...不是那样的,我没想过害死全村儿的人。"

不想害全村儿的人你弄个半截缸出来干啥。

见我不信,小玉都快急哭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明明说只要......"

说到这里,小玉像是像到了什么一样,突然停下不继续说了。

但我还是听出了端倪,"小玉,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在背后弄得半截缸,我得救人啊。"

小玉神色突然变得慌张了起来,为难的说道:"不,我不能说。"

我有些着急了,"不找出来那个人就没办法彻底解决半截缸啊。"

谁知道我这么一说,小玉全身都开始发抖了,似是在害怕一样,咬着嘴唇不再开口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小玉这样,我很心疼她,于是我说好,我不逼你说,那你总得告诉我怎么救人吧。

谁知小玉还是摇摇头,望着村里的方向,咬着牙说:村里的人,没救了。

我彻底呆了,心疼她的感觉突然消失了,我当即冷声道:"包括我和我娘吗?"

我这话一出口,小玉猛的抬起了头,眼泪唰唰的下来了:"乔觉哥,我生前不是你的人,可我现在却是你死后的妾,我怎么会害你。"

小玉的眼泪让我心头一软,但我还是硬着心肠说狠狠的道:"你害我我也不怨你,毕竟我没能救下你,但你能告诉那个家伙一声,放过我娘可以吗,不然我死了以后也会报仇。"

结果小玉哭的更厉害了,"乔觉哥,我要是害你昨天就不会让你逃了,可我真的不能说。"

我想了想,也是,昨天晚上小玉确实着急的让我连夜就逃的,可我没逃,显然那会儿她就知道事情会变得无法收拾了。

我叹了一口气,既然如此,那就听天由命吧。

这时我忽然想到小玉成了我鬼妾的事,我稍作犹豫开口道:"于道人跟我说过,只要我休了你你就可以去找别人,然后就可以去投胎了,这事是真的吗?"

小玉愣了下,然后点了点头。

我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休书,这是我在听了于道人说的话后悄悄写的,递到小玉的面前:"等你报了仇,就去投胎吧。"

小玉突然瞪大了眼睛,颤颤巍巍的接过休书,咬着嘴唇道:"乔觉哥,你要休了我?"

我轻轻点着头说道:"是啊,我不能再害你了。"

出乎我意料的是,小玉突然不哭了,两手抹了抹眼泪:"我是不会去找别人的,乔觉哥要真想救人,明天一早,再来小树林,带着村民穿过这片树林就能离开村子了。"

说完这句话,小玉扭头就走,片刻后就消失了。

我惊讶不已,小玉离开的方式让我突然有些害怕,不过这下,总算有了离开村子的办法了。

不过我还是感到很困惑,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村后的这片小树林外面应该是一条大河,很宽,而且也没有桥,这咋过?

小玉走后,小树林静了,只剩下树叶哗啦啦的声响,我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急忙朝小树林外跑去。

我还没忘,现在该去找于道人问个明白去了!

走出小树林,当我看到于道人后,彻底被他此时的样子给气坏了。

我是故意快跑出树林的时候改为悄悄的走过来的,可能他根本没听到我的动静,此时他就背靠在一棵树下闭目养神,在他的嘴角上,还挂着一丝奇异的笑容。

落在我眼里,这分明就是阴谋得逞的嘴脸。

所以我悄悄摸到他的身边,对准他的八字胡,狠狠的揪了一把!

嗷!

下一刻,于道人杀猪般的惊叫声响了起来,全然没了他那副道长身份的高人模样。

他一看是我,当即吼道:"竖子无礼!"

我没当回事,冷笑了一声:"为什么算计我?"

于道人先是一愣,马上就明白过来了,神情马上尴尬了起来,讪讪道:"被发现了啊,我是为你..."话还没说完,他又直盯盯着我,惊讶的道:"你们没成?"

我哼了一声,怎么,是不是没有中你的圈套有些失望,说,你有什么目的。

但于道人却不搭我的话,喃喃自语的说这怎么可能,我不可能抵御淫羊藿的药力才对。

我心里有些发虚,要不是被咬了舌头,疼的我清醒过来,说不定我还真就把小玉给那啥了,想到这里我更气了,再次质问他有什么目的。

于道人被我一喊,也缓了过来,当即就指着我骂道:"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是在帮你两个再续前缘!"

我信他的话才怪,之前不是说小玉不能和我圆房了么。

似是知道我不信,于道人严肃的道:"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真是好心,对了,她又没有告诉你半截缸的事。"

于道人的口气很认真,而且我看不到他眼中有任何躲闪的意思,不像是那种被人发现了阴谋狗急跳墙的姿态,而且小玉也说过他不会害我。

我心中的怒火也慢慢的平复了下来,但我没说小玉跟半截缸有关系,而是只告诉他小玉跟我说的怎么逃离村子的办法。

于道人听了之后眉头皱着思考了一下,然后一拍脑门儿,"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半截缸最怕水,走水路肯定能出去!"

接着,于道人让我回家,他去告诉村长这个消息,明天一早就带着村民穿过小树林走水路离开村子。

我急忙拉住了他:"等等,就算离开了村子,村里的人也只能暂时躲在外面一阵子,半截缸不解决,以后还是没办法回村儿啊。"

于道长几乎是喊着道:"你糊涂啊,我都说了,半截缸怕水过不了河,到时候那个人不愿意跟我们一起离开村子的人不就是炼制半截缸的人了么,找到他,这事儿不就能解决了。"

我恍然大悟。

于道人着匆匆去了村长家以后,我直接回了家,娘见我回来,担忧的问我事情怎么样了?

我跟娘说明天一早就可以离开村子了,可娘听了之后嘀咕了一句:真的能离开村子?

我让娘放心,肯定能。

娘没再多说什么,让我早点儿睡,她把东西收拾好。

然而我躺到床上以后,久久不能入睡,始终想着给小玉休书的事情,总觉得心头有些不舒服,满脑子都是小玉的影子。

娘收拾完东西之后见我还没睡着,便问我怎么了,我不好意思跟娘说小玉的事,就说没事,失眠了而已。

但是娘一眼看穿了我的心思:"是因为小玉吧。"

我脸红了一下,点点头。

这时娘转身去了里屋,片刻后又拿了一样东西出来,递到我面前道:"你这孩子,写一封休书做什么?"

当我看到娘手里的东西后,当场愣了,这不是我写给小玉的休书么,怎么会在娘的手里?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